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對於自己喜歡的事物,總會有一種本能的直覺。就好像一樣美食能夠治癒你的內心,一種氣味能夠讓你放鬆下來。一個人也是這樣,他突然出現了,這麼多人,你就看到了他。那你會想這個人我好像認識。

        假期的時候和朋友去看海,白天大海波浪翻滾,覺得自己可以在海邊坐上一整天,那怕什麼都不幹,就是坐着發獃。晚上坐在海邊喝啤酒在月光下等漲潮。月光下的海真美,你真喜歡,恨不得跳進去。後來又有一次去海邊,不是那片海,也沒有月光下的樣子,還是喜歡,還是想要跳進去。他們說喜歡就要克制,就好像你喜歡海卻不能跳進去一樣。你覺得都是放屁,你說等我學會游泳再回來,我一定會跳進去。

         喜歡是喜歡,克制是克制。喜歡是本能,餓了要吃飯,渴了要喝水,冷的時候想要一個擁抱,熱的時候希望有人為你遮擋太陽,看到你的笑了我也就笑了。這都是喜歡,喜歡的感覺,如何去克制。

         你常常想,如果可以的話,那個人,可以讓我再慢一點遇上你。十八歲的時候,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喜歡一個人就願意付出一切。命運讓我翻了一個跟斗,一路跌跌撞撞的走,失去的,丟掉的東西有很多,唯一沒有丟掉的也就剩下這一腔孤勇。雖然我最有勇氣的十八歲沒能遇上你,可我二十多歲的樣子也絲毫不遜色當時的自己。並且已經沒有什麼話不能講給你聽了,而我知道這些話一定會比一位十八歲的少女講的更加動聽。

       有人說真正的愛只發生在某個時刻,就像兩個人在馬路上一直走啊走,聊啊聊,任憑整座城市淪為背景。但凡一個人有丁點的分神,都只是愛的韜光養晦罷了。我們的一生都很難碰到這樣的時刻,碰到的,都只是愛的各種形式罷了。所謂的傾城之戀,不是萬人空巷的傳奇,而是正在發生的兩個人,卻毫無察覺。 ​​​我悄悄的想,可是我都知道啊,我要是喜歡的話,怎麼會不知道,我不是一個藏得住的人啊,就算嘴巴合上了,眼睛還是藏不住。我唯一不知道的是你是否會分神,我是否又是在韜光養晦。

        我們喜歡一個人,愛一個人本來就是一種形式,到頭來我們愛的是愛的本身,不是那個人,是我們投入進去的感情和心力,是一起經歷的事情和過程讓我們產生了這種喜歡和愛的感覺。

      那麼,我想問,這個人是不是可以是別人,不是你,也可以是別人?

     大概不能,不是你,也不能是別人。可能會有別人,不會有這樣的喜歡。其他人的人再得意再有趣,都不是你。喜歡不是你剛好需要,他剛好出現。那是將就,是妥協,是投降。

而我要的喜歡是只能是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