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張擇端,沒錯,就是那個畫清明上河圖的畫家。

在下面待的時間久了,就知道自己在上面的名氣大了。大家都說我的清明上河圖是中國傳世十大名畫,好多專家學者都在研究我,還把我的畫做成了电子版,放大了好多倍,人還能夠在畫里動。我想上去看看,人們到底怎麼看我的畫,活着的畫到底是個什麼樣子?


皇帝不喜歡我的畫

我很詫異我的畫有這麼大的名氣,因為皇帝不喜歡我的畫。

宋徽宗想要的是太平盛世的稱頌,就像蔡京對他說的。蔡京比我官大,但我瞧不上他,他沒一點文化人的節操,閉着眼睛、昧着良心的拍馬屁。我和他不一樣。

私人的漕船,空無一人的望火台,一味加稅的官員,被拿去焚燒的新黨書畫…….我把我想說的都畫在畫里。

我的話,徽宗看懂了。他興緻勃勃的展開,眼裡的興奮一點點消失,看完沉默半晌,他讓我退下。果然,皇帝只喜歡看繁華康寧的景象啊。清明上河圖沒有錄入到宣和畫譜,只是被送給了向太后的弟弟。

一個被皇帝不喜的畫,現代人愛它什麼呢?

我的畫被改了

我揣着好奇,上來看看這個會動的清明上河圖。

沒想到啊,中華藝術宮裡的畫不光是白天還有晚上,裏面的人都活了,在聊天,在說話,在走路,在玩耍,在生活。

我驚奇的一步步走着看着,農田裡增加了三三兩兩的孩子,讓鄉野不再寂靜;受驚的馬沒有了,野遊歸來的車隊有條不紊的行進;遍布河流的漕船沒有了,多的是迤邐的遊船,燈火通明、歌舞昇平;爭路、吵稅的官員沒有了,虹橋上寬敞了許多,城門樓下也太平。很多人都到這裏看我的畫,他們拿着相機拍啊錄啊,他們匆匆的來,匆匆的走,他們說我的畫真是太棒了。

我的畫變了,畫里的世界變得安寧祥和。果然啊,我的畫還是沒有人喜歡。

我,還是回去吧。回去再睡個千年,也許就此被人遺忘,也許就此有人真的懂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