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貝多芬的《月光奏鳴曲》,第一樂章感覺就像陣陣月光的細雨,從天空傾瀉而下,透明而皎潔,帶有特別的清香。

隨着音樂的進行,到了第二樂章,節奏變得加速,音調開始激烈。彷彿作者的愛欲和生命力不停地噴涌和爆發,又像是越跳越自由和瘋狂的舞蹈,但自由和瘋狂中有着克制和規律,最後第三月章萬馬奔騰,排山倒海,汪洋恣肆。聽者的感受彷彿坐着一輛向上向前疾馳的過山車。整個音樂純粹和純潔,彷彿不染一點人間煙火。

《月光奏鳴曲》創作於1801年,據說正是貝多芬同意大利歌唱家朱麗恭弘=叶 恭弘·琪夏爾蒂的熱戀時期,貝多芬自己把這首曲子稱為《幻想曲式的奏鳴曲》,該曲被稱為月光,則是因為德國詩人L萊爾什塔勃把其中的第一樂章比作是“犹如在瑞士琉森湖月光閃爍的湖面上搖蕩的小舟一般”而得名。可見同一段音樂在不同聽者的心中,會產生不同的幻覺和意境。引發人們無限的思考和想像,其中總有一些粗糙的想象和比喻,可以獲得大多數人的共鳴。就象把這首曲子的第一樂章,想象成月光下湖面上搖蕩的小舟,我覺得真是再貼切不過。

我想,作曲家如果改行研究物理學的話,也很可能在現代物理學領域多有建樹的,因為他的音樂似乎詮釋了物理中的常見現象和規律。比如牛頓三大運動定律中的物體在不受外力情況下的靜止與勻速直線運動、物體在受力情況下的加速運動以及作用力和反作用力定律,比如他的音樂象物體直線運動和拋物線運動軌跡的平滑銜接,他的音符的跳躍可以讓人聯想到原子核中基本粒子軌道的變化,以及這種變化引起的能級的遷移,由能級的遷移釋放出的巨大能量。

真正的藝術一般都跟自然和原始的東西相關聯。我從《月光奏鳴曲》中聽見了午夜的微風,看見了湖面上月光的波動,感受到了大自然的深邃與靜謐。我也從這首樂曲中聽出了生命力的汪洋恣肆,愛的親密、距離、矛盾和激情勃發,也更有生命與苦難的酒神狂歡。最後當靈魂被命運中的苦難和孤獨密集鞭打后,終於完成了一次深刻的救贖和升華,世界回歸豐富,平靜,慈祥和博大。

世上有太多的不公和壓迫,有太多的弱肉強食,巧取豪奪。但音樂和陽光一樣,生而公平自由。尤其是貝多芬的音樂,從他的音符剛開始奏響時,自由的風就開始在歐洲的土地上掃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