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少年篤劍胸前,雙手勉強地支撐着不堪重負的身軀,拖沓着沉重的步伐向前面隱約的光芒走去。

走出洞口,眼前顯現出白茫茫的迷霧,迷霧中不規則的氣流在四處涌動,少年有些遲疑。

細風經過身旁吹動着鬢角,耳邊傳來某種呼喚,包圍他的岩石像是張開着血盆大口,令人不敢往洞口後退一步。

吸了下鼻子,濕潤的空氣中夾雜着雨後泥土的氣息。少年運轉着所剩不多的體力,搖晃的向前走着。

模糊中聽見小溪流水潺潺的聲音,遙望一牧童靜坐老牛背上。上前問到“小兒,附近可有人家?”

牧童見人前來,面露不悅,往背後一指,再也不言。

往牧童所指方向走數十步,見一道骨仙風的老人盤膝於溪邊垂釣,便俯身請教:“道長,敢問……”

只見老人舉起右手,並未轉身道:“年輕人,你是否感到氣息不齊,心律不正,全身乏力?”

少年一驚,“道長所言甚是!”

老人繼續說道:“你是……腎透支了,我這裡有靈丹妙藥,可扶正固本,滋養氣血,兩盒一療程……”

少年頓時感到頭昏目眩,用最後的力氣擠出幾字:“道長,拔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