為什麼能夠斷章取義

望文生義的想,斷章取義的意思是不讀取全文,只按照需要,讀取章節中的一部分,為自己所用,其意往往相反。

就“斷章取義”本身,也有出處,百度百科是這樣解釋的。出自《左傳·襄公二十八年》:“賦詩斷章,余取所求焉”。指不顧全篇文章或談話的內容,孤立地取其中的一段或一句的意思。指引用與原意不符。“義”通”意“,即意思。

斷章取義,好像並不是一個褒義的詞彙,也不僅僅在“章”與“義”之間,在現實之中的各個方面,都在被廣泛的使用,似乎很是平常。如果不能全面系統的學習和閱讀,自取自己認為可用的,或許也是一種斷章取義。

然而斷章取義好似也有依據,古語有窺斑見豹,以點及面,諸如此類,然而不管怎樣,沒有系統和全面的學習和認知,或都可以說成是斷章取義,終是空中樓閣,難以成事。

然而斷章取義又似乎是不得已而為之的事情。兩千五百年前,莊子就有“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的感嘆,以現在知識總量與那個時候相比,更是難以比較,而今天的人又如何應對呢,可能的辦法,就是以斷章取義的方式,取其所用,雖是無奈,卻也強於不取。

不管以何種方式取了,終究要去消化吸收,時間長了,或許也能夠品味出其中的味道,而發覺其中的缺失,進而要取其全部,塑其本源,或為“拋磚引玉”之舉,想當年,唐玄奘就是如此。

實則“斷章取義”可作為吸收之法,用於豐富自身,卻不可以用作傳播之法,否則會有害處。

在學習和吸收的知識中,科學技術的知識,是可以只知道結論而不管其過程的,並且將這個結論用於其他,相比之下,意識形態的知識,恐怕就不能簡單的只有結論,而放棄過程,因為這些是關於人的事情,而人不管是作為個體還是群體,都區別於物而獨立存在,儘管還要依託物的軀體。因此需要注意的,就是在這裏,意識形態的領域。

其實“斷章取義”,與其說是一種方法,不如說是一種策略,不管是方法還是策略,都只能適當的使用,有條件的使用,否則將會有害。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是一種斷章取義,編撰四庫全書,也是,其特點是消滅異端。類似的,教育也有嫌疑。

教育的本質就是一種灌輸,當然在灌輸知識的同時,也灌輸了思想和意思,而這樣的思想和意思,即所謂的主流,慢慢的,通過後來的學習,才能夠有自我意識。而教育的方法和策略,就是斷章取義。首先由於時間和精力的限制,不可能教授全部,因此只能教授部分,而這部分的選取,就是有選擇的,有目的的,這裏所說的部分,不僅是全部的部分,就是在選取的部分中,也只是部分,有用的部分。這是一種策略,佔位的策略。當佔位一旦成為事實,其改變就難了。

連續性與一貫性,可以使得認識發展並深化,然而事實演化並非如此,階段性發展的結果是非連續的,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需求,就選取不同的依據,就要摒棄,就要重新獲得,結果呢,就是混亂。

不用回顧以往,只看近期,是是非非就經歷多少的不同,而所有的這些,不能不說是教育的結果。

至此,或許可以理解,為什麼能夠有斷章取義。是方法,是策略,是需要,是本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