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你身邊有沒有這樣的人?他事事要幫別人,但別人卻越來越討厭他,甚至見了他就要屏住呼吸,提心吊膽,藏頭藏尾,活像見了瘟疫?

我曾經就遇到過。

別人正在埋頭專心做自己的工作,她突然湊過來,大談特談自己的意見與看法,雖然她的工作性質與對方的完全不一樣,對方被說的厭煩了,直接懟回去:“你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她懵了,自己提點意見與看法,怎麼令人討厭了?

別人正在電腦上做文件,她經過,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驚訝道:“你這樣做是不對的,你不能這樣做!” 隨即,停在別人的電腦前,奪過鼠標,啪啪啪打起字來。做好后,洋洋得意地笑了笑:“那,是這樣的,我幫你改好了。” 但是,她沒得到對方的感謝,只得到一個淡淡的,隱藏着極大情緒的“哦”,她又懵了,怎麼現代人都不懂感恩?




辦一場活動時,一個小姑娘正在用手機查詢機器怎麼擺放,她又慢悠悠地走過來了,提醒道:“現在不要玩手機,會被領導發現的。” 小姑娘回答她:“我在查詢這個機器怎麼弄。” 她也沒有道歉,又說道:“你到別處去吧,看哪裡需要幫忙,你就去幫忙,這個我來弄。” 小姑娘極不情願,面怒慍色地走開了,她又鬱悶了,主動幫她弄機器,還生氣?

有個小伙子的桌子比較亂,她走過來,手上麻利的收拾,嘴裏嫌棄道:“你的桌子是豬窩嗎?這麼大個人了,一點都不知道收拾。” 收拾完了,小伙子卻轉身走出辦公室的門。她又不懂了,幫他收拾了桌子,還擺臉色?

後來,我們都怕她了,見她就要離的遠遠的,離她十丈開外,以防傷到自己。她也很奇怪,為什麼我越幫別人,別人越要遠離我,討厭我?

要聽實話嗎?那我現在告訴你實話。

2、

為什麼你越幫別人,別人越討厭你?

因為,你不是幫忙,說好聽點,叫做熱心腸,說難聽點,叫多管閑事,最重要的是,別人在你的幫助下,全都變成了傻子、笨蛋、低能兒;別人在你的幫助下,有種“原形畢露”的窘迫感,有種當著眾人的面被羞辱了一番的恥辱感;在你的幫助下,別人失去了成長與表現的機會,失去了自己的自由空間。

所以,你懂了嗎?為什麼你越幫別人,別人越討厭你?

就拿你當著所有人的面,大聲說那個姑娘文件做錯了,並幫她改過來這件事來說,人家姑娘興許是剛剛做,興許正在一步步摸索,一點點進步,可你倒好,一句話否定了別人所有的努力與勞動成果,直接當著眾人的面將她歸為了“白痴、笨蛋與傻瓜”,你叫人家如何感謝你?再者,沒有你的幫忙,別人也可以照樣完成工作,在磕磕絆絆中完成一次成長並且欣喜這種成長。你乾淨、利索幫人做完了,叫別人怎麼蛻變?你是在炫耀自己技術成熟,還是在嘲笑別人沒有你行?所以,你覺得別人會感謝你嗎?

所以,幫人之前要先過一下腦子,你要問自己:為什麼要幫他?是出於炫耀還是出於真心幫助?

幫助別人之前,你要學會肯定別人的價值,別把別人貶損的一無是處,用一張快嘴斷了所有退路,如果你學不會肯定與尊重別人的價值,那麼,招致別人的討厭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幫別人之前,你更要清楚知曉,別人願意讓你幫忙嗎?你亂幫忙,是否會奪走了他人成長與表現的機會?你的幫忙不但不是雪中送炭,反而是落井下石;

幫別人之前,你要思慮周全,會對別人造成傷害嗎?

《歡樂頌1》里,安迪到歌舞廳為正在陪曲連傑喝酒的樊勝美送去一萬元,樊勝美不但不收,反而在心裏對安迪有了隔閡。因為,安迪看穿了她的貧窮與無奈,觸動了她敏感的神經,覺得這是在同情與施捨。

是的,有時候,你的善良也會對別人造成傷害。

3、

讓你的幫忙善良又充滿尊重

有一家大學評定助學金的方法是這樣的,讓大家去台上演講,講慘,拼慘。

把星爺《唐伯虎點秋香》的經典比慘橋段搬到了演講台。

我無法想象,這些孩子為了幾千塊錢,站在講台上拼慘時,內心是如何的掙扎與煎熬。

他們要面對台下無數雙充滿善良也充滿好奇的眼睛,講他們是如何慘,爸媽失業了,死了,得癌症了等等,以此來博取同情,像總統一般為自己拉選票,為了幾千元獎學金,沒有最慘,只有更慘。

他們的苦難像包裝好的商品,看客貨比三家,看哪個最符合他們的心意,隨手買走,沒人在意這些孩子賣苦難時的內心的煎熬與掙扎。




有一次我回老家時,幾個小孩子在院子里玩。一個家裡較為寬裕的人手裡拿着幾包高檔零食來分給這些孩子,他多給了一個家境貧寒的孩子一些,說道:“ 他們家太窮了,衣服都沒新的,這種零食肯定沒吃過。”

我明顯感覺到那個孩子神色黯然了些,眼眶也紅了,剛剛還玩的不亦樂乎的孩子突然就成了“來自星星的孩子”,靜靜地呆在一旁。

這個叔叔的話讓他知道他家有多窮,別的小朋友都有新衣服的時候,自己還的家卻買不起新衣服;別的小朋友都有零食吃的時候,他什麼都沒有。他該有多委屈,多難過呀。

默默的多分給他一些,或者將他和其它小朋友一視同仁,不就好了嗎?善意充盈,尊重飽滿。

這樣做,和那些動不動把“你肯定沒吃過這個吧,你們那裡那麼窮,給你吃”、“ 你沒見過這個吧,你怎麼可能見過,帶你多見見”掛嘴邊有何區別呢?

讓幫忙充滿善良的同時又充滿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