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於網絡

頗為罕見的在位於城鄉結合部的上班地點加了近兩個小時的班——通常要加班也是在家裡加,我火急火燎地趕到二班花住的賓館樓下時已經接近九點,一見面就和二班花親熱地反覆抱了幾次,畢竟我們自大學畢業之後,這是第一次再見。

二班花此次前來長沙自然是事出有因,恰好我住的地方離賓館算不上太遠,於是便約着見了一面。

本來想去商場喝點東西,恰好附近正是大學時候的宿舍所在之處,我還沒來得及吃晚飯,肚子正咕嚕咕嚕叫着,提議要不去宿舍樓下的那一家讓人慾罷不能的滷菜店?二班花和我一拍即合,我們便走了一小段路去到了當年我恨不得一天三頓都吃的滷菜店。

那時候大家對滷菜比較着迷,以至於還有人懷疑:你們說那家店是不是放了會讓人上癮的毒品什麼的?拜託,一碗滷菜不到十塊錢,那毒品賣得多貴呀!

我們拎着滷菜去食堂食用,裏面只留下了為數不多的幾盞燈,這個點吃飯的學生基本沒有,不過也有一些人,主要是情侶在裏面談戀愛——看,比起只知道在食堂吃飯的單身狗們,他們留下了多麼與眾不同的回憶。

公寓里的食堂和一年多前相差無幾,畢竟大學念過四年,要不是期間食堂搞裝修,把“食堂”二字特意改成“餐廳”,吃飯的環境立馬改善了不少,不然哪怕再過十幾年,食堂還是老樣子。




圖片來源於網絡

說回二班花,我們曾在一個屋檐下共寢過一年,有着睡懶覺的共同愛好,雖然有各自更親密的朋友圈,但我們也算是關係蠻好的朋友。

她下午就抵達長沙,在附近逛了一大圈,此刻就在我對面說起所見所聞所感:“每路過一個地方,我都會想,這裏以前是什麼樣?那家炒貨店怎麼不在了?那家餐館是什麼時候搬走的?那家超市還是同一個老闆娘,她還有一個四五歲大的女兒……”

我驚奇於二班花的觀察力,也聽出了她對故地重遊的驚喜和感慨。同樣的,我也覺得很多東西都和大學時候大不一樣,不過倒沒有那麼多新奇的發現,大概是因為自己從未離開過這裏,所以感受沒有她那麼深切。

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長沙城裡的變化,感慨着過往的大學生活,也交流着共同認識的那些朋友們的信息,話語和幾年前的無異,那長時間沒聽到的耳熟能詳的聲音也越聽越順耳。

時光像是折回了兩年前或者三年前,我們仍然住在目之所及的那棟宿舍里,在食堂吃過一點兒宵夜,順便聊聊天。

二班花問我,覺得她有沒有變化,先坦言她胖了十幾斤。

我認真審視了一番,要不是她自己說出口,真的一點兒也看不出來她胖了,或者說之前的她太瘦,如今看起來更漂亮了。

沒錯,在我眼中,二班花一點兒也沒有變化,還是那張半個巴掌大的臉蛋,還是那麼白皙有光澤的皮膚,還是一頭柔順飄逸的頭髮,還是一雙明亮的眼睛,還是一口璀璨的牙齒,聲音也還是很好聽。

真是好久沒見她,長時間的分離讓我差點兒忘了她有這麼好看,如今再見,只想貪婪地多看她兩眼。

二班花對於我的反應很滿意,也笑着告訴我我也一點兒也沒變,臉還是那麼大,身材還停留在微胖界,頭髮還是既捲曲又毛躁,還是那麼能吃,只不過臉上的痘痘比以前多了很多,是不是該去看醫生了?

另外,晚上八點之後就不要吃東西,看我碗里那一堆食物,怎麼就全進了我肚子里呢,是不是需要節制一下?




圖片來源於網絡

我抹了抹油膩膩的嘴巴,都不敢抬頭正視對面的二班花。

這些話聽來多麼不友善,但我又好像肯定二班花是善意的,比起哭笑不得,更覺得自己被打回了原形——原來跑步了那麼久,身材還是沒變;朋友說我臉小了一圈,原來並沒有改變;同事們主動讓我安利過不少衣服,店鋪和護膚品,可是我本身看上去卻沒變化……

畢業之後,不少人說我變漂亮了,我也一度這樣認為,沒想到一頓飯的功夫就把我以為有的改變吹成了泡沫,一切恢復成原狀了。

這聽來簡直太讓人沮喪,我甚至都找不到任何一個聽上去合理的理由來挽回自己的形象——今天既加班又為了趕來見你,才破例那麼晚才吃東西:上班時間很少化妝,頭髮也沒有特意打理就過來了;最近吃了太多辣,所以爆痘了……

沒用的,再多的解釋也蒼白無力,二班花所反映出來的那些狀況不正是眼前的這個我告訴她的嘛?

索性破罐子破摔,當二班花看着我捧起一次性紙盒喝了口湯之後,她眼神中的憐憫之情已經溢出來了,而我像一個新進城的土包子一樣回復她以不好意思的微笑。

其實畢業之後再見到的每一個老同學,面對的基本上是特意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我,所以他們才會有點兒驚異於我的變化。

不過這次和二班花見面,即便不是出於客觀原因,我也沒心思折騰自己——即便是折騰過頭,在顏值方面還是會被二班花碾壓,那就更是“無懈可擊”了,多麼不忍細想的一件事。

快到十點,我們從食堂鑽出來,在旅館樓下的公交站台作別。

是二班花目送我離開的,我戀戀不舍地離開,然而一上車就開始不淡定了,翻來通訊錄想要打個電話出去,誰見過我本人,覺得我有變化?不過我還是放下了手機——即便這個電話打得出去,又怎樣呢?想證明些什麼呢?

這個點其實並不算晚,路上的行人不少,窗外的風景在暖黃色路燈的照耀下,就像是一部老電影的背景。我倚在車窗上,腦海中浮現一句其實有點兒俗氣的話:以前甭提了,以後非加油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