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是傷人斧,言是割舌刀。閉口深藏舌,安身處處好。惡言不出口,惡言不留耳,是我們每一個人應該具有的修養,古人云:安莫安於知足,危莫危於多言。有了“言行在於美,不在於多”這樣的修養,你就能化腐朽為神奇。



多言多敗,多事多害。多言多敗,多事多患。防其微,勤其求者不如寡其辭。管好自己的嘴巴,能堅持不說負面語言,就是修行,少一點負面的語言,多一些正面的好話,學會讚美別人,貴人語遲,敏於事而慎於言,多講一些有意義的話,語言才會有分量。

中國人一直主張謹言慎行,老子《道德經》認為:“知者不言,言者不知。”孔子也提倡:“訥於言而敏於行。”明代朱伯廬先生的治家格言中說:“處世勿多言,言多必失。”民間諺語中有“病從口入,禍從口出”的說法。唐代宰相姚崇,是佐唐李隆基開元盛世的名相,他寫過一篇《口箴》:“君子欲訥,吉人寡辭。利口作戒,長舌為譏。斯言不善,千里遠而。唯謹唯默,澄神之極.多言多失,多事多害。聲繁則淫,音希則大。室本無暗,垣亦有耳。言不出口,冠時之首。”

蘇格拉底曾說:人有兩耳雙目,只有一舌,因此應多聽多看少說。修身養性,非一日之功。先把這張嘴修好,才是千里之行的第一步。歷史上,凡夫俗子雖不能“一言興邦,一言喪邦”,但“良言一句三冬暖,惡語傷人六月寒”,注重口德,尤為必要。

俗話說:“人受一句話,佛受一柱香。”說話不要出口傷人。生活中,一些人總是抱怨自己情感不順、財運欠佳、小人太多、命運不公。可他們沒有反省過自己呢?很多人交往中隨意任性,不拘小節,尤其不注重口德,說話不考慮別人的感受。殊不知,這樣最容易傷害到別人。嘴上不積德,最終傷害了別人也傷害自己。

古人說:勿多言,多言多敗,勿多事,多事多患。出言不慎,駟馬難追。在任何時候,只說該說的話,才是穩中取勝之道。一句無心的話也許會點燃糾紛,一句殘酷的話也許會毀掉生命,一句及時的話也許會消釋緊張,一句知心的話也許會癒合傷口、挽救他人。聖人擇可言而後言,擇可行而後行。 直話要轉個彎說,冷冰冰的話,要加熱了說,顧及別人的自尊,把別人的自尊放在第一位。嘴巴讓人,一生平安。

動見臧否,言知利害。君子言簡而實,小人言雜而虛。不知而說,是不聰明。知而不說,是不忠實。不必說而說,是多說,多說易招怨。不當說而說,是瞎說。古人云: 出言不當,反自傷也。

對失意者,莫談得意事。面責人之短,人雖不悅,未必深恨。背地言其短,令人不悅,懷恨甚深。與人善言,暖如布帛。傷人之言,痛如刀割,刀瘡易好,惡言難消。

處世要慎言,不可多說話,因為話說多了很容易會失言,說錯話就很可能招致不必要的麻煩。《弟子規》雲:“話說多,不如少,惟其是,勿佞巧。”在東晉時代,有一位著名的書法家叫王獻之,他的父親王羲之,父子倆都是偉大的書法家,歷史上稱為二王。有一次王獻之跟他兩個哥哥去拜見謝安先生,在會談的時候,他兩位哥哥多半談些俗事,只有王獻之略略的在禮貌上問一些寒暖,他並沒有多說話。後來三兄弟走了以後,有人就問謝安,這三兄弟誰的德行最好?謝安說,最小的那個最好,也就是說王獻之德行最好,他講,吉人的話少。所以“戒多言”可以提升我們的德行,當然也能夠保全我們的福報。

風流不在談鋒勝,袖手無言味最長。莫將閑話當閑話,往往事從閑話生。言語是修身重要的功夫。內無妄思,外無妄動。其實修身的根本是修一顆心。《朱子治家格言》每句都是修心,“處世戒多言,言多必失”。是存什麼心呢?存謹慎的心,調伏浮躁的心,浮躁才會多言。言語就懂得避諱、懂得不要傷害人、不要苛刻。

勿吐無益身心之語,勿為無益身心之事。語言是人與人之間交流溝通的手段,適當的語言真的可以起到關鍵的作用,但是不加思索或者不加考慮的語言,有時會起到相反的作用,破壞關係,影響感情。古今之事,非知之難,言之亦難。少一些閑言碎語。讓思考的火花在沉默中流光溢彩,讓語言藝術在思考中升華飛躍。

言多必失,寡言為賢;禍從口出,沉默是金。漢·劉向《說苑·敬慎》曾記載:“孔子之周,觀於太廟,右階之前,有金人焉。三緘其口,而銘其背曰:古之慎言人也,戒之哉,戒之哉!無多言,多言多敗。”



據傳在周王朝太廟的石階前,曾立有三尊人物雕像,分別為“玉人” 、“金人” 和“石人” 的形象。這三座雕像有什麼寓意?為什麼會立於周王朝供奉祖先的太廟前呢?還是先讓我們回顧一下,這三尊雕像的風采威儀吧!

第一尊為以布匝嘴,表情嚴肅的銅鑄“金人”。用布勒住嘴巴,意為少說多做,惜言如金。胸前勒文“金人”,背後有“無多言,多言必敗;無多事,多事必多患”的銘文。教人慎於言行。



第二尊為雙手張開,作侃侃而談狀的“石人” 。與“金人” 相對而立,此尊雕像的用意是教人要仗義執言,敢於伸張正義,立場堅定。面對異端邪說要不屈從,不阿就,心如磐石。石人胸后勒文“無少言,無少事” 。



第三尊為一尊“玉人” ,為綠衣打扮,象徵玉的溫潤潔凈,“玉人” 表情溫恭,謙謹,不動聲色的表情似是在教導人們面對一切都應心如止水,淡然處之。要人們控制內心的慾念,修身養性,克己復禮,潔身自好,方能守身如玉。



歷史滄海橫流,大浪淘沙。這三尊雕像已無跡可考,或毀於兵燹戰火,或長眠於地下。但據記載,孔子曾立於周朝太廟石階下,撫金人而感嘆。

穿越千年,我們彷彿依然能夠看到周王朝的歷代帝王在裊裊香火中參拜開創基業的先祖,神情恭敬,莊重肅穆。得江山不易,守江山更難。先王用目窺千里的睿智,為後代子孫廓清了一條通達之路,使周王朝享祀帝業六百餘年。這不可不謂“玉人” 、“金人” 和“石人” 的教化之功吧。



這三尊湮沒不可考的雕塑,其包含的精神卻源遠流長,孕育了一代代的聖賢。“君子訥於言而敏於行”、“巧言亂德”、“巧言令色鮮矣仁”、“剛、毅、木、訥近於仁”、“謹於言而慎於行”。重溫孔子這些依然散發著人性光輝的哲言,無不教人慎於言行,管住自己的嘴巴,防止禍從口出。



“玉人”、“金人”和“石人”所蘊含的“作事必謀始,出言必顧行”、“慎於言者不嘩,慎於行者不伐”的精神內質歷經時光的變遷,不但沒有隨風湮沒,反而歷久彌新,成為儒生、士子、知識分子的精神鈣質。時光荏苒,流年偷換。流去的只是蕪雜塵埃,時間淬火的思想精華必將在歷史長河中賡續傳承。



智者說:凡有德者,不可多言,有信義者,必不多言;有才能者,不必多言。多言取厭;虛言取薄;輕言取侮。做一個穩重的人,做一個有素質的人,說話三思而後說,不要冒冒失失,不要誇誇其談,更不要多嘴多舌,讓我們的生活中多一些高質量的談話,少一些閑言碎語。

明者慎言,故無失言;暗者輕言,自致害滅。少言是思想者的道德,唯有少言才能多思。喀隆說:“不要讓你的舌頭超出你的思想。”舌頭超出思想,那超出的部分只能是廢話。如果你珍惜自己的思想,在表達的時候也必定會慎用語言,以求準確有力,讓最少的話包含最多的內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