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

聽了一下午的曲子。

美麗的琴音里流淌着生命永遠無法抉擇的宿命感,追求與矜持,糾纏與否認,渴望與迴避……

空靈的高音琴聲緩緩帶入,平靜的心起了漣漪。輕輕加入的小提彷彿誰的吟唱,帶着一絲隱隱的哀傷與無奈。一種不知名的感情開始在心中默默流淌。

不間斷的波音和弦靜靜流瀉,仿若一雙寫滿溫柔與愛意的眼睛深深地烙印在心裏,無法褪色。

再次響起的主旋空靈中帶着淡淡的哀傷,又有一點慌亂的束手無策。矛盾的情感在一點一滴的樂符中被掰開了、揉碎了,漸漸滿漲起來。

快一點,但又不那麼快,那種綿延的哀傷驟然消失,急進的旋律卻顯得更加沉重。糾纏在心底的散不掉也化不開的糾結與彷徨破土而出,有一點突進,又有一點壓抑。渴望與迴避的矛盾讓人沉重得無以承受,孰對孰不對的選擇令人應接不暇、心力交瘁。

越發急促而有力的主旋又奏響,這一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有力、都要堅定,也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悲痛。壓抑着的複雜情感在此刻不受控制的滿溢而出,像是承受了一個漫長的飽含着所有的溫柔與包容、渴望與不舍、愛戀與矛盾的吻,不由得,呼吸一滯。壓抑了許久的情感在此刻如泉涌般傾瀉而下,痛苦而清晰。

樂曲在高潮中走向結束。最後一個和弦,顫顫微微地劃破了這寂靜的世野。好像一個憂傷而無奈的背影,帶着內心的刺痛緩緩離開,不再回頭。


My love wears forbidden colours

My life believes

Senseless years thunder by

Millions are willing to give their lives for you

Does nothing live on?

無法拒絕與迴避的宿命,禁忌之情而產生的波動與掙扎,隨着樂聲的跌宕起伏漣漪驟起,最終幻化成無疾而終的無奈與嘆息。

面對時光留下的或深或淺的記憶,所有生命的美麗與哀傷化作一句簡單的“聖誕快樂”,漫天飛舞的潔白雪花,飄落在世間每個乾淨與不幹凈的角落……即便有時面對哀傷,有時感到無奈,誰又能輕易地放棄掉對純粹的人性、愛戀與真理的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