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開篇前先給大家科普一下什麼是 live house,它起源於日本,迅速風行全球,是舉辦音樂實況類別活動的小型場所。給獨立音樂人及他們的原創音樂一個展示的平台。現場一般不設座椅,觀眾可以圍在舞台旁邊,近距離與樂隊互動,感受魅力。


陳智聰

Sun Live House 聯合創始人

文/梁嘉

編輯/陳麗麗

記者手記

九月初,香港蘋果日報做了一個解剖“為什麼香港的Live House所剩無幾”的報導,發現主要是這個業態面對着香港租金高場地小;獨立樂隊很多,而聽眾群體卻日漸減少;以及媒體關注度低等窘境。

機緣巧合,9月12號有幸在香港樂人地帶live house體驗了一場結業前的band show。有趣的是近期在朋友圈得知,在離香港只有一個半小時船程距離的中山,有一家Sun Live House做得有聲有色。同時,無意中發現聯合創始人竟然是我的小學同學!來,還是讓我們來了解同一個項目在兩個不同城市的狀況。


Section 1 Live House

你是什麼時候引進Sun Live House這個項目的?當時怎麼會有這個想法?

聰:從英國畢業回國之後我主要是從事一些活動策劃工作的,2014年初就想自己獨立出來創業。本來也是想做活動策劃類型的公司,後來偶然在一個聚會上認識了啊灝(音樂系統工程師、調音師),發現大家都很喜歡音樂,聊着聊着就決定要組建一個平台去傳播本土的音樂文化了。大概都是年輕人的關係吧,很有激情,說做就做,當時還邀請了在本地音樂圈頗有人緣的榮哥加入籌備項目。Sun Live House是在2014年6月13日正式開業的。


發起這個項目是因為愛好而萌生出來的“衝動”嗎?Live House本來就不是普羅大眾的惠及項目,你怎麼知道它能夠在中山這個市場存活下來呢?

聰:其實在前期,我們花了幾個月的時間跑周邊城市的live house做實地調查(例如廣州、深圳等等),從而才構思如何讓項目落地的。調查中發現中山還沒有live house,而事實上中山的音樂氛圍還是很不錯的,由很多潛在的音樂愛好者。

例如:流行樂、搖滾樂甚至爵士樂還是有很多聽眾的。我希望可以提供一個場所給當地樂迷聚會,也可以將全球不一樣的音樂帶來中山。如今去聽Live音樂會是中山附近的年輕人新興起的一種消費風潮。我很幸運,能夠把個人的音樂愛好做成事業。


梁:前陣子我在香港參加了樂人地帶live house結業前的band show,在現場和一些樂人朋友聊到這個業態在香港有衰落之勢,你是怎麼看待的呢

聰:本來Live House這個行業就很微利,特別是在香港這座人多地少的城市,經營者除了要承受租金昂貴之外,也得面臨“酒吧音樂文化”的衝擊,很多酒吧里都設有小型舞台供樂隊演出。Live House側重於獨立樂隊與樂迷的互動,而酒吧當然也就是側重於停供喝酒的娛樂場所,賣點不一樣,以至於生存環境不一樣了。在香港其實有很多獨立樂隊,不是每一個樂隊都有知名度,所以有多少樂迷會掏錢買單也是可想而知的。


梁:在中山的Sun Live House面臨的情況又是怎樣?

聰:近年全國各地陸續開了很多Live House,甚至有很多經營得出色的Live House會開分店連鎖經營。Sun Live House創立初期(2014年)是設立在中山的一個創意產業園區,很幸運我們在創業初期可以得到了一些補助與扶持。我們2014年的運營模式是純粹最經典的Live House經營模式。坦白說,我們也曾經面臨資金問題。除了每月四場的音樂會售票收入外,我們團隊也會去做一些廣告策劃,用這一部分的收入來填補Sun Live House的部分支出。在政府和創業園區的支持下,我們去年還是能盈虧平衡地走過來了。

通過一年的運營總結,在今年(2015年)的8月1日我們從新選址去發展項目,Sun Live House也滲入了少量的酒吧元素。可定義為Live House,也可以定義為Live Club,這樣子受眾群體會更廣。


梁:按你所說,儘管在國內現在是颳起一股做Live House的風潮,但是經營live house似乎不是一個利潤可觀的項目。既然這樣子你還要堅持下去?

聰:說實話,如果想光靠Live House售票盈利“賺大錢”的話是很有困難的。事實上,具體的盈利情況如何還得要看運營者的思路。在我理解,現在的Live House需要縱橫發展,需要參和其他元素。例如做不同的音樂項目活動,我們之前也有舉辦爵士音樂節等。團隊在因應本土市場,不斷摸索嘗試新的混搭。

當然,因為我們三個發起人都是玩音樂的,儘管在經營途中會參雜其他元素,可是分享全球音樂這個初衷是不會變的。我們希望Sun Live House給大家的印象是:一個給本地樂迷享受音樂的地方;一個給各地樂者展示自我的地方。

Section 2 作為樂者

梁:聽說你有自己組織的樂隊,平常在樂隊里你主要玩什麼樂器?

聰:以前我主要是玩木吉他或者电子吉他,現在我本人就很少“玩樂隊”了。目前主要把精力花在運營和推廣Live House項目上面。


梁:閑下來的的時候還會做一些音樂創作嗎?

聰:暫時已經沒有搞個人創作了,現在更多的時候會和一些原創音樂人合作,去給推廣他們的作品,給他們更高的平台,更廣的渠道去展現自己。

Section 3 難忘的故事

梁:相信在每一段創業歷程里總有些讓創始人畢生難忘的故事,能否跟我們分享一下?

聰:在創業路上,能一路陪你扛下來的人不多,陸陸續續有新的成員進來,也有一些不堅定的成員就會自然而然地“流走”了。當然,我們也要站在不同的角度去考量人員流失的原因。感恩的是除了Sun Live House編製內的成員外,還有很多圈內人對這個平台無私的支持。

例如我們舉辦活動的時候,個別的樂隊會對器材有特殊的要求,音樂圈的朋友們都會不求回報的拿出“私貨”提供幫助。又例如我們去年第一次舉辦爵士音樂節的時候,其實當時團隊就像剛起步的“盲頭蒼蠅”,對於籌備大型活動還是經驗不足。在緊急的情況下,甚至有很多其他不是音樂圈的團隊也參与了幫忙。第一屆的爵士音樂節因為有了各界的幫忙,只是用了一周的時間去籌備,就完滿地做了九場的音樂活動。難忘的點在於:創業路上曾收穫及時的無私奉獻。


梁:現在推廣全民創業,所以在創業路上有很多與你同行的人。在採訪尾聲和大家說幾句勉勵的話吧。

聰:市面上沒有“後悔葯”出售,作為年輕人,有什麼想法就是落地實施吧!作為創業者,創業路上並不平坦,一旦開始了就為夢想堅持下去吧!我相信每一個創業者在創業路上都能獲得:體現自我的滿足感。當然,我也是創業的“初哥(新手)”,得向身邊的前輩多謙虛學習。

梁:謝謝阿聰的分享,希望Live House的運營者們都能探索出更適合現今時代的運營模式,讓更多人能聆聽到全球聲音。最後,祝願各位“在路上”的創業者們都能把想法落切到實際行動中去。

【本文為井田商學院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