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馳,功力又上一層。

許多人,都指責《西遊2》是爛片。我卻看的回味無窮,再三落淚。有人認為,星爺已黔驢技窮,在炒千年冷飯。可是,我恰恰認為,這部新片與之前的《西遊記》系列,一脈相承,而且翻出新的高度,到達新的境界。

沒錯,人生自古有情痴。《西遊記》系列,是星爺對一段摯愛的再三詠嘆。許多人,會覺得膩歪,但卻不知其中,早已暗含變化,是一段流動的心路歷程。從《大話西遊》到《西遊2》,星爺已由妖怪,轉念成佛,又歸於平凡。

《大話西遊》,的確是經典。此時的星爺,是無法無天的悟空。身手不凡,變化無窮,卻始終肝腸寸斷。空有一身絕技,卻連最愛的人,也無法保護。月光寶盒,法力無邊,也始終無法改變,這無奈的命運。一切轉瞬成空。

此時的星爺,好勇,好強,好勝。欺師滅祖,百毒不侵,連苦口婆心的唐僧,也被妖魔化,被無情調侃,成為一個只會碎碎念的老頭。此時的星爺,終究是年輕的,氣盛的,有太多困惑,太多執念,太多抗爭,卻始終翻不出,命運的五指山。

“你看那個人,好像一條狗。”是對當時的他,最好的註解。金箍當頭,欲說還休。星爺的才華,有目共睹,如同齊天大聖,法力無邊。可是,又有什麼用?人世的無奈,肩頭的責任,讓他不得不去,忍痛割愛,履行自己的職責。

其中的無奈,辛酸,不甘,委屈,憤恨,只能轉化成百毒不侵,玩世不恭。於是,他用無厘頭的方式,解構經典,盡情調侃,無限嘲諷。世人皆以為好笑,卻不知笑容背後,是一處難以直面,血流不止的傷口。笑中含悲。

後來,時間帶給人成長。《西遊》的出現,拋去“大話”二字,開始嚴肅思考,直面內心。在這裏,故事的主角,轉變為唐僧。講述的是唐僧,如何從一個凡人,痛失摯愛,然後化悲為慈,立地成佛的過程。這是星爺,思想的一次提升。

有趣的是,《西遊》中的悟空,開始被妖魔化,成為一個自私自利,陰險狡詐的妖猴。星爺對悟空形象的重新定義,反映他內心的自責,以及反思。這是星爺,對曾經自我的反省,拋去年少輕狂時,銳利的戾氣,以及鋒芒。

最終,唐僧用一招“如來神掌”,將妖猴悟空降服。正如,星爺開始明白,慈悲與溫柔的力量。經典的《一生所愛》,被改編成《兒歌三百首》。歷經滄桑的星爺,開始重返初心,追求孩子般的純真,以及溫柔而堅定的力量。

但是,此時的星爺,依舊是分裂的。無論是唐僧,還是悟空,不過都是同一顆種子,開出的兩朵花。都是因為痛失所愛,所以一個大徹大悟,大悲大慈,立地成佛,而另一個化身妖孽,百毒不侵,成為戰神。一個叫抑鬱,一個叫躁狂。

於是,終於迎來《西遊2》。影片中,用很長的篇幅,講述唐僧與悟空之間的糾葛,分裂,與矛盾。正如,同時活在星爺心中,抑鬱與躁狂的糾纏。唐僧與悟空的和解,也正是星爺自我的和解,自我的融合,自我的最終完型。

畢竟,每個人,首先都要學會與自己相處。失去的,已經失去。忘記的,卻終究難忘。那麼,如何重新拼接起,這一顆躁動的,破碎的,矛盾的心?如何原諒自己,當初的幼稚,以及愚蠢?如何與自己言和,繼續前行?這便是真正的修行。

終於,唐僧與悟空,聯手打敗妖怪。內心深處,掙扎的,鬥爭的,分裂的兩個小人,終於握手言和,共同合作,獲得成功。雖然,一生所愛,依然執着。但是,星爺終於走出陰霾,可以繼續西行取經。他的武功,已達到一個全新的境界。

或許,這便是星爺,想要向我們傳遞的:西天取經,是一場漫長的自我和解。人非聖賢,孰能無過。你我都是肉體凡胎,沒有通天法力,始終痴愚,只能做出此時此刻,自認為的最優解。自我和解,才是一種真正的放下,真正的通達。

握手言和,與自己,與過去,與世界。卸下包袱,輕裝上陣,方能到達西方聖土。原諒自己,學會放下,這是我們每一個人,平凡的,日常的,卻神聖的修行。愚昧眾生,怕什麼真理無窮。畢竟,進一寸,有一寸的歡喜。

向前走,就這麼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