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的民謠的人總是有種身居在外的惆悵,對着風花雪月,對着知己佳人,他們有很多說不完的話題,而話題之外是他們敏感神經下的漫長思緒,是一種思念是一種無奈,最後編織成一首歌,在女聲的演繹下,如霓虹點綴了黑夜,徐海俏《悄悄》來襲。


有人說她的煙嗓音很溫柔,像是耳邊軟語在輕輕彈唱;有人說她的歌曲總是承載着詩人的情懷,追憶過去,也不畏將來。而對於聽眾來說,徐海俏的音樂是有她自己喜歡的味道的,具體要用什麼風格來形容,只要是恰當的都是合適的,因為她自己本身就不限制自己的音樂,她想要創作各種曲風的音樂,如:藍調、R&B、中國風等。


在音樂的路上,音樂人們都在努力呈現出自己的個性,不希望和別人雷同,但是會從學習到加強創作能力為主,然後再去創作被大家所喜歡的音樂。從第一首單曲《南下》開始,徐海俏的音樂路對她來說,倍感意外,17歲寫下的歌曲,沒有想到一次偶然的演唱會引起強烈反響,當下的心情再次被提及,重新編曲加入新的創作元素,讓這首《南下》依舊值得回味。


另一首個性單曲《也不錯》的發行,一首帶有批判精神的歌曲。她以音樂調侃那些“網絡暴力”和喜歡“道德綁架”的人,歡快的演唱,曲調活躍,用她沙啞而精緻的嗓音,輕描淡寫地唱着“矛盾太多也不必多說,不困惑,也不錯,這人生也太多黑暗齷蹉,看得太多也不想戳破。”她是有音樂精神的唱作人,寫着值得傳播的好歌。


上周《呢喃》新曲的發布,這首歌來自時光里默默走過的日子,那個北上的人,帶着自己的音樂心情遊走在這座一開始就太過陌生的城市,季節變換,萬物變遷,生活的不如意雕刻出成長的痕迹,她感慨、無奈,又必須振作在這條路上,呢喃着一切的改變,唱給每個人聽,這一首最能代表自己的歌。

我們聽過很多音樂人說故事,以旋律的方式帶我們回到曾經,為了走好這條音樂之路,他們費盡心思,才有了我們耳朵的動聽溫流。如果徐海俏當時沒有演唱那首《南下》,沒有收到樂迷們的熱烈反響,我們可能就會錯過關於她的好音樂。


在元音樂,這個喜歡收集好音樂的地方,我們遇見過很多音樂人,我們也很想聽那個還在對音樂抱有好奇心,並努力着的你的音樂作品。如果你想要收穫音樂的喜悅與同感,那就加入元音樂吧,讓音樂雨露再次灌溉我們的心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