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於網絡

托女王節的福,公司計劃全體員工去郊區一家方圓五里都沒什麼商店和人氣的商務酒店吃了一頓海鮮自助火鍋,買一送一。

現在未成家的男女青年其實少有自己在家做飯吃,但即便是一個月也不會在家開不了火,習慣了在商場或者路邊攤上吃東西,也鮮少有機會吃自助餐,大概是本着量入為出的原則吧。至於有家有室的群體,平時自然是和家人在家裡吃飯,偶爾偷懶出去下個館子,或者趕上什麼節假日,一家人齊出動品嘗點不同的美味,沒有誰會願意把此機會浪費在少求質多求量的自助餐上。總體而言,人們的飲食習慣傾向於“小而美”,好不容易可以放開肚皮來吃個自助餐,大家不亦樂乎。

好幾位同事對海鮮有着無限的嚮往之情,光是看到堆積在冰台上的三文魚、大閘蟹、龍蝦之類就樂得合不攏嘴,全程积極貫注地對待一盤接一盆的海鮮,面前的火鍋一刻沒停地沸騰着,嘴巴和雙手也不歇着。

也有些東西對海鮮不感冒,象徵性地吃過一兩小碟,輾轉去拿烹飪好的肉類,還有取之不盡的肥羊卷和牛肉卷。

五個各約十米長的櫃檯上分別擺滿了不同的物品,除了這些常規的吃的,蒸籠里冒出的熱氣的饅頭包子玉米之類,我們根本舍不得讓它們來填充肚子,因為要留給更美味的壽司、蛋撻和各自花式蛋糕。

兩張長方形桌子上的同事們吃了一個多小時,在忙着把食物往嘴裏送的同時,看到旁邊小桌子上的幾位年齡比我們翻了一輩的領導早已放下了筷子,他們明明比我們晚來許多呀。

看來,我們這幫小夥伴們在美食麵前太難克制住自己,其中一個原因或許是沒吃過什麼美味,於是面對還不錯的食物時,總是吃不膩。換一個角度想,大概是我們都還年輕,不用像快要邁過中年人的界限的領導們擔心“少吃油膩”“七分飽就夠了”“最近血壓有點兒高”……自然,這些都是年輕人沒有惡意的趣味揣度。

大家愉快地聊着天,漸漸放下了手中的餐具,有同事調笑着問大家是不是還沒有吃飽,要不要繼續。我們總是以歡笑聲回應,目視着餐台上的一大堆食物,再摸一摸明顯被撐硬的肚子,掙扎着爬起來再吃幾口水果。

到了晚上,一不小心又和劉大人去了某家川味小吃店,我們點了滿滿的一大桌,兩份麵食,一籠包子,一盤年糕,還有一大鍋毛血旺。中午吃進去的東西差不多消化完畢,我興奮地把自己的手伸向面前的食物,簡直要手舞足蹈了。

嘴巴一刻不停地吃了許久,直到對面的劉大人放下了筷子,我停住了準備去鍋里再夾一碗紅薯粉的筷子,非常關心且急切地問他:“來啊,繼續啊!”劉大人有點兒為難地表示自己實在吃不下了,這就讓人尷尬了,是什麼時候我的食量變得體重差不多是我1.5倍的劉大人的食量還大。

其實我的肚子已經有了十分飽,還是舍不得放下筷子,多次勸道:“你怎麼吃那麼少?再來一碗嘛!”劉大人始終沒有再提起他的筷子。

“好吧,等我一下,再來兩碗,不能浪費。”有一句話說的沒錯,我身上至少有十斤肉是因為“不能浪費”這四個字得來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