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網絡

01

《故鄉的原風景》是世界著名陶笛大師宗次郎先生的一首名曲,空靈而悠揚。曲子的創作,源自宗次郎先生曾居住過的,一個有着美麗、自然田園風光的山谷小村莊,傳遞了宗次郎對自然風光與田園生活的嚮往與感懷。

每個人聽《故鄉的原風景》的感受都是不一樣的。

我第一次聽這首曲子大概七八歲,是看古天樂版《神鵰俠侶》,小龍女縱身跳崖的一瞬。小小的我,聽到這樣悲傷的音樂,心中竟萌生起一種悲天憫人的情懷,淚流滿面的樣子把媽媽嚇了一跳。

後來,很多年再也沒有聽到了,直到我高三那年。

那一次,我數學模擬考了37分,老師趁上課將我叫到辦公室,她說:“你這不行啊,這樣下去連二本線都上不了”。感覺到周圍老師的目光,我羞愧萬分,自尊心極強的我拿着卷子返回班裡。

那天,天氣極度寒冷,窗外正飄着鵝毛大雪。同學們都冷的緊縮着脖子,神情凝重地看着剛發下來的物理模擬試卷,已經下課了,卻無人到外面陽台上透透氣。

我心情沮喪地回到座位上,19分,看着物理試卷上老師寫下的分數,紅色的19!

青春期的我,敏感脆弱,又充滿理想和鬥志。眼淚不爭氣地流下來,我趕緊走出教室,站在陽台上任淚水恣意流淌。

漫天飛舞着大片的雪花,我孤寂地站在陽台上,伸手去接稍縱即逝的雪片。此時,校園廣播里響起了一首空靈的音樂,一瞬間我淚如雨下,卻又感覺充滿力量。

正是那首《故鄉的原風景》,而當時我並不知道這是首什麼曲子。

如今,回想起那些青澀敏感的歲月,我滿滿的感動,懷念以前的一些人,一些事。我們都經歷了高考的洗禮,那樣的年月,雖然充實,卻不想再經歷一次。多少次夢回考場,我緊張地滿頭大汗,一道題都不會答。

那往後的時光里,我總能在心裏惦起這首震撼我心的曲子,每每想起便生出一種無以名狀的憂傷與洒脫來。

而曲子的名字,還是不得而知。

02

2013年,我和同學去湘西調研。深山裡的苗寨,古樸靜謐。遠處的茶山,鬱郁蔥蔥。

我們到了一個寨子,一半房屋有被大火燒過的痕迹。一問才知,是一年春節期間起了火。木質的房屋很快燒了起來,來不及搶救的房屋就變成了這樣。

寨子里很少見到年輕人,青壯年都外出打工了,只剩下老年人和小孩子。一個月里,偶爾接一兩個旅遊團,大家來了也是匆匆看幾眼吊腳樓,在茶山上的農莊吃頓飯便離開了。

沿着蜿蜒的山路,我們來到了一處吊腳樓。吊腳樓里住着一位苗族老奶奶,她穿着苗族的刺繡服飾,頭上包着青布,獨自一人坐在門前,雙手搭在膝蓋上。

我一下子想起了電影《那人那山那狗》中的場景,那位盲人老奶奶就是這樣天天坐在門口等孫兒的來信。

我上前想和老奶奶攀談,不料老奶奶只會說一些苗話和部分湘西方言,而我都聽不懂。同來的龍老師是當地人,他充當翻譯。

他們說隨着時間的腳步,苗語和湘西方言慢慢融合混用,而每個地方的苗話也不盡相同,龍老師也只能用某些混合了苗語的方言跟她交流。

交談中,大概了解到老奶奶的家人全都搬到了城裡,她為了守自己跟已過世老伴兒的家,堅持留在寨子里。末了,老奶奶為我們唱了一首歌,儘管我完全聽不懂歌詞,但是從那哀傷的調子里,透出了一股淡淡的哀愁。

後來,龍老師說,那首歌是唱對故鄉的留戀。

要離開時,我竟忍不住落淚了,想着老奶奶少小離開故鄉,嫁到這個寨子里。老伴兒去世后她又一個人在這深山裡堅守,年輕人都不再講苗話,她想要說什麼,又有誰能聽明白,又有誰願意聽呢?能聽懂的、願意聽的人,都遠在故鄉里,而她的故鄉恐怕早已物是人非了,我想她的內心是很孤寂的吧。

在逛苗寨時,我的心裏總是能響起這首熟悉的曲子,尤其在聽到老奶奶的歌以後更甚。

調研結束后,我們一起去了美麗的鳳凰古城。在青石板鋪成的街道上,我竟聽到了這首一直魂牽夢繞的曲子。

循着悠揚的陶笛聲,我來到了一家專門製作陶笛的小店。正在吹陶笛的是位小伙子,穿着潔白的襯衫,眉清目秀。等他吹完整支曲,我鼓起勇氣上去跟他攀談,一問才知,讓我魂牽夢縈多少年的曲子正是《故鄉的原風景》。

03

從此,這首《故鄉的原風景》永遠存在我的手機音樂里。獨自一人外出求學時,多少個痛哭的夜晚,伴着這支曲子,想起故鄉的人和事,慢慢從破碎的心情里恢復。第二天,又整裝待發。

有一次,半夜十一點多,我和他吵架。那邊一開始耐心的哄我,到最後直接掛了電話。我一時愕然,心痛的像拿針扎了一下。

不甘心,又打過去,我告訴他:我要去喝酒。

在一起久了,我清楚地知道,對付他要用什麼方式。

可對方更清楚我是什麼樣的人,一反往常,他聽到這樣的話並沒有多跟我說什麼,而是冷冷的一句:隨便,我要休息了,明天還要上班。便又掛斷了電話。

再打過去,關機。

我打了幾遍都是關機后,徹底崩潰了。想想自己的沒出息,現在竟淪落到被人掛電話和關機。

想起白天跟父母通電話,老夫妻倆又鬧矛盾,輪流跟我哭訴,我勸着勸着自己也痛哭流涕。

心裏難過極了,多想撥通父親的電話,告訴他我現在好辛苦,我根本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強大,我搞不定很多事情。

可是,我不忍打擾正在夢鄉的他。

人,總是有很多無奈。

鬼使神差地推開樓道的窗戶,刺骨的寒風鑽了進來,我打着哆嗦,跳上寬寬的窗檯。

趴在窗台上,向下看去,黑漆漆的夜。

看着學校周邊的萬家燈火,全不屬於我,那一刻,我感覺自己被世界拋棄了。

我向空中大喊了兩句:媽媽,媽媽,你來看看我啊!

喊出后,我暗自吃驚自己竟然想到了母親。

想起此時的母親,定在睡夢中安然,我怎能在下一秒中將她拋進永生永世不得脫身的痛苦深淵呢?

想到這一點,我失聲痛哭。

從窗台上下來,坐在黑黑的樓道里的台階上,打開手機音樂,聽着這首《故鄉的原風景》默默流淚。

一會兒功夫,我所在樓道的門忽然被人推開,我趕緊關了音樂,豎耳傾聽。

此時已是深夜十二點,我們這棟樓的兩邊樓道都特別隔音,不會是其他寢室的人聽到我的哭聲過來,而且樓道離電梯口又遠,所以一般沒有什麼人會來。估計也是跟男朋友打電話的。

我正準備起身離開,卻聽進來的人焦急地問我:“同學,剛才有位女孩坐在窗台上哭,你見到她了嗎”?問話的是位男中音。

我一下子有點不好意思,帶着哭過的鼻音,頭也沒回地回答:“沒有,我才過來”。

男中音聽到我的回答,猶豫了幾秒,又立刻“噔噔噔”地往上一層跑去。我舒了一口氣,真怕他揪着我不放,再問東問西的。

聽着他焦急地爬樓,我心裏忽然湧出幾許愧疚來。

他跑到了上一層,許是明白了什麼。又噔噔噔地下來,這回,我看清了他斜挎着一個背包,身形矯健。

他慢慢地走到我坐的台階這邊,經過我,又向下走了幾步。

我以為他又要到下一層中去尋找,誰知他停了下來,轉身從包里掏出一塊巧克力,遞給我說:“同學,你要是見到了那個女孩子,請你把這巧克力轉交給她,告訴她,好好睡一覺,明天就什麼都好了”。

說完,他順着樓梯一路“噔噔噔”地走了。

看着他送的巧克力,我的心溢出了一種溫暖。

寒冬的北京,異常寒冷的午夜,一個陌生人,我甚至都沒看清他長什麼樣,帶着他對這個世界滿滿的善意,來到了我的身邊。

那一刻,我心裏對着自己默念:生命生生不息,總有不期而遇的溫暖。

吸了吸鼻子,我對着遠方說:明天本姑娘又是一條好漢!

04

人們說,到不了的是遠方,回不去的是故鄉。

故鄉是我們的童年,承載着我們最溫暖的夢。

我曾一度以為要想到達遠方就要忘記故鄉,因為人生總要經歷無數個痛哭的深夜,體會沒有溫暖的現實,我們才能學會成長,慢慢堅強。

如今,才發現回不去的故鄉,一直在給我們力量,悄悄伴隨我們成長。

而故鄉還承載着我們那些別人所不知道的辛酸和過往,總能讓你在某一刻忽然發現,它早已於漫長的孤獨中暗自長成為我們最有力的翅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