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渤上過湖南衛視的新聞當事人,我剛好看到了,看到了黃渤說:“我曾經當過歌手,可惜不是那塊料。”他笑着說,說著笑。

如果那年不是黃渤剛好停戲,想來新聞當事人應該也請不到他,我也聽不到這首《臨時演員》吧?他停拍過一年的戲,在快進的人生中按下了暫停鍵。也給我上了一課,讓我記住一件事情:萬一哪天我也有快進的人生,我得停下來。

好自戀啊,快進?誰求的來一個快進,會是我嗎?還是偏執的一步一步努力吧,打轉過,也得晃晃頭清醒過來繼續行走,反正不能停下。因為如果我不偏執的話,就要被世界同化了。

《臨時演員》其實很好聽的。我認識的歌手黃渤沒再寫歌真可惜。

“你悄悄走近了,我一瞬又傻了。”

“不知該往哪裡閃躲。”

“人群中無數目光在追隨着。”

“我只是其中不起眼的一個。”

“你一定從不記得,有一場擦肩而過。”

“還有一場我為你死了。”

“一出熱播的劇情萬人傳說。”

“我只能在角落安靜的聽着。”

“這種故事已經看的太多。”

“我從未曾想象,會有第二種結果。”

“就算劇本硬把主角換作是我。”

“又能夠演出怎樣的幸福呢?”

“我這樣不值一提的角色。”

“你見過的何止會有上千百萬個。”

“所以不奢求上天偶爾想起我。”

“只讓你看到眼淚流過之後。”

“笑着的我。”

……

全碼半首歌詞,以此祭奠那年沒背過抄過的好歌,那年執拗的小孩,還沒有勇氣起筆寫文。今年長大的偏執,還在寫着殘缺的故事,希望我的故事能如同黃渤不出名的這首《臨時演員》一般,在未來的某個時間,慰藉過一個兩個人的心靈。但我不會為之改變,沒人到來,我也將執拗下去。想必黃渤沒有那個進擊演藝圈的契機,也會當一輩子的歌手吧?即使會一生漂泊,無所依靠,無名無譽,也拿起鋼琴,把歌唱給一個兩個人聽。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二日,五三年記。

我不後悔沒走出宿舍,我不期待有華麗的快進,只希望明天還有故事在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