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雨過天青雲破處,者般顏色做將來”,青色茶杯,顏色潤澤,器形飽滿,隱隱杯中有開片的裂紋。天青色也更符合中國人清心淡欲的審美,拿來一隻養好的汝窯杯,果然色澤青雅,茶色蔓延如枝條,古意盎然,滄桑感風月感十足。

一隻好的汝窯杯的養成,要茶適時對,精心經營。普洱黑茶不可,顏色過濃,失卻清淡。綠茶白茶不可,過於寡淡,養成時間漫長。唯紅茶與烏龍可泡,茶色與瓷杯相宜,青色與茶湯相成,汝窯杯開口寬敞,茶香四溢。因此杯壁厚,滾燙茶湯一握手中,溫潤間,如觸美人肌膚。

養成這麼個茶杯,需要的是時間,許或數月,許或年余,才可以讓每一次茶的品味,沿着開片的紋路,順延而上。疊加所有的茶香為顏色,成窯變的花色。這個就考驗耐心。每次飲茶完畢,要熱的白開水,沖洗,干布輕輕擦拭,恭恭敬敬擺放,需要的是繁瑣。人類就是這麼奇怪,能夠把所有的事情,包括生活細節,生生營造成儀式。

繁文縟節就是中華文化的大特點,除了宗教的祭禮複雜程度自不用說,鄉村少有的喪禮致辭也繁複之至。前两天讀了一點《禮記. 鄉飲酒義》就細節專致。從迎客:“主人拜迎賓於庠門之外,入,三揖而後至階,三讓而後升”。排座位:“主人者尊賓,故坐賓於西北,而坐介於西南以輔賓。”給長者的肉的數量:“六十者三豆,七十者四豆”。助興的樂隊“工入,升歌三終,主人獻之。笙入三終,主人戲之。”敬酒的序列:“賓酬主人,主人酬介,介酬眾賓,少長以齒,終於沃洗者焉。”結束送客的時間:“飲酒之節,朝不廢朝,莫不廢夕”。

細節可以用毫髮來形容了。對於“禮”,從“五四”到批“克己復禮”,無不以“腐朽”來形容,但“禮”從周而春秋,至明末,可以用“腐”而“不朽”來形容,千年的定製,始終有人樂在其中,樂在細節和規矩之中。孔夫子稱此為“王道”。

我以為享受生活就是平常人的“王道”吧。

每日以茶香環繞,細啜一口,舌根輕轉,可感茶湯醇厚甘鮮;緩慢下咽,回甘帶密,韻味無窮。欣賞茶湯從杯中迴旋,天青色的汝窯杯如友相隨,色澤日益醇深,寡淡素雅的窯變紋路,就是熱愛生活的一個結果。

均來源於繁文縟節的生活積累。不急不燥,溫溫吞吞,精細生活有什麼不好?

養花種草,每日耕耘細作,施肥澆水,看天色試溫度,除花蟲剪蔓枝,說不得辛苦但是耐心,月季只三日曇花只是一時,要的其實就是繁複后開花的喜悅一瞬,日日經營才可得滿陽台的艷麗啊。

養杯,養花,養人無不需要講個“禮”字啊。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