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子

1

晚上夢見每個人手裡拿着一張卡片,上半部分是一些勵志名言,下面是父親的簡介。

巴湘:中國作家,知名詩人,文化學者。曾畢業於中國魯迅文學院和北京大學中文系。中國20世紀崇尚后古典主義和象徵主義詩人,21世紀和諧宇宙發展規律的揭示者,和學創始人,中國和諧哲學的奠基者,亞洲人文主義復興運動的發起人,世界和諧憲章的倡導者,《世界和諧宣言》的起草者。

父親在心子小時候考入北大,離開了貧窮落後的家鄉,追逐他的文學夢。同時,也離開了心子。他得到了更大的天空,失去的是與妻兒的天倫。

父親常說,要是我和他一直生活在一起,現在一定會更好。至少在寫作上會潛移默化受到他的影響。

心子學的是美術,大學后一直是設計專業。為此,父親一直不滿意,他希望我多寫東西。

真正開始集中寫字,卻只是在一個多月前。導火索是父親寶貴的右手受傷,並且需要做手術。

一個靠右手寫作為生的作家,右手出了問題,是多麼大的打擊?

2

在朝陽區一所急救醫院,父親右手被紗布包裹的嚴嚴實實,小拇指嚴重發炎,父親躺在病床上等待手術。

寬大的鏡框包裹着他瘦削的臉,閱遍群書的雙眼更加顯得突出。

父親故作輕鬆的望着我,笑意盈盈的給我講他以前的故事,有一些是有心子角色的,還有一些是他的寫作經歷。

父親20多歲的時候,還是當地文化館一名普通工作人員,經人介紹與貌美如花的母親相識,結婚,進而有了心子。

記得母親說,父親太愛書了,一有了錢,就拿去買書,家裡擺了一堆又一堆的書,卻全然不顧醬油沒有了也需要用錢。

小學時候,學校鼓勵大家賣廢品,心子和小夥伴到處找可以賣的東西,後來發現家裡有很多書,一捆一捆在床底下堆着,落滿了灰塵,想來應該無用,就使勁提了一捆給收廢紙的人。

不記得賣了多少錢,只記得父親知道后狠狠的罵了我一頓。

3

再後來,母親拉我出去遛彎兒,碰到熟人,母親難過的和朋友說,人家考上北大了。

年紀尚小的我,不懂北大是什麼意思,不知道為什麼父親考上北大,讓母親那麼的生氣。

父親和母親矛盾日益激化,家裡天天都是雞犬不寧。

都說作家一般不會是個好丈夫,不太明白為什麼,但是心子覺得父親的確是不適合結婚的男人。

他太沉迷於文學,太執着於寫作,他可以為了這個夢想拋棄一切,生活的瑣事對他來說是一種牽絆,是一種阻礙。

可是,夫妻是兩個人的共贏,怎麼可能只顧一個人的歡騰?

終歸,人各有志。

當一個人火力全開,沖向他的目標時,整個宇宙都在給他讓路。

4

父親考入了當時北大最後一屆作家班,還擔任了那個班級的班長。

父親接心子到北京玩耍,他窄小的居所里仍是圍滿了書。

父親給我看他的影集,有一張在北大和外國女孩的合影,我問父親,她喜歡你嗎?

父親說,是啊,因為我是詩人啊!父親眼眸里透着光亮,充滿了自豪和得意。

父親年輕時代非常喜歡詩歌,作品發表於各大刊物,在晚年他將所有的詩合併一起出版了他的詩集《海問》。

5

北大畢業后,父親又去魯迅文學院學習,進一步研究文學。

之後父親在北京很多單位工作過,做過記者,編輯等等,但像被賦予使命一般,父親的潛意識中一直都有着更大的想法,促使他往前行。

於是,他開始寫書,將他的思想通過文字書寫出來。

有一次聊天,心子問父親,宇宙的真理是什麼?父親淡定的說:和諧!他深邃的瞳孔里似乎已經裝着全世界。

也許和當時的大環境有關,也許是父親深思熟慮的結果,他寫了《和諧論》,后又接着寫了《發展論》。

用官方的話說:《和諧論》和《發展論》以全新的視角、思想的深遠,通過文學般的表達方式,對和諧思想的內核,進行了系統的分析和研究。

6

父親常開玩笑跟心子說,他是老子轉世。因為他的爺爺壽命37歲,正好是《道德經》上篇道經的篇數,而他的父親壽命44歲,正好是下篇德經的篇數。

於是父親依次開始寫經學類的書籍,先後出版了《和經》、《農經》、《信仰經》等等。

父親的視角總是很高,他希望自己進化為偉大的思想家,他希望自己思想的力量能夠影響芸芸眾生,他希望自己能為中國文化的發展起到一定的作用。

在心子看來,父親是一個神奇的男人,他不是一個好丈夫,也不是一個好父親,但是他是文字最親密的愛人。

如果說大多數人出生的使命是為了完成生存和繁衍,那麼父親也許是為了成就自己的文學夢而存在。

用父親的話說,如果他不離開家鄉,不離開我和母親,心子也許有一個天天陪伴左右的好父親,但是中國會少了一個優秀的作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