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雍正的成功之道

               文/秋正源

落花無聲,紅燭有淚,金鑾殿前,夢魂漸遠。

人以銅為鏡,可以正冠衣。人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

學習聰明者的聰明會更聰明,吸納智慧者的智慧會更智慧。這就是修養身息的精神,陶冶厚德載物的品格的一種態度。

在“九子奪嫡”中最為激烈的一場明爭暗鬥的皇權追逐,高調做事,低調做人的四阿哥胤禛表現的淋漓盡致。在眾多阿哥分幫結派之時,他以不變應萬變,追求佛道之學,無為而有為之的潛在的“智者見智,仁者見仁智。”的表現。

在皇太子胤礽兩廢兩立的過程中,他並沒有大喜大悲,而不像皇長子胤褆一般在太子被廢之際還火上加油般在康熙帝面前大道是非。這是愚者的表現也是弱智的自卑。以靜制動反而成為成功的一種捷徑,最重要的要“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而四阿哥在太子被廢之時還能冒死進諫,難道他真的不怕死?非也,聖祖爺八歲御極,殺鰲拜。收復台灣,開創“康乾盛世”的第一天子。也是歷史上生命力極其旺盛的帝王,在位六十二年,雖然子嗣眾多,但對於胤礽,卻是愛之惜之,乃赫舍里皇后唯一的嫡子,自然愛屋及烏一般疼愛,事實證明,胤礽是聖祖爺親自教養和看着長大的,這不是每個親王都有的榮耀。

有句話說的好“可憐天下父母心”,康熙在世人眼中是帝王,九五之尊,在皇子們面前不僅是個君王,更是個父親。四阿哥胤禛不僅善於心機更善於揣測帝王的心思。這也是為什麼和珅能夠年紀輕輕能當上一品大員,能夠將權術玩弄於拳掌之中。看和珅多招乾隆爺的歡喜就知道四阿哥是如何招康熙帝的歡喜。

宋高宗趙構出身卑微,母親不得寵,父親宋徽宗又是風流太子,子嗣自然不少。年少時趙構常常看着自己的母親站在牆外肚子仰望的那種一次次失望之感盡現於眼中,從小缺少父愛的趙構從小便留下了陰影。但趙構絕不是一點才能都沒有,正是因為他的才幹他才一步步走向皇權。我說這個是說明說明呢?雍正帝跟高宗相似之處母妃是庶出,自然與皇權有着先天的隔閡。但他們都成功了,又說明了什麼呢?

在這次廢太子時,各阿哥都是大顯身手,大顯神通。剛才說了,皇長子胤褆添油加醋的挑撥離間父子關係,這也是為什麼皇長子只能是皇長子,而不是皇太子。皇八子胤禩在歷史上是個有才學的皇子,在眾皇子中也是最得人心的一個。可惜在帝王前,這些有點反而成為缺點。才高八斗自然是好,可惜持才傲物。得人心自然是好,可惜拉幫結派犯了大忌。這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要在現代,準是個大人物。可惜生不逢時,錯生帝王家。

康熙帝也大罵胤禩“為辛者庫賤人生也。”不是看不起他的出生,因為在清朝歷史中,沒有幾個是嫡出的。“宗法制”雖然影響深遠,但對於後世來說,賢更重要,嫡長子只是有着“長的漂亮的優勢”,而像李世民這種有着“活的漂亮的本事。”

如若林彪知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的真正哲學道理,那麼歷史會翻開嶄新的一頁,顯然歷史不能假設。但皇太子心不急,或許當皇帝當不了幾年,至少也不落個“不孝不德”的名聲。當了三十多年的太子,又該是誰的悲哀呢?


論雍正的成功之道

聖祖爺曾經在廢太子時問文武百官:“當下,誰可為太子?”眾文武百官皆雲:“八阿哥乃不二人選。”或許八阿哥此時心裏笑的正歡,當康熙帝大聲怒斥之時,遙遙無期的帝位隨之而來。

所以說,低調是一種智慧,更是一種態度。這也是智者與愚者的區別。鋒芒畢露往往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這也是先人們常常教育我們“三思而後行。”大智慧都在我們的身邊,我們要學會謙虛。

言歸正傳,就算皇長子皇八子沒有了資格,可皇四子又有什麼資格?當時還有皇十四子,十三阿哥······才有了後人認為歷史上雍正帝篡改聖旨,這就相當於平時不怎麼熱衷於學習的人,老考倒數,突然考了第一名,你說誰不好奇啊?不鳴就算了,還一鳴驚人了可不行啊!還讓不讓人活啊。

為什麼選四阿哥,跟細節少不了。在廢太子時四阿哥不僅進諫還處處為胤礽講話博得了康熙的好感,印象分加十分。再加上康熙自己也知道如果自己一命嗚呼,胤礽的日子會好過?畢竟是自己看着長大的孩子,他再壞再不好,也是自己的親兒子啊。

就算不能把萬里江山交給他,至少也要對得起已故的皇后。兩廢兩立的胤礽被封為親王的爵位可世襲下去。也算是補償。可謂是“用心良苦”

立皇四子不僅了了自己的心愿,也對得起故人,了卻了一個心愿。再加上雍正皇帝是“康乾盛世”承上啟下的過度人物。了解雍正的人都知道,雍正帝是算是仁君明主。他在位期間貪官污吏幾乎沒有,開創“康乾盛世”離不開這位過渡的核心人物。

雍正為什麼會贏?還贏得漂亮呢?性格決定命運或許是他成功的一半,但也是他為成功付出代價的原因。他的成功離不開他的擁有帝王的大度與胸懷。有句話說的好:事應為之而不可為,雖力為亦不能為。則退之,是為圓通。事應為之而不可為,雖力為亦不能為。仍為之,是為風骨。這兩點是矛盾的,可也是人生的真諦。這也是雍正成功的一個重要的原因。

世事浮華,人生如夢。雍正的成功在於他能夠八面玲瓏,權謀上的“知己知彼”最大的成功不是他做的完美,而是他善於“化腐朽為神奇。”

人無完人,金無足赤。只有善於用自己的長處來補自己的短處。用鏡子折射出完整的自己。

編者按:本文寫於2014年,正是喜歡清史濃厚的年紀。此文有何不足之處,感謝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