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覺書生夢

家總要成,錢總要掙,奔走紅塵,莫忘曾經是書生。

與君共勉,莫讓情懷敗給世俗。所以,人不輕狂枉少年。

             ——用來裝逼的題記

    一.牛逼的屌絲

誰終將聲震人間

必長久深自緘默

誰終將點燃閃電

必長久如雲漂泊

        ——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

我們在孤獨中思考,在毀滅中創造。我們有着對萬物不可遏制的同情心。整日男歡女愛,混吃等死的人怎會關注靈魂根源,民生多艱呢?

過去,我沉迷於搖滾、文學,電影之中不能自拔。整日將精神寄託於這個虛幻的烏托邦中。生有所待,終不能自由,只好讓思想去尋找自由。大抵是沒有勇氣,也沒有力量從這個國度中走出來,與世界為敵。但心中的的獅子總會覺醒的。我告訴自己,終有一天,我要做自己的英雄,打響屬於我的戰爭。畢竟每個人都會死,但不是每個人都真正活過。

我有精神,有脊樑,有信仰。我不知道我的熱血會沸騰多久,但我真的不願為吃而生,為死而活。我相信不會的,我的自負近乎迷信,畢竟我是流氓出生。

書劍搖滾,隻身打馬闖蕩江湖。

   二.操蛋的世界(僅限大陸)

嗚呼!楚雖三戶能亡秦,豈有堂堂中國空無人?

                     ——陸遊

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好悲壯的狗屁!

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不過社,資雜交的產物。(噓!這種話得悄悄地講。)

通病:填飽了肚子,卻忘了腦子。

純屬吃飽了撐的。物質越來越豐富,精神卻更加貧瘠。經濟的發展與社會脫節。環渤海、東南沿海,珠江三角洲相當發達,早已步入后工業時代。中西部則徘徊在工業時代。而西北、西南 ,甚至東南丘陵的部分地區剛剛從溫飽線掙扎過來,還處於農業時代。人口壓力依舊不小,老齡化也日益嚴重。嘖嘖,這種奇特現象,  大概只有中國和印度可以看到吧。不過,中國那方面都甩印度阿三八條街。

常人的三觀是其經濟結構的必然產物。一線的白領和農業時代的农民之間的思想鴻溝也只比東非大裂谷窄一點。三個時代交織在這片土地上,傳統價值觀念在崩潰,新的道德素質還沒有形成。有的只是歇斯底里的激情,過度亢奮的敏感和對神經官能的刺激。這是大環境下的一種頹廢症,追求快感來填補靈魂的飢餓。又如同爵士時代,繁華籠罩荒蕪。

痛苦與渴望結為夫妻,生下我來。曼叔說:“沒有什麼能改變這世界。”我偏不信,九死還要有一生。我偏要倚天抽寶劍,劈翻腐朽的舊體系,迎接新的道德。我確信我不是個例。

漫漫浮世途,長歌送悲歡。

   三.卵痛的思考

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而浮生夢,為歡幾何?

                       ——李白

芥子須彌。

物極必反。

我逍遙游於自己的世界之中,不願回到塵世。我的世界里何物都能使我沉醉不能自拔。然而,我知道並不能一直這樣,這樣很危險,會出軌的。終究不能改變這世界,也疲於在這兩個世界里奔命。我想不通,難道就沒有法子?這條路的盡頭真的就是毀滅與終結嗎?如同煙花,璀璨過後就是消逝。莊子,靜安,海子……他媽的,不給留一條活路,是嗎?狗屁!如果這些人多些我這般的輕狂,何至於此?自己的世界再美好,也不能否定物質的真實性。

才高八斗的,大多三尺微命。

老天給了他們五千仞岳的才情,就不會給他們三萬里河的胸懷。他們才情高我萬分,可他們的心胸我實在是不敢恭維。於我而言,再艱難的世事,我一句“他媽的,大不了……”就都能解決。

生命的本質到底是什麼?

我想這個問題其實沒有答案。

在我看來人必須思考些在豬玀看起來沒有任何意義的問題,畢竟這是我們區別於它們的唯一途徑。

老規矩,默念三聲:

我佛慈悲,老子萬歲!

四.我

我才是我的主人,身體與意志皆不能凌駕於我之上。

——石岩

君子不器。

我是人,我是我,我沒有價值。

因肉棄靈是蟲,因靈棄肉是仙。唯有靈肉結合才是人,才最有味道。

慾望,沒有邊界。往往處於人性的陰影之中。每一個道貌岸然的夫子,對比都遮遮掩掩,欲蓋彌彰。然而它就在這裏。

我正視我的慾望,那畢竟是我的本性。即使是孔老二也不是無欲則剛的人。

切記自我,固守本心。在物慾橫流的社會中不流於世俗誠然重要,但還要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堅守道心,以免追隨了前人的腳步,沉湖,卧軌。媽的,每次想到這裏老子都菊花一緊,虎軀一震。

後記

人生到處何所似?應是飛鴻踏雪泥。我咬牙切齒也不一定能在這條開滿葬花的路上留下腳印。但沒有嘗試過的事情就不算困難。

噫!

微斯人,吾誰與歸?

雖千萬人,吾往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