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抑鬱?也許一些人一生不曾體會,但是也有萬千的人受盡抑鬱的折磨和浩劫。經歷過抑鬱,才知道抑鬱的要義。

一、我曾經抑鬱

最嚴重的一段抑鬱時光莫過於婚後,那時候,經常想的一件事,就是突然消失,然後到了另外一個世界,或者新的地方。

當時,我一個月搬了無數次家,有時候是因為房東總是漲房租,有時候是因為房子實在無法居住。屋漏偏逢連夜雨,裸婚的我,在一間簡陋的出租房裡,被居委會的大媽告知我,有了一個新生命。

我當時剛步入社會,對整個周圍還帶着最美好的念想,當我坐在木板拼成的床上時,手顫抖了起來。

現在我還不能買房子,孩子的落戶都是問題,可是我不能因為自己的無能為力,剝奪了一個生命的權利,我必須要迎接他的到來。

於是我開始了變態的節省,在最初的三年裡,我沒有逛過街,沒有買過衣服,吃最便宜的飯菜,起的比雞早,睡的比狗晚,孩子就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下出生了。

產後的我,常常莫名想哭,總覺得人生太苦,由於感情沒有得到及時的梳理和關注,我日復一日的白天醒不來,夜裡睡不着。

我開始長白頭髮,我眼睛布滿血絲,我想,等孩子周歲后,我要帶孩子離開這個環境。

我天天想着逃離這個好像錯誤的婚姻,心裏住滿了陰影,從前的種種陪伴和甜蜜早不在我的記憶里,加上其母親的種種惡行,我更加想早日脫離苦海,重新做人。

二、我選擇了振作精神

有一天晚上,寶寶摸着我的眼睛,用他粉嫩的唇印在了我的淚眼上,那一吻讓我淚雨滂沱,忽然,我想改變悶悶不樂,改變心境,給孩子一個好媽媽,其他的人和事,我都不在乎了,我只能改變自己,我只能依靠自己。

第二天,我抱着孩子去了外面,看着風箏飛到高空,寶寶趴在我的懷裡睡着了。

我心裏的苦已經漫過了我的頭,可是我有一個生命陪伴我,我決定對他好,我要對他好。

從那天以後,我開始重新拿起筆,開始了我新的生活。

新的生活並不順利,我嘗試了很多方法,也遭遇了很多晴天霹靂,可是孩子的目光,那麼單純,那麼乾淨,孩子撲在我的懷裡,摟着我的脖子,我知道我不能自私的自己一個人解脫。

我要在渾濁的塵世間妥協,做一個好的自己,才對得起那深夜眼眉上的一個吻。

三、寫作、運動和學習

我開始寫作,每天筆耕不輟,不覺辛苦,我將我痛恨的所有人和事都付諸筆端,我思緒如虹,慢慢照亮了我的心,我心裏的陰影少了,臉上就有了一點笑容。

每次提筆前,我都會安頓好孩子,掖好他的被角,我會打開一亮小燈,我隨着我的思維,一刻不停的寫我想寫的東西,從來不打草稿,每天的文字連在一起,還情節相通,於是成了最初的小說。我通過將近幾年的寫作,慢慢從自閉走出來,走到了戶外,走到了人群里。

我熱愛寫作,從我會寫字時起,我喜歡塗塗畫畫寫寫,那些經歷讓我和文字結下生死情緣,今生唯有文字可以救我於水生火熱之中,我愛文字編排組合成的句子和故事,我珍惜每一個我能寫字的時間,碎片化的積累起來的時間,都是我的珍寶。

因為長期的心裏苦悶,我長成了一副病怏怏的樣子,我知道這對孩子來說,不是什麼好事,於是就在孩子會說話會走路的時候,我和孩子有一個共同的鍛煉時間。

散步,每次飯後一段時間后,我會拖着寶寶,繞着小區外三圈裡三圈的走起來,我累的滿頭大汗,背上還背着一個小娃娃。

每天至少五千步,成為我生活的一個日常,後來我又加入了婦女鍛煉身體的一個班,這樣保證每周都集中幾個小時在做專項訓練。

因為體力上的磨練,晚上很少失眠了,白天可以不用鬧鐘和響鈴叫醒自己,我可以到點就醒了。

我也愛上了運動和平衡時的晃動感,每次我伸展雙臂,我覺得自己像是要飛起來了,我要儲備足夠的能量帶着寶寶飛起來,到處看一看走一走。

當時間積累到一定的時候,我發覺我所在的環境已經變了,也是我能接受的樣子,這也許是自己本身的變化和心態的變化共同作用的結果吧。

當時機成熟,我義無反顧的選擇繼續學習,我讀各種書,重回校園,爭取最高學歷,雖然路很苦,前方很迷茫,但是我的心已經不在苦,還有一種滿足感,每當看到活潑的孩子,我覺得我是幸福的,現在我已經過着我想要過的生活。我還有更多美好的追求和目標,當然還有我的努力和堅持。

四、讓自己快樂起來

其實,抑鬱和快樂,都是一種情緒體驗,沒有好壞之分。只是長久的處於低落的情感體驗里,身體和心理都會得到消極暗示,包括行為,大腦下達的指令也多半是消極的,所以事情多半也是做不成的。人的一生那麼短,有那麼多的情緒體驗,既然已經深知抑鬱的感覺,全身都提不起力氣,看什麼都覺的不太對,心裏好像塞滿了苦痛和難過,那麼何不體驗一下快樂。既然在人間,什麼是不是都要體驗一下,比如快樂,讓自己快樂的事情,讓自己充滿力量的事情,讓自己元氣滿滿的事情是什麼,就去做,沒有做不好的,不信,那就試試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