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嬌女人最好命》劇照

當《撒嬌女人最好命》這部電影出來時,我可是第一時間去看的,雖然沒學會夠多的撒嬌技巧,但是自從這部電影出來之後,撒嬌經歷了從“騷浪賤”到“女性必備技能”的轉變。

如今,“撒得一手好嬌”絕對是引女人妒忌,引男人竟折腰的一種女性生存技能。戀愛之前,看遍各路情感專家和偽情感專家的建議和指導,我也累積了不少聽上去頗為有效的撒嬌技巧。

更何況,某男同事某次閑談時曾評價過我和另一個單身女同事,說對方談戀愛時,大概會是那種賢妻良母型,想把她娶回家的女孩。“那我呢?那我呢?”男同事慈眉善目地看着我說:“你呀?應該是很會撒嬌的少女吧。”

由此,我對自己的撒嬌技巧信心滿滿,總覺得哪怕是光靠這一點就可以在戀愛中所向披靡。

自然,實踐才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記得剛和劉大人約會的時候,某次我們打算去某商場吃飯看電影。

我們到達商場的時候,距離電影開場不到一個小時了,劉大人突然說要去洗手間,我便在商場一樓等他。恰好正在那兒正在拍賣青年學生的油畫,畫作看上去都不錯,至少是我能看懂的蠻養眼的寫實主義風格,更令人心動的是拍賣的超低廉的價格。

我環視了一圈坐在椅子上的幾十個人,大概是真的沒有托兒,大家都像是沒什麼藝術內涵的普通市民,且主持人多次無奈地強調“畫框都不止這個價”,底下的人們還是無動於衷。

我越看越激動,在心裏盤算着要不要買一副,待會兒拿着去看電影方不方便。可是一個人又有點兒拿不定主意,你知道有時候超級需要旁邊的人燒一把火,便想等劉大人回來的時候諮詢他一下。

過了漫長一段時間,劉大人火急火燎地來了,我說那兒油畫挺好的,要不要買一副?劉大人沒停留幾秒,一看時間不多了,便不由分說拉着我往樓上走。我看他那麼著急着去吃飯,一時有點兒不知道如何阻止,加上兩人還不太熟悉,我也不好多說什麼,便隨波逐流了。

看完電影之後,拍賣油畫的那些人早就搬走了,商場的燈也僅留下幾盞用來照明的。我冷靜又有點兒遺憾地和劉大人說了這件事,他驚訝地表示還以為我只是對拍賣感興趣,僅此而已。

末了,劉大人特意告誡我:下次如果你遇到特別喜歡的東西,我要是沒注意或者不同意,你一定要對我撒撒嬌,我就知道你是真的喜歡了。

啊?這是什麼套路,我一瞬間愣在了原地。想了一會兒,撒嬌好像的確應該用在這類事情上,不然要撒嬌有何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