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第1章 愚人節的尷尬

第2章 情書

第3章 自己賺錢

第4章 夜晚慘叫

第5章 動物大戰

第6章 欺凌

第7章 班主任找我

第 3  章 自己賺錢

我意識模糊,一點力氣也沒有,在我倒下去的時候,我聽到了犹如神的聲音,我把這個聲音當成了陸文昊,因為這個假設,可以讓我安心的倒在水坑裡,讓我潛意識里以為他一定出現過,出現在我卑微的愛戀里。

“小木,你醒了。”巴凡拉住我的手,滿臉的擔心。

我剛睜開眼,一時間還不知道這是個什麼情境。

“我給你請了幾天假,你淋了雨,感冒發燒,扁桃體發炎,還挺嚴重,還可能是肺炎早期,留院觀察。”巴凡喃喃的說。

我感激的看了她一眼,我此刻是不想出現在校園裡的,我忘不了那劃破天際的笑聲,我的耳膜可能破了,還滴着血。

“你好好休息,有我陪着你。”巴凡握着我的手,我甚至忘記問那封藍色的信是怎麼來的,她也沒有說。

我知道我是不能真的在這裏躺幾天的,趁着巴凡回學校,我努力的從床上起來,我一點力氣也沒有,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我要找到醫生,告訴他,我已經好了,我要回學校上課,我已經高三了,耽誤不起。

事實上,我知道我的錢不是用來看病的,而是用來吃飯的,二者不可兼得,我不能為難媽媽,她因為我已經變的可憐。

我頭上出了一層細密的汗,不知道是睡久了還是好長時間沒有吃飯,我竟然起不了床,苦澀的回憶在我的腦海飄蕩。

雖然我媽從來沒有告訴我,爸爸去哪了,可是鄰居們的尖酸刻薄的話,我聽了不少。

我苦苦掙扎着,我一定要從病床上下來,我的腿腳都麻木了,每動彈一下,都感覺無數的酸脹朝我狠狠的涌過來。

“楊家怎麼可能生出這樣的孩子,告訴我,你在外面都幹了什麼,那個野男人到底是誰?”小時候的我看到爸爸捏着媽媽的下巴問,而我以為他們是在做什麼遊戲。

我終於下了床,頭髮都汗濕了,我扶着床沿,定了定神,媽媽,我會好好的,因為我,你受了那麼多冤枉,我不能讓你再為了我的醫藥費而煩惱。

我拖着虛弱的身體,來到護士台。

我說明來意,護士抬起頭,看到我鬼一樣的臉,有片刻的驚訝,接着,將各種病後可能給我說了下,我堅持要走,護士也沒有辦法,只是盯着我的臉看了幾秒,便找來了醫生。

醫生倒是見過世面,我的容貌並沒有成功吸引他的視線。

“出院可以,把葯抓了,不然你要耗費更多的精力,包括重新住院。”

醫生的話好像是聖旨,我找不到一點破綻,只能無助的點點頭,我的錢就這樣沒有了,接下來,我要怎麼辦,葯畢竟不能當飯吃。

我走出醫院,欲哭無淚,我不能回家找媽媽,因為媽媽已經夠累的,我已經是一個大孩子了,我要為自己的事情負責。

走在大街上,我像個流浪兒,看着熱鬧的人群,我知道我是被拋棄的那個孩子,我現在不能自怨自艾,我還有眼睛,還有手,我一定會好起來的,我告訴自己。

走着走着,腳下一個礦泉水瓶,碰到我的腳的時候,瓶子在地上翻滾了幾下停了下來,我看到它,忽然想到了廢品站,對,如果我這幾天揀點垃圾,也許能賣點錢。

我孱弱的身體里有了一點希望,我從地上拿起了那個瓶子,上面還有無數吐沫星子,我沒有噁心的權利,我拿起瓶子就往前走。

不能從校園的正門,我現在還受不了全校同學的瞻仰,我選擇了側門,路過後院,我看到了一個大大的塑料袋,在地上匍匐前進,我找到了同命相連的感覺。

我拿着塑料袋,將瓶子放了進去。

每走過一個垃圾桶,我都會探着頭,看裏面有沒有寶藏,我手裡拿着一個細細的樹枝,一邊走一邊鬼鬼祟祟的翻看垃圾桶,我不想這樣,可是我沒有其他辦法,這個事最直接的最簡單的賺錢方法。

雖然錢很少,可是足以慰藉我空空的腸胃。

第一次,垃圾站老闆看着我臟兮兮的樣子,以為我只是一個流浪的孩子,拿出了兩個硬幣,放到我的手裡,“孩子,撿垃圾可賣不幾個錢,還是想想其他辦法。”

我現在顧不上錢多少,拿着硬幣就往街上沖,我衝到賣包子的地方,拿到了兩個包子,吞咽的急切,根本不知道身後已經站了放學的同學。

“我靠,這個花痴醜女在這裏吃東西,課都不上了,一點羞恥心也沒有。”金洋哈哈大笑的挖苦着我,我轉過頭,看到不遠處,站着一個夢裡走來的男孩,他高大的立在街上,看着我一生中最狼狽的時刻,我身上的血液上涌,包子餡噎在喉嚨,手上還殘留着垃圾的臭味,我想頃刻間化作塵土,任誰也看不到我,可是我做不到,因為四周劈頭蓋臉射過來的目光,足以讓我立地成磚塊,動彈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