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曉松說,我這輩子從來沒見宋柯哭過,但是20年前當有個少年抱着把吉他,唱了自己寫的新歌《那些花兒》,宋柯哭了;後來他拿着吉他唱起《白樺林》,宋柯又哭得跟鬼似的……

那個唱哭宋柯的少年,就是朴樹。那時候,是最美好的年代。

無數的男孩子,曾唱着《那些花兒》揮別著自己的初戀。

無論這些人後來在哪,做着什麼樣的工作,都未曾忘記畢業時唱着“我們就這樣,各自奔天涯”的苦澀。

https://h5.youzan.com/v2/goods/2fxrocggr9d3k?reft=1495700662333&spm=f45534436


《白樺林》紅遍中國那年,是1999年。那一年,朴樹說,除了音樂,沒什麼能給大家。可他卻有着城市人身上漸漸消失的東西,像兒時繁星密布的夜。


2003年,朴樹推出了專輯《生如夏花》,再一次成為聚光燈下的焦點。

他意識到走紅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於是他選擇了逃跑。逃跑到鮮有人去到的地方。

他隻身赴尼泊爾、西藏採風,被單純質樸的人所吸引,他們讓他對都市生活倍感疲倦。

他說:我絕不是被那些表面的風土人情所吸引,而是每個人帶給我靈魂深處的衝擊與洗禮。


尋找的過程,花去了許多年,任性活成了“此間少年”。2014年,闊別樂壇十年的朴樹攜一首《平凡之路》呼嘯回歸。

曾經你是不羈的長發青年,如今卻是短髮的平凡模樣。一別十年的你,一唱就是十年路。

十年前,你唱生如夏花般絢爛,十年後,你唱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42歲那年,他站在舞台上,對歌迷說,我突然發現我今年變成了一個很酷的人,原來只是看上去比較酷,他說完大家都笑了。

歌迷說,“你一直不同於他人,喜歡你,是長久的事情。”“愛你過往的明亮激情,伴隨了我一整個昏暗無邊的青春,愛你此時清明溫暖,愛你像個老朋友始終伴隨着我的生長成熟。”

演唱會上,寡言少語,沒有華麗的服裝,沒有眼花繚亂的舞台設計,甚至連提詞器都沒有,背不出歌詞時朴樹就直接拿出張紙看着唱。

但是,歌迷們在台下大喊沒關係,因為大家就是喜歡這樣簡單的朴樹,一把吉他一個人,一首接一首地唱。


他還是喜歡靜靜地唱歌,還是對音樂有着近乎執拗的要求,就像那些年我們曾迷戀過的青蔥少年。

在最美好的年華里,他用乾淨純粹的聲音溫暖了很多個或孤獨或喧鬧或痛苦或甜蜜的夜晚。


有人說,“藝術本身是一個活物,它附在天才的身上,一旦它走了,你無能為力,只能等它回來,哪怕要十二年。”

現在,他回來了,2017朴樹”好好地II”全國巡迴演唱會,在春夏之際,帶給你最動人的歌聲。

無論時光距離多久,他都能把最好的音樂帶給大家,希望大家都要”好好地”!


https://h5.youzan.com/v2/goods/2fxrocggr9d3k?reft=1495700662333&spm=f4553

4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