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早上,膽小鬼姑娘剛起床就立馬給壞先生打電話,她要催他起床去上班。以往她打兩次壞先生就接了,今天她打了五次壞先生才接。她聽到電話那頭壞先生的聲音有點不太對勁。壞先生說自己感冒了,頭疼,打算請一天假。

膽小鬼姑娘想到自己早上有一個重要的會議,沒有過多的關懷,只說了一句:“你多喝熱水,我上完班之後就去看你。”壞先生沒有多說什麼就把電話掛了。膽小鬼姑娘嘆了口氣,洗漱完早餐都沒吃就去上班了。

會議一直從八點半開到十一點半才結束,膽小鬼姑娘一下班就直奔往藥店給壞先生買了感冒葯,又在旁邊的粥店打包了一份粥。

A市的夏天熱到不行,如火的驕陽毫不留情地炙烤着大地上的一切,彷彿一個巨大的蒸籠,罩得使人透不過氣來。

膽小鬼姑娘緩緩地走在去往壞先生住處的街道上。她不是不想走快,而是因為自己來例假早上沒吃早餐,再加上天氣熱,她感覺自己快喘不過氣來了。

於是,她掏出手機給壞先生打了個電話,簡單的一句說了一句:“我在老台門包子鋪門口等你。”就掛掉了電話。

壞先生趕到的時候,他看到膽小鬼姑娘正坐在包子鋪門口,雙手環抱着膝蓋,臉埋在上面,心隱隱作痛,但語氣還是不免有點重,“你是不是傻?大中午的坐在這裏給太陽曬!起來!回家!”

膽小鬼姑娘一看到是壞先生,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蹦起來順勢牽住壞先生的手,“走,回家。”剛走了幾步,膽小鬼姑娘就掙脫壞先生的手,“葯忘記拿了!”

壞先生問:“你就是為了給我送葯才過來的?”膽小鬼姑娘點點頭。

壞先生看了一眼手錶,又問:“你是不是沒有吃午餐就過來了?”

膽小鬼姑娘點點頭,又搖搖頭,弱弱地說道:“早餐午餐都沒吃。”膽小鬼姑娘已經做好要被壞先生臭罵一頓的準備了,沒想到壞先生卻出奇的安靜。

一定因為是感冒太難受了吧,膽小鬼姑娘想。

壞先生拉着膽小鬼姑娘回家,一路無言。

回到家,壞先生給膽小鬼姑娘煮了他最拿手膽小鬼姑娘最愛吃的西紅柿雞蛋面,端到膽小鬼姑娘面前,冷冷地說了一句,“吃!”。

等膽小鬼姑娘吃完滿滿的一大碗面之後,壞先生又端來一碗剛熬好的紅糖姜水,再一次冷冷地道:“喝!”

從一進屋開始,壞先生就跟膽小鬼姑娘說了這兩句話。

膽小鬼姑娘知道壞先生就是這樣,做的永遠比說的少,關心人還要擺出一副別人欠他一百萬的樣子。但膽小鬼姑娘並不覺得壞先生這樣做有什麼不妥,反而覺得這樣的壞先生很可愛,她很享受和壞先生呆在一起的時光的,因為他關心她,因為她愛他。

膽小鬼姑娘咕嚕咕嚕喝完了碗里的紅糖姜水,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壞先生,举手保證道:“我保證!我以後不這樣了!”

“知道錯了嗎?”壞先生沒好氣道。

“知道了!”

“錯在哪了?”

“我不該不吃早餐就去上班。”

“還有呢?”

“我不該不吃午餐就跑過來找你!”

“還有呢?”

“還有?沒有了!”

“工作重要還是男朋友重要?”

膽小鬼姑娘遲疑了一下,碎碎念道:“沒有工作就沒有錢,沒有錢就沒有飯吃,沒有飯吃就活不了,活不了就交不了男朋友,所以……”她看到壞先生的臉上多了幾分慍色,馬上改變了說法:“男朋友重要!”

“你就不能多關心我一下嗎?感冒了多喝熱水就行了嗎?”其實壞先生也知道膽小鬼姑娘關心他,要不然她也不會一下班就往他家趕,說白了,他就是嘴欠。

“今早我有一個比較重要的會議,要不然我就趕過來了。”膽小鬼姑娘解釋道,“我等下還要回公司,今天沒請假。”

壞先生不說話。

膽小鬼姑娘嘆了口氣,“我打個電話回公司,下午不上班了。”

壞先生扯了扯嘴角,臉上明顯多了一份喜悅的神情,“我去洗碗。”

膽小鬼姑娘無奈的搖了搖頭,生病的人最大,就當休息半天好了,可是她還是忍不住在心裏哀嘆,“我可憐的全勤獎啊,就這麼沒了。”

(二)

膽小鬼姑娘高中一畢業就出去工作了,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個公司當文員。

剛開始的時候,膽小鬼姑娘每天都是趕着最早的公交去上班、最後一趟公交回家。沒有工作經驗的她什麼都是自己慢慢摸索來的,工作難免會出錯,一做錯事總少不了被領導的一頓臭罵。雖然她心裏很難受,但從來沒有在誰的面前哭過。

有一天,膽小鬼姑娘因為送錯了資料給領導被罵了一頓。回到辦公室同事小張叫她幫忙編輯一個文件發給另一個領導,她臉色有點不太好,拒絕了小張的請求。隨之而來的是小張的冷嘲熱諷,“不就是叫你編輯一個文件嗎?不幫就不幫嘛,至於甩臉色給我看嗎?”

膽小鬼姑娘心涼了半截,在平時的生活和工作中自己沒少幫小張,現在就因為自己拒絕她一次而說出這樣的話。

算了,這個社會本來就這麼現實,適者生存優勝劣汰,膽小鬼姑娘想。

晚上,膽小鬼姑娘坐在公交車上想着今天發生的事,想到爸爸叫她回去念書的事,越發為自己感到委屈,竟哭了起來。好在車上沒什麼人,不然就尷尬了。

第二天,膽小鬼姑娘頂着雙熊貓眼去趕公交,上了車,她找到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閉目養神。恍惚中她彷彿聽到了有人跟她說:“是你嗎?”她猛的睜開眼,揉了揉眼睛,是幻覺嗎?

“昨晚在車上哭的人是你吧?”聲音是和她並排坐的男生髮出的。

膽小鬼姑娘像做了壞事被人抓住了把柄一般難受,但她還是表現出一副什麼都沒有發生的樣子,那麼丟臉的事情,她才不要承認,“啊?你說什麼?”

“沒事!”

“噢!”還好他說的是沒事,她不至於那麼尷尬。

忙了一天,膽小鬼姑娘趁着坐車回家的時間小憩了一番。車突然來了個緊急剎車,膽小鬼姑娘被晃醒了,聽到司機罵罵咧咧,估計是誰又闖紅燈了吧。

膽小鬼姑娘眯着眼睛打算繼續睡,耳邊突然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再睡就要坐過站了!”

膽小鬼姑娘嚇了一跳,又是他!今天早上那個男生。

“你怎麼知道?”膽小鬼姑娘好奇道。

“兩個月了,我一直跟你坐同一趟車。”他解釋道。

“啊?”膽小鬼姑娘一臉疑惑。

“早上我比你提前一個站上車、晚上我比你晚一個站下車。”

“原來如此!”

他側着身子,說道:“你到站了!”

“噢!”膽小鬼姑娘猛的站起來,下車之前還不忘問對方的名字。

“宋輝!”

“我叫蘇荷,明天見!”

“嗯!”宋輝一開始並沒有想過要“招惹”膽小鬼姑娘,只是見多了就想認識,這是他第一次主動想了解一個女生。

睡覺之前,膽小鬼姑娘給家裡打了個電話,蘇爸爸又勸她回去念書了,她再一次拒絕了。

膽小鬼高二的時候,蘇爸爸在工地出了意外,右腿被截肢了,永遠都不能幹重活了,家裡的頂樑柱垮了,蘇媽媽也因此離家出走了。

膽小鬼姑娘扛着巨大的壓力讀完了高中。蘇爸爸叫膽小鬼姑娘無論如何也要讀大學,膽小鬼姑娘說:“好,但我想去打暑假工,開學了我就回來。”蘇爸爸答應了。

膽小鬼姑娘出去兩個月一個電話也沒打回家,直到填志願時間結束了才給蘇爸爸打電話。她明確告訴蘇爸爸自己出來打暑假工只是個借口,她要工作,她不想讓爸爸吃苦。蘇爸爸不依不饒,膽小鬼姑娘也不讓步,家都不完整了,還念什麼書呢。

掛了電話,膽小鬼姑娘突然想到今天在公交上遇見的那個男生——宋輝。那個身高至少一米八,擁有白皙的皮膚,烏黑的眼眸,濃密的眉,高挺的鼻樑的男生。

膽小鬼姑娘清楚的記得宋輝的衣着——頭上戴着一頂純黑色鴨舌帽,白色的T恤鬆鬆垮垮地掛在身上,下半身穿的是寬鬆的淡藍色牛仔破洞褲。好像有點小帥!不!是痞帥!膽小鬼姑娘竟然有點期待着第二天的到來……

(三)

第二天,膽小鬼姑娘一上車一眼就看到坐在最後一排的宋輝,他旁邊還有一個空座。但膽小鬼姑娘並沒有打算和宋輝坐在同一排,因為坐在後面比較晃,容易頭暈,所以她就近找了一個位置坐下,一如既往地小憩。

“到站了!”又是熟悉的聲音。

“噢!謝謝!”膽小鬼姑娘提着包衝下了車,宋輝緊跟其後。

膽小鬼姑娘吃了一驚,“你怎麼也在這裏下車!”

“那是我上班的地方!”宋輝指着前方高大的建築物。

膽小鬼姑娘不可置信道,“天!你竟然跟我一個公司!這也太巧了吧?”

當膽小鬼姑娘知道自己和宋輝是同一天參加面試的時候就更加震驚了。她突然覺得自己太不善於觀察生活了,可是當時她緊張得要死,又哪裡會注意到誰跟她一起參加面試呢。只能說巧,太巧了!

今天宋輝穿的衣服比昨天的“正經”多了,襯衫、西褲、皮鞋,一看過去就知道是在公司上班的職員,這勾起了膽小鬼姑娘的好奇心,“你們部門對着裝沒有要求嗎?昨天你那樣穿——”

“昨天我沒上班。”是啊,他沒上班,他回了一趟家,回去看他媽媽。

“噢!”可是她打心眼裡還是覺得宋輝昨天那樣穿很適合他,很帥,痞帥的帥,她很喜歡。

後來膽小鬼姑娘每天都和宋輝一起上下班,有時候還會一起去吃飯,膽小鬼姑娘話特別多,每次和宋輝一起坐車都是她一直在講,宋輝在聽。

久而久之,膽小鬼姑娘竟然有一種自己和宋輝是很好很好的朋友的感覺。

一天中午,膽小鬼姑娘和宋輝一起吃飯,也許是憋得太苦了,膽小鬼姑娘一股腦地把自己家裡的事告訴宋輝了。

宋輝並沒有像往常一樣沉默,“你現在所受的苦,未來一定會以另一種方式回報你。”

膽小鬼姑娘擦了擦眼角的淚水,笑道:“這句話都爛大街了,能換一句嗎?”

宋輝難得說一句那麼有“哲理”的話,竟然被膽小鬼姑娘嫌棄,這讓他感到很沒面子,所以他沉默了。

好吧!又沉默……她只是開玩笑啊。

膽小鬼姑娘忍不住問了一句:“你為什麼那麼喜歡生氣啊?”

宋輝突然想起了兩年前有一個姑娘也問過他類似的問題,心好像被什麼扎了一樣,很痛。

膽小鬼姑娘從宋輝的眼神里看到了落寞,她感覺自己好像說了不該說的話,除了說對不起,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宋輝嘆了口氣,說道:“以前都是你在說,我在聽,現在輪到你聽我說了。”那麼久了,也該找個人傾訴一下了。

(四)

宋輝說:“我爸是A鎮的鎮長。”

膽小鬼姑娘瞪大了雙眼。

”沒錯!就是前兩年因為貪污受賄被抓的那一個A鎮鎮長。”宋輝直言。

膽小鬼姑娘沒有說話,示意宋輝繼續往下說。

“小的時候,我爸媽都沒空陪我,我砸鄰居家的玻璃,和小朋友打架,去網吧通宵,課堂上睡覺,和老師頂嘴,使喚同學寫作業等等,我做這些都是希望他們能多陪陪我,可是他們並沒有。我所做的這些無非是一個小孩子無聲的吶喊罷了,什麼用也沒有。我破罐子破摔,從小壞到大,一直到高二,我的同桌改變了我,因為遇見她,我由一具行屍走肉變成了一個有靈魂的人,我開始知道努力之於我們是怎樣的意義。因為她,我從班級倒數第三變成了順數十一,要不是因為喜歡,誰會隨隨便便改變呢?我其實很想跟她考同一所大學的,可是在我準備高考那段時間,家裡就出事了,正如一開始所說的,我爸貪污受賄被查到了。高考的時候我沒有一科是做完的,因為那時候我就已經打算不讀大學了,家都成那樣了,還讀什麼大學。高考完我提前交卷就回家了,沒有跟我同桌說一聲,之後的每一天她都會訪問我的QQ空間,但我不敢出聲,我沒臉面對她,哪怕現在我都出來兩年了,她還是會每天逛我的空間,有時候我想是不是我跟她說清楚了她就不會這樣了,可是我缺少那一份勇氣。唉,不管怎麼說,都過去了,我相信總有一天她會忘了我的。”宋輝喝了半杯水,說道:“好了,故事已經說完。”

聽了宋輝的話,膽小鬼姑娘只說了一句:“第一次聽你說什麼多話哎。”

所以呢?你想表達什麼?宋輝想吐血,原來自己說了那麼多,對方卻什麼看法也不發表,連安慰的話也不捨得說一句。宋輝有點生氣,可是轉念一想,這樣也挺好的,畢竟要是她安慰他的話,以後見面會很尷尬吧。

“噢!”宋輝不想說話。

“你又生氣了!”膽小鬼姑娘說道。

“沒有!”畢竟涉及到男人有沒有風度的問題,宋輝打死也不承認。

“沒有嗎?”膽小鬼姑娘湊近宋輝的臉,“讓我看看你有沒有在撒謊。”

宋輝不理會她,站起來就往自己工作的部門走去,她怎麼一點也不懂察言觀色呢?本來沒那麼生氣的,被她那麼一說反而更生氣了。

膽小鬼姑娘看着宋輝離去的背影,無奈地搖了搖頭,呢喃道:“如果我真的安慰你,你明天還會跟我說話嗎?”

晚上,回家的路上,宋輝一句話也沒有和膽小鬼姑娘說,膽小鬼姑娘也很識相的不說話了,只是氣氛好像有點尷尬,該怎麼緩解呢?算了,與其尷尬還不如找點事情做,膽小鬼姑娘跑去和司機大叔聊起天來了。

宋輝腹誹,這人怎麼跟誰都能說話?

“司機大叔,您專心開車,別理她!”宋輝忍不住說道。

膽小鬼姑娘瞪了宋輝一眼。

“新聞上報道很多交通事故都是因為乘客和司機聊天引起的你不知道嗎?”

“不知道!”

“喲!開始任性了!”宋輝有點輕蔑地道。

司機說道:“對不起啊,小伙子。以後我會注意的,你們小兩口可別因為這事吵架,那我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誰跟他(她)小兩口啊?”膽小鬼姑娘和宋輝異口同聲道。

膽小鬼姑娘說:“虧我當初還覺得你很痞帥,現在的你,只痞不帥!”但我還是很喜歡啊。

“不用你覺得,我本來就很帥!”

膽小鬼姑娘氣不過,下車的時候沒有跟宋輝打一聲招呼就走了,她不想和他吵的,可是她控制不住。

宋輝望着膽小鬼姑娘的背影,眼神遊離,好像自己已經很久沒有這樣開心過了。

(五)

第二天,膽小鬼姑娘當做什麼也沒發生一樣,坐在宋輝的旁邊,吃早餐。

宋輝問道:“怎麼今天那麼晚才吃早餐?”

“起晚了。”她喝了一口豆漿,“昨晚看了一部電影,哭死我了。”

宋輝看到她紅腫的眼睛,笑出聲,“多愁善感的小女生。”

“你不懂,善良的人都這樣。”

“歪理!”

“真理!”

算了,她說什麼就是什麼吧,只要她不生氣就好,宋輝想。本來他前一天晚上還想着第二天該怎麼和膽小鬼姑娘道歉呢,沒想到她就已經忘記了,忘記了也好。

一個月後,膽小鬼姑娘生日,宋輝問她想要什麼禮物,她說她想吃麻辣火鍋。晚上下班的時候宋輝就帶她吃火鍋去了。

火鍋吃到一半,宋輝怔住了,他同桌昨天凌晨一點多在朋友圈發動態了——“伸手需要一瞬間,牽手卻要很多年,無論你遇見誰,他都是你生命該出現的人,絕非偶然。高先生,謝謝你出現在我的生命中,這一輩子,就你了。”

宋輝的眼角濕潤了,她終於還是忘了他了,這不就是他所期待的嗎?難過什麼呢?

膽小鬼似乎看出了點端倪,“今天主角是我,不要玩手機啦。”

“噢!”宋輝終於回過神來,“今天的麻辣火鍋有點辣!”

“是挺辣的。”辣到你眼淚都出來了,所以呢,你是有多喜歡她?膽小鬼姑娘感覺到一股莫名的醋意襲來。她突然蹦出一個想法:完了,她要完了。

從那天起,宋輝的話越來越少了。膽小鬼姑娘依然每天在他的耳邊嘰嘰喳喳,宋輝有點不耐煩了,“你以後可不可以不要再在我耳邊嘰嘰喳喳的了?”膽小鬼姑娘點點頭。

當膽小鬼姑娘不說話的時候,宋輝卻開始不習慣了,“今天怎麼那麼安靜了?”

“不是你說叫我不要說的嗎?”

宋輝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做錯了事,“對不起啊,這段時間我心情不好忽略了你的感受,以後你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我好好聽着。”宋輝解釋道。

膽小鬼姑娘直言,“我其實話也不多的,只是遇到了讓我不自覺想多說話的人。你懂我的意思嗎?”

宋輝點點頭,怎麼可能不懂呢?可是我有什麼值得你喜歡的呢?

“那你的意思是?”

“你先告訴我為什麼?”

“也許是沉迷於你的‘美色’,也許是沉迷於你的專情,說不清楚,反正就是喜歡。”

“我脾氣不好!”

“我知道!”

“我爸在坐牢!”

“我知道!”

“我沒錢!”

“我知道!”

“我話很少!”

“我知道!”

“好!”

“好是什麼意思?”

“Be your boyfriend!”

“哇!你英語好好,可是我聽不懂,你可以不可以用中文翻譯一遍!”

“No!”

“傲嬌了,傲嬌了啊!不過我喜歡,哈哈哈……”

該放下了,眼前這位姑娘挺好的。他會好好待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