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於網絡

自從大學畢業之後搬出了寢室,雖然不擅長於廚房中的事物,不過每次有同學來家裡玩,我總喜歡信心滿滿地想要大展廚藝。在多次實踐之餘,慢慢養成了自認為可愛的偷工減料的習性——不喜歡放油。

倒不是為了養生、健康之類,純粹是覺得放油這件事太麻煩,我前室友就曾付出過慘重的代價——搬家第一天,她非要大展身手做魚,我給她老人家準備好一些材料之後便退避至客廳。放油之後,她把魚往鍋里一甩,結果油濺了她一手,她當場甩掉鍋鏟下樓拿葯去了。一個月之後,她的手腕才恢復成正常的顏色。,不過留下了一道十厘米長的疤痕,直至半年後才消失。

有了她作為反面教材,我更是不願意和油打交道,除了必須放油的菜之外,所有的湯湯水水均保留原始味道。

比如說紫菜蛋湯。先把一鍋水煮沸,放點兒鹽,把洗好的紫菜進去煮一會兒,再打兩個雞蛋下去,攪拌攪拌攪拌,等鍋里的水稍微少一點兒就盛起來。

比如說絲瓜湯、南瓜湯、豆腐湯之類的,先放水,再放鹽,再放食材,撈起來,多簡單。

之前我也曾說過我做麵條的經歷,和上述的類似,杜絕油的出現,也就明智地過濾掉了所有風險。

每次露出這樣的“拿手絕活”,總會有等着吃我做東西的人問我:“油呢油呢,你怎麼不放油?這樣一點兒味道也沒有吧。”

“你先吃嘛!”

滿心期待地看着對方嘗試過之後,用眼神探尋食物的味道,對方往往會回答:“好像也還可以!”末了,又加一句:“如果放點兒油會更好吃。”

“走開啦,有吃的就不錯了。”朋友們總遭到我如此粗暴地對待。

還記得曾讓我驕傲一時的咖喱雞肉飯——有四位朋友特意到我家品嘗。

把肉、土豆和紅蘿蔔隨便切一下就丟進鍋里炒片刻,放水,放調料,撈起來。

由於食物的分量很足,當我把做好的咖喱雞肉飯端到大家面前,我自己都覺得很驕傲——以前都是在店裡才能吃到這個,價格不便宜,分量好少,如今我竟然會做了,哈哈,簡直得意到忘形。

細看過四位朋友的表情,大多給了我滿意的回饋。只是當我力邀他們下一次再來時,紛紛推脫:“還是你下次來我們家蹭飯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