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親眼目睹一場流浪歌手現場pk大賽,看熱鬧的觀眾非常多,一開始還覺得很有趣,pk到後邊,顯然已經傷害到了我們這些觀眾。




最近市場上經常有一位大叔來賣藝,這裏所謂的賣藝就是唱歌。客人點一首歌20元錢,大叔唱的還不錯,沙啞渾厚的聲音,唱出了草根的味道。

大叔背一把电子吉他,拉一個行李箱,就這樣從市場溜一圈,遇到要點歌的客人,便會停下來獻唱。有時客人聽得高興了,還會要求一起合唱一首。大叔和大嬸也很平易近人,總是拿着一本曲目單,挨個詢問客人們有沒有想要點歌的。他們幾乎每天都會來,而且是在8點至10點,夏季上人高峰期的時候。

可是有一天不知道為何他們沒有來,也許是大叔生病了。很晚的時候,只有大嬸一個人過來,賣些氣球、小玩具和花束。一連兩三天都沒有來,而後又新來了兩個年輕的夫婦,大概三十幾歲的樣子,暫且叫他們2組,大叔那組是1組。2組不知道如何知道這市場可以賣藝賺錢的,應該是他們的朋友跟他們透露的。2組是微胖夫妻二人組,剛來頭一天,1組的人恰巧不在。2組點歌起步價是一百塊錢,30塊錢一首,一百塊錢五首。

這樣的價位在這個市場定的算比較高的,好在唱得還不差,設備也很新,一看就是新買的。大叔的設備到有些年頭了,應該干過不少年了,顯然要比年輕的夫婦更有經驗一些。

2組的人頭一天來算是嘗到了甜頭,第二天還是照常來,第二天照舊沒有遇到1組的人過來,唱到了第三天可就沒那麼幸運了,1組的人來了,看到2組的人,想必也很詫異,1組從西邊進來的,2組在東邊站着,1組來的時候2組正在休息,暫時無人點歌。1組剛一進市場就接了一單。客人點了首歌,大叔剛剛調好音開唱,不想2組的人也唱了起來,大叔才唱了一句,心想那邊也有人點歌了嗎?那讓他們先唱好了,等他們唱完咱再唱。他跟客人解釋商量了一下,讓2組的人先唱。

其實哪有什麼人點歌啊?2組的人是看大叔在唱歌就故意搗亂,想讓大叔唱不成。2組的胖女人把那首歌重複了一遍又一遍,一口氣唱了三四遍才停下來。她剛停下來,大叔就繼續為客人唱那首歌,唱到一半的時候2組又開始搗亂,放了重音樂。大叔只能感到無奈,但是錢已經收過了,必須給客人唱完這一首。

雙方都在場,大叔這次沒再讓,因為這首歌是客人點的,加上已經唱了一半,又不是剛剛起頭,還可以停一下。加大嗓音,總算唱完了這首歌曲,任2組的胖女人繼續high歌。



明眼人都看出來了,2組的人一點也不遵守規矩,人品太差勁兒了。哪怕你一首,我一首,咱們還能聽聽歌,享受享受。後來演變成拼音量高低了,大叔唱歌嗓子拔高了,2組夫婦把背景音樂開的特別大,這下害苦了廣大吃飯的聽眾們!

連面對面講話都聽不清,必須大聲說話。這哪裡是pk啊?簡直是噪音污染!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正在我們忍無可忍的時候,民警來了,想想也都晚上10點半了,附近居民估計都聽到這嘈雜聲了,不知是哪位好心人舉報了他們。

這件事我們還只能求助警察叔叔幫忙了。本來這就是個自由市場,又沒有簽合同,交場地費什麼的,誰能說了算呢,大家各憑本事是沒錯,可是惡意pk就有點兒過分了!我只能說2組看上去贏了,卻也輸了。

在大眾面前把他們的咄咄逼人強勢的一面展現得淋漓盡致,在老前輩禮讓他們一首之後仍然搗亂,繼續惡意競爭,彰顯其醜惡的嘴臉。

即使沒有大叔大嬸來搶生意,我也不太看好2組的夫婦。以前大叔大嬸都是每晚唱一圈就走,最多呆上一個小時,除非點歌的人特別多才會延時,給用餐的人帶來點歡樂的同時又不會打擾客人用餐。現在這兩位才來两天,好傢伙,唱歌唱到十一二點,夜深人靜了,音樂還放那麼大聲,顯然已經打擾到客人們正常用餐,以及商戶們正常營業了。

他們像是找到了駐唱的根據地似的。每天從晚上開始上人起,一直到午夜散場,我想知道的是2組的人,難道你們有給市場管理員送過錢嗎?還是自我感覺太良好?覺得我們聽眾從來不挑,任憑誰唱兩句都可以忍受呢?

見過電視舞台上正兒八經的唱歌比賽,還是頭一回見這種菜市場搶生意的,就像幼兒園幼稚的小朋友一樣瞎胡鬧。他們唱壞了嗓子,客人們也聽壞了耳朵。我們聽眾的心聲是希望免費聽他們一組一組唱歌,來個正經的pk,可是往往事與願違。




題外話:“聽眾們,你們想得太多了吧,沒有人買單,怎麼可能讓你們免費聽呢?”他們寧願雙方火拚的大家都沒法聽,也不願遵守規矩,便宜了我們這些聽眾們。可想而知,他們還混得下去嗎?沒有聽眾買單了,2組幾天之後就不再來了!

最後還是那個有素質有經驗的大叔大嬸每天過來賣藝唱歌!沒有品的人到哪裡都混不下去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