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十二歲的時候,婷子特別喜歡玩當時特別流行的風火輪,也就是一種簡易版的輪滑鞋。於是她向爸爸說,她想要買一對那樣的風火輪。爸爸告訴她,你多大了,那是小孩子玩的。婷子很委屈,她覺得自己就是個小孩子,可是確實玩風火輪的當時都是七八歲的小孩子。她沒說話了,覺得沒有也沒有關係,也開始用自己不再是小孩子這一套安慰自己。後來得不到的都用自己不再是小孩子這一套安慰自己。

       在十六歲,她幻想着長大,覺得長大可以擁有很多東西,她開始學着塗塗抹抹。她覺得自己是不是很幼稚,開始做着一切假裝成熟的事。可是周圍的大人都在告訴她,穿這個年紀該穿的衣服,做這個年紀該做的事,自然最好。可是婷子覺得她很自然,她很喜歡做她喜歡的事,周圍人認為她像一個成熟的大人,成熟的太快。後來她學會了隱藏自己,學會做一個自然而平凡的姑娘,學會不要過分的展現自己。

   在二十五歲,她成為了周圍人眼中懂事的好姑娘,爸媽眼中的好姑娘,你問她開心嗎?她回答不出來,因為她自己知道這不是她,但是其他人認為這樣的她很好。她心中的自己是兩面的,有偶爾的小童真,有偶爾的獨立與成熟,但給外界的自己是一面的,永遠的規規矩矩,做着所有人覺得適合的事。

    深夜總是容易激發叛逆的靈魂的。她不想要這樣規規矩矩的自己,彷彿有個牢籠困住了自己,而總是在做困獸之斗。她想着自己的以後,想着未來有一天會離開這個世界的自己。她要問問自己想要什麼,如果不知道,那就從不想要開始吧。

  在二十五歲這個年紀,她告訴父母,她不想結婚,不想擁有小孩。父母當玩笑一笑了之,他們不知道規規矩矩的女兒說不的意志有多堅定。她告訴朋友她不想結婚,不想擁有自己的小孩,朋友說過兩年你就不這樣想了,結婚是幸福的歸宿呀,有個可愛的寶寶更好了,年紀到了就找個歸宿吧。她很沮喪,因為她不想要的想法也會讓人覺得幼稚,就像十二歲的風火輪。可是她不想安慰自己,她覺得自己想要的東西已經在不斷安慰中錯過了,難道她不想要的還要不斷強加在自己身上么?

      她三十歲了,並沒有像大家在電視劇中看到的三十歲的女強人。她還是個很平凡的女人,她一個人也很幸福,中間也曾有過兩個人的幸福,可是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不婚與丁克。沒關係,她依然很喜歡現在這樣的自己,她覺得承擔不了家庭和母親那麼大的責任,她沒有做好準備,可是不會有人會一直等着她準備好的,因為現在的大家都很急,急着成功,急着擁有。

   父母輪流找她談話,問她沒有小孩和伴侶下半輩子怎麼辦,告訴她已經到了該結婚的年紀了。周圍的人也都拿她當茶餘飯後的談資,覺得她心理有疾病,不然放着好好的日子不過,非要一個人在外面捱着過。朋友也問她,什麼時候結婚,告訴她女生應該以家庭為重。父母和周圍人開始覺得她不懂事了,只不過她開始做自己,開始沒有干這個年紀該乾的事而已。她不想解釋,因為人總有離開這個世界的一天,她想好好了解自己,好好對待自己。

四十六歲了,她有了存款,買了一個適合一個人居住的房子。突然父親生病了,醫生告訴她可能過不去了。她很傷心,很想有個人在身邊和自己分擔這一切。在爸爸最後的時光里,她照顧着他,爸爸告訴她,他希望她幸福,一直希望着有人能照顧她,希望看着她有個幸福的家庭。她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是不是真的太自私了,可是她不想承認。

五十五歲,母親去世了,她覺得自己辜負了父母對她的期待,她很遺憾沒有讓父母看到他們所希望的生活。可是她不後悔,因為自己能夠有勇氣選擇自己想要的,已經是她生活到現在的全部意義。這個理由不悲涼,對她來說很珍貴。她的養老金也一年一年在累積。

在六十八歲這一年,她感覺自己身體大不如前了,病痛也漸漸找上門了。下午她坐在搖椅上看會書,漸漸她想着過去去過的地方,她過去愛過的人,過去失去過的,擁有過的,她很滿足,給她重來一次的機會,她依然會選擇一個人生活,慢慢的走遍世界的許多地方,去愛自己想愛的人,開始做自己,開始理解沒有什麼事是哪個年紀該做的,她應該早一點,早一點了解自己的。

   她把房子賣了,把自己送進了養老院,沒事就和養老院的老太太們聊聊天。在七十歲的那一年,她離開了人世,就這樣極其簡單的一生過完了。

    我們是牢籠里的鳥,急着飛出去,急着飛更高,急着成為大家眼中最羡慕的那隻鳥。可從不問自己,我要飛去哪。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