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至

坦白說,《摔跤吧!爸爸》盛名難副。

這是一部高達9.8分的電影,許多文章為之讚歎,稱其為難得一遇的佳作。阿米可汗通過此片,為印度女性發聲,用實力和堅持改變印度女性的命運,也被《時代》周刊譽為“印度的良心”。無論是票房,還是口碑,似乎都大獲全勝。

許多人認為,這部影片是杠杠的女權主義,是阿米可汗將手術刀伸向印度尖銳的女性生存問題。在男尊女卑的印度,摔跤是最具性別歧視的運動,在很多人眼中是一項展示男性力量的運動,與女性沒什麼關係。

於是,這一部很套路的勵志電影,在“親情牌”與“愛國主義”的巧妙裝飾下,成為一部為“女性獨立”而戰的宣言,輕易收穫大票觀者的好感。阿米可汗,也被奉為有“使命感”的良心演員,在一夜之間圈粉無數。

但是,認真看完此片,我卻心存疑惑。表面上,這是一部批判男尊女卑的“示範性”作品,然而其中隱藏的論述邏輯,卻讓人難以信服。其標榜的“女權主義”,不過是從一個男權的掌控,逃進另一個男權的掌控,換湯不換藥。

實際上,這一部影片講述的,並不是女性意識的覺醒,而是“新男權主義”與“舊男權主義”之間,對女性控制權的爭奪。鄉鎮的村民,體育學院教練們代表的是“舊男權主義”,而父親馬哈維亞代表的是“新男權主義”。

最初,父親馬哈維亞支持女兒摔跤,不顧鄉鎮村民的冷嘲熱諷,似乎是父親為支持女兒,不惜與全世界為敵。不得不說,這個點看起來很感人,但實際只不過是在爭奪女兒的控制權:你必須聽我的,並與舊的世界為敵。

體育學院教練與父親之間,教育方式的衝突,以及在賽場上對女兒戰略的爭執,其實是這兩種男權力量爭奪的形象化表現。兩者都在企圖操控女性,唯一的不同,只不過是前者趨向保守消極,而後者趨向激進樂觀。實際上,還是一丘之貉。

到底是父親支持女兒,實現個人夢想,還是粉飾下的“新男權主義”?其中的區別,或許就在於女性的意志。縱觀全片,即便是女性摔跤手,這樣看起來很革命的設定,也終究是父親強加給女兒的。至始至終,女性的自我意識,都處於“失語”狀態。

女兒吉塔和芭比塔,究竟喜歡什麼,夢想什麼?我們始終不得而知。似乎,這也並不重要。即便,吉塔和芭比塔在一開始,對父親的強權意志,進行自己的反抗,但也很快被“鎮壓”。並被換掉裙子,剪掉長發,順服於父親的意志。

雖然,在“舊男權主義”中,留給女性的角色,是在十四歲出嫁,並終身打理家務,相夫教子。在“新男權主義”中,女性似乎有更多的“選擇權”,可以稱為摔跤冠軍,為國爭光。後者的設定,似乎是更為高尚,更為自強。

但是,即便看起來“高大上”,讓女性不必洗衣做飯過一生,但“新男權主義”也並沒有賦予女性,自主選擇人生的權利。只不過,原來的柴米油鹽的枷鎖,換成高尚偉大的枷鎖,鐵籠換成金絲籠,女性依然是任人擺弄的玩偶。

有趣的是,此片將這種“新男權主義”,進行巧妙的包裝與修飾,竟變成一種“女性獨立”的皮相。為防止被人詬病“直男癌”,此片專門設計三個場景,用以洗脫自己濃濃的男權傾向,偽裝成一部“女性勵志”的良心佳作。

一、女兒對摔跤的“自主”選擇

成為摔跤手,一開始就只是父親的夢想,而女兒是抗拒的,被脅迫的。為柔化這一點,影片專門安排一場女兒“反抗——接受”的戲,借新婚新娘的口,規勸女兒們:“我很羡慕,你們有這樣的父親,他是為你好。不像我,只能終身相夫教子。”

這場規勸,是十分有效的。女兒們當即深受感觸,第二天主動起來接受訓練。然而,女性真的就此改變命運了嗎?並沒有。實際上,這隻是“兩權相害取其輕”的無奈之舉:不歸順我?你只會更悲慘。但是,卻成功營造女性“自主”選擇命運的假象。

二、女兒對父親的摔跤戰勝

自古希臘神話起,“弒父”在西方的文化傳統中,便有革命性的象徵意味。為表現女性的獨立覺醒,片中的吉塔摔跤戰勝父親,便有這種“弒父”的意味,似乎在向觀者宣傳:看,她並不是玩偶,她有自己的意志,可以戰勝父親。

可是,吉塔對父親的戰勝,也引發她後來一系列的失敗。這似乎是對違背“新男權主義”的女性,一個有效的警告與懲戒:背叛我,你將一敗塗地。最終,影片所要導向的,並不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女性,而是一個乖順聽話的女兒。

三、女兒決賽時的父親缺席

後來,決賽場上父親的被動缺席,似乎給吉塔留下一個可以自由發聲的機會。父親馬哈維亞的不在場,無法給予吉塔指導,一切只能靠吉塔自己。不可否認,這一個場景的設置,將權利讓渡給吉塔,是表現女性獨立意志的絕好機會。

但是,馬哈維亞的影響,已經在吉塔的血脈中。脫離父親的指導,吉塔顯現出極大的不安,最終的獲勝,也來源與對父親意志的依賴。因此,這並不是一個女性獨立的宣告,而是吉塔完全歸順父親意志的象徵。最後的勝利,是父親意志的勝利。

影片的結尾,父親馬哈維亞接過金牌,親手給吉塔戴上,並說出那一句“你是我的驕傲”,這實際上是“新男權主義”對歸順者的加冕與褒揚——規訓的另一種形式。象徵著“新男權主義”從“舊男權主義”手中,最終奪得女性的控制權。

“舊男權主義”,將女性囚禁在桌前灶間,相夫教子,其腐朽與弊病,很容易被發現,被警覺,被抨擊。然而,“新男權主義”則更為狡猾討巧,用“高大上”的名號,隱秘的操控女性,驅使她,控制她,奴役她,卻難以被察覺。

因此,此片中的“新男權主義”,是值得引起警覺的。任何打着“為你好”的旗號,卻進行操控與規勸的行為,都不是真正的女性獨立。在甜蜜的謊言之下,是一枚裹着糖衣的炮彈。真正的獨立與尊重,是讓你成為你自己。

其實,女性的獨立與否,並不在於做家庭主婦,抑或成為事業女性。真正的女性主義,並不在這些僵化的標籤,而在於女性是否真正擁有,可以去選擇她們想要的生活的,想要成為的自己的,真正自主的選擇權。

真正的“女性獨立”宣言,並不是標籤化、模式化,用事業女性去否定家庭婦女,而是在工作、生活、以及伴侶選擇中,給女性提供更豐富、更多元的可能性,並將自主選擇的權利,真正的交回到她們的手中。

被迫成為摔跤冠軍,與被迫成為家庭婦女,都是一種壓迫,不是女性獨立自主的選擇,並沒有優劣高低之分。但是,如果是出於本人的真實意願,那麼,無論是選擇當事業女性,抑或是在家相夫教子,都一樣具有獨立精神,以及革命意義。

畢竟,用一種人生選擇,去否定其他的人生選擇,其本身就是一種剝奪,規訓,與操控。世界是豐富多彩的,女性應該擁有更多的選擇權,以及可能性,而不是用單一的價值觀取向,去進行規訓鎮壓,抑或削足適履。

或許,當我們不再用事業女性,抑或家庭婦女,不再用柴米油鹽,抑或“高大上”光環,去簡單化探討女性問題,並給之貼標籤,下定義的時候,才是對“男女平權”的更深層次思考。至始至終,我們想要爭取的,不過是女性更多的自主選擇權。

願每一位女性,都能成為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