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 作品)

看完一場電影,走到場面,蹲在路邊抽了一支煙,好久沒有這麼用力的吸完一支煙了。

電影院里只有我一個人,坐在整個影廳最中心的位置,看一個個孤獨的人拚命的背叛自己、面對自己、背離愛、又渴望愛的故事。

電影叫《一念無明》。

無明,就是佛家所稱的煩惱。

影片中的煩惱無處不在,飽受精神疾病困擾的兒子過失弒母,被判無罪並離開精神病院之後面對常年疏離的父親、早已訂婚的戀人、相識多年的老友、單純無邪的隔壁孩童,還有形形色色的人們。

大家對於身邊的所謂異類,包括情緒病人、性取向異常者等等抱有的異常態度是這部電影所有矛盾觸發的中心內容。


電影裏面對躁鬱症的阿東,父親在枕頭下放着鎚子防備,鄰居阻止自己的孩子與其接觸,戀人也只是將恨寄託於信仰化為所謂寬恕,而路人們避之不及,只會拿出手機偷拍po網散播恐懼與歧視。

這是不是生活里很常見的?

電影字幕里寫道:“情緒病治療是個長期鬥爭,治療創傷的心靈不單需要合適的治療,社區支援,還需要大眾去除負面標籤,給予諒解與支持,用同理心去感受和關懷……”

大家都太愛貼標籤了,好的壞的都迫不及待的下手。


電影里的阿樂西裝革履眉飛色舞的應徵新工作,漂亮的履歷敵不過他坦承自己曾經躁鬱症並接受治療的一句陳述。癱倒在超市的角落吃巧克力時,恰巧撞見的鄰居避之不及。曾經的戀人要給予的救贖卻表達出深切的恨和苦痛。

這一切都把已經開始想要面對陽光的阿樂一步步壓垮,而在現實生活中的我們是不是從來都沒有真正想過,我們曾經因為類似的舉動有意或無意的也壓垮過很多陌生人、朋友甚至親人。

人和人終究是很難真正理解的,哪怕至親也是一樣。阿樂不同於他那更“出色”的弟弟,他拒絕將飽受病痛折磨的母親送進養老院,哪怕總是被當作發泄情緒的工具也甘於承受,直至他自己也崩潰成為千夫所指。

他的弟弟則不同,雲淡風輕表示錢不是問題,但除了錢什麼都是問題。所以,你有沒有真正想過自己的問題是什麼?你的無明是什麼?

最後,“單純”成了救命稻草,但稻草總是有受力極限的。


天真的鄰居小男孩隔着單薄的房間隔板給阿東講着《小王子》的故事,陪阿東坐在天台邊緣討論如何可以讓日漸枯萎的植物生命力變旺盛。

但這隻屬於他們兩個,當阿東要把孩子從天台邊緣抱起來的時候,旁人卻都以為這個躁鬱症病人要發作了,他可能要把孩子扔下天台。所有人都驚慌失措的時候,他唯有跟自己曾經也怨恨的父親輕輕擁抱,說一句:“沒事的!”

城門水塘是父子兩人在阿東兒時便有的約定,而當影片最後他們最後表情溫和的坐在水塘邊,思緒如水流,不知道會流向哪裡,也不知道何時會再回來。


人的情緒總是有歸宿的,而生命的過程大抵就是尋找這個歸宿的過程。無明困擾這世界的所有人,而我們都期待有人溫柔以待。那麼在此之前,是否應該先溫柔的對待自己。因為到頭來,這世界的那些溫柔都是自己給的。

這雖然聽來殘酷,

但其實也挺有獨立性的不是嗎?

電影字幕里還用了聖艾修伯里在《小王子》里說的:“只有用心才能看清楚,最重要的東西,用眼睛是看不見的。”

嗯,心還在跳,吾等共勉之。


文章作者:果果

如喜歡這篇文章,歡迎關注與分享

轉載請聯繫授權,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