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志》注引《魏略》記載了這個故事。當時劉備已經入蜀,孫劉聯盟宣告破裂。曹操赤壁敗后,元氣逐漸恢復,準備教訓一下孫權。這場戰爭規模也不小,一般稱為濡須之戰。

此戰東吳打的相當艱苦,若不是呂蒙建議,提前在濡須水口築城,東吳能否頂得住都是問題。戰爭打響后,雙方互有勝敗。東吳雖然非常困難,但憑藉濡須水兩岸的城池,死死地把曹軍戰艦阻擋在江北,進不了長江。


一次,孫權乘坐大船前來偵查,一直闖到曹軍大營附近。曹軍諸將認為孫權是來挑戰的,曹操令眾軍堅守不出,只向孫權的大船射箭。孫權的大船一面因為受箭過多發生傾斜,即將翻船,就命令調轉船頭,讓曹軍射另外一面,船身逐漸恢復平衡,孫權下令返回。

雖然史書言之鑿鑿,但是總覺得違背常理。第一,既然是大船,難道一面受箭就承受不了?第二,區區一箭之地,而且孫權是去偵查的,沒帶多少兵,曹操再熊,也不至於不敢出擊。三國題材的影視劇很多,都沒採用這個故事,不知是如何考慮。


雙方僵持了一個多月。曹操見東吳戰艦眾多、武器精良、士氣旺盛,嘆息道:“生子當如孫仲謀!劉景升的兒子就如豬狗一般!”但若主動撤軍,面子又掛不住。孫權給曹操寫信道:“河水暴漲,應早早離去。”在另外一張紙上寫道:“足下不死,我內心不安啊。”曹操接到書信,找到了台階,對眾將說道:“孫權沒有騙我。”遂率軍北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