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藉著藍冰之心帶給我的衝擊力,我進入了實力迅速增長的階段,於是我選擇閉關。

為了掩人耳目,我在閉關的石窟周圍設置了五重障眼法。

藍冰之心力量招搖、傲然,不屑於隱匿。

但是我不行,我還要維護在我子民心中那正義和超然的形象,藍冰之心詭譎的力量和邪異的狀態不能示人。

我必須保守好這個秘密。

設置好了萬無一失的屏障之後,我陷入了對藍冰之心力量的摩挲和把玩之中。

藍冰之心放出幽暗之力,日日縈繞於我周身,閉關的石窟周圍百里全部冰封。

我內心洶湧澎湃,貪婪地索取這讓我日益僵化的魔力。


一眨眼,一年已經過去。

石窟周邊已經形成了厚達丈余的堅冰。

我睜開覆蓋了藍霜的睫毛,抬手試圖揮出我的軟劍,欲破窟而去。

然而它依舊軟綿綿躺於我的腰間,我驚訝異常。

藉助藍冰之心,我現在可有催山動地之力。

我細細打量它,它細如少女的纖纖玉指,長約50尺,進而可一往無前殺敵、退而可化作劍雨防禦。

平時光彩內斂,只有在戰場上殺敵染上鮮血之後,才會大放異彩,光華無限。

由我母親用其畢生絕學混合精血,花費十年功夫為我量身打造。

可謂絕世神兵,無價之寶。

更因其與我血脈相連,越逢強敵則越剛,可與我意念化為一體,念到劍到,不差分離。

就是這樣一把從小護我長大的神劍,此時卻不再與我意念相同。

我幾番努力后,始終不能驅動它一分之力。


被藍冰力量浸淫長久,而早已冷酷到底的心突然輕輕地顫了幾顫,彷彿蜻蜓那薄如絲縷的翅膀,淡的可以忽略。

我想起小時候,陽光明媚的春天,笑靨如花的母親帶着我訓練、使用我的軟劍。

她說:劍會識人,只有心脈相通的你才能驅動它。而且可以隔空驅使,殺敵於無形之中。

母親已逝,但她的關懷和愛護,最終化作劍氣深入軟劍精髓,長久地留在我身邊。

是安慰,是鼓舞。

但是,我現在無論如何,感受不到軟劍的絲毫精氣。

我右手食指揮出,幻化成一個幽蘭冰人。

冰人身量與我相仿,手握重兵,殺氣騰騰,對着我佯攻。

我二人戰鬥與密室,軟劍早已被殺氣包圍。但它仍然無動於衷。

我略一頓,隨即長袖揮出,冰人化作冰沙,飄散於空中。

為何如此?


我雖有了藍冰之心,但是我並無法放棄至尊軟劍。

我有信心它們可以相得益彰,讓我更進一步。

但是,藍冰之心順着我的血脈,用幽冰侵佔我的五臟肺腑之後,軟劍的記憶就彷彿被冰封。

我與它之間隔着透明的冰牆,咫尺天涯。

猛然間,我醒悟過來。

母親說過:軟劍是精血凝成,只能與人類的血脈想通。

然而,然而現在的我——是一具真正的殭屍!

我的心是冰冷的,我的精神已經臣服於藍冰之心,並甘願受其饋贈,用詭異之力來攀附修仙之渺渺征途。

軟劍已經不再認識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