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紫小鹿

1

高中時,我到縣裡的中學讀書。同村的娟也在這個學校,和我同班。當時她學習好,人也長得好看,所以剛入校身邊就有不少男生圍着轉。我也陸陸續續收到了幾封情書。

說實話,我倆都是從農村來,以前對愛情這種東西並沒有太多接觸,有的只是偶爾的幻想,覺得很新鮮很好玩,有那麼多人給你寫情書送禮物,心裏還是很甜蜜很溫潤的。但要讓我答應哪個男生的追求,那是萬萬不敢的。因為家人曾一再警告過我,要是膽敢早戀,影響學習,會打斷我的腿。

那時我們相對單純,只想着能考上大學,離開村子,遠走高飛,去看看外面的精彩世界。

2

那時學校的校風並不好,因爭風吃醋而發生打架鬥毆是常有的事。

漂亮是一種罪過。當時身處風口浪尖的娟首當其沖,成為了一些不良少年的爭奪對象。儘管她竭力避免與這些男生接觸,但還是頻繁遭受了狂轟濫炸和圍追堵截。那些近似於小混混的男生每天課後堵在教室門口大聲喊娟的名字,放學后賴在學校不走,對着娟吹口哨。

有一個號稱是這些混混“老大”的傢伙,甚至公開大喊:X娟,我想和你睡覺!我們在旁邊聽得面紅耳赤心驚膽戰。

直到有一天,這位“老大”又在課間時,公然領着一堆小弟堵在了我們班門口,叫囂着讓娟答應做他的女朋友,不然今晚就要衝進女生宿舍。娟把頭埋在書間低低啜泣。班上有名叫X良的男生,抄起板凳沖了出去。

眼見要發生打架事件,班長跑着去了老師辦公室。等班主任趕來時,戰鬥已經結束。良用板凳擊中了那位“老大”的眼角,讓他當場倒地昏厥,眼球崩裂,血液流了一地。

娟的父母被喊到了學校,校方告知他們的女兒早戀,嚴重影響了教學秩序,造成了不良後果,建議退學。

娟的母親當著校領導的面,狠狠打了她幾個耳光,隨後跪下來苦苦哀求。

可能是娟的成績很好,學校舍不得這個大學苗子,也可能是她母親的涕淚交零打動了校領導,最終娟留在學校繼續讀書。

良被送進了看守所,我們再也沒有見過他。不過我想,很多同學會一直記得這個高高瘦瘦、文文弱弱的學習委員。他在那年的那天,用自己的前程作代價,捍衛了一名女生的尊嚴,卻永遠失去了自己本該多姿的青蔥歲月。

此後的三年,我再也沒見娟笑過。直到高考完后,她堅持報考了一所外地大學。

天各一方,我們也漸漸失去了聯繫。

3

再次見到娟時,是在四年後的同學聚會上。那時我們還有半年就要大學畢業,大家忙着實習找工作,好不容易聚到一起,有着說不完的話題。

娟說,她的工作單位已經找好了,是在南方的一個城市。我們很驚訝,因為娟讀大學的地方是在北方,和那個城市並無交集。

在我們的疑惑中,娟輕輕說:X良在那個城市。

我們頓時驚訝萬分,繼而感慨萬千。時間過去了七年,改變了很多東西,但有些人,有些事情,一直停留在原地。想放卻不能放,想忘卻不捨得忘,於是決絕邁步,拋開一切,跨越時空,一心只要在一起。

在交談中,我聽到了更多關於娟的故事。那個高中時曾反覆在門口堵她的混混“老大”,那個被良一板凳砸裂眼球的混混“老大”,在娟讀大學的第二年,孤身趕赴她所在的城市創業,並用儘力氣成功把事業做大,有了自己的公司和酒店,成為當地響噹噹的青年才俊,繼而重新追求起了娟。

只不過,他不再像當年那般魯莽和無賴,而是如一個嬌羞的男孩,遠遠地看着娟,默默地幫助她守護她。他給娟買的名牌包包名牌衣服,娟統統退了回去,只有那些零食,娟慷慨地分給了舍友。

大二時,娟和舍友登山摔了腿,他在醫院陪護了半個月。腿痊癒后,娟對他說聲“謝謝”,態度仍然不冷不熱。有個舍友實在看不下去,和娟大吵了一架,罵她“狼心狗肺”。

那個曾經的混混沒有等到娟的點頭。在娟敲定那份南方城市的工作后,他在女生宿舍樓下放聲大哭,邊哭邊唱那首《一生所愛》,那晚很多女生都哭了,可是娟最終沒有下樓見他最後一面。

4

據說良被關了兩年。但這兩年,足以改變他的人生了。因為有犯罪前科,他不能繼續讀書,也不能進入好單位工作,只能去南方一個小廠子里打工。

娟是我們這群同學中,第一個得知他下落的人。她在第一個大學的暑假,就坐着火車,迢迢千里趕到了良所在的城市。

開始時,良死活不見她。用來不知道娟說了些什麼,兩人抱頭痛哭,戀情朦朦朧朧就算確定了。

娟的父母得知這一情況后,殺到學校逼娟和他分手,娟搖頭說:這輩子,我就認定他了。

娟的父母又費盡千辛萬苦殺到南方,找到良所在的廠子,逼問他“有什麼本事給自己的女兒未來”?

良只是說:我會給她幸福,給她最好的未來。

兩人就這樣在不被祝福的傷痕和夾縫中踽踽前行,在艱難困苦中悄悄地想象未來,而未來似乎茫然不可知。

兩人每天清晨一個電話,晚上互道晚安,四年的大學時光里,這個習慣風雨無阻,沒有一天斷過。

娟畢業后,去了良所在的城市。良給娟租了一間小房子,自己住在廠子的單身宿舍,他說沒有能力給她幸福之前,不會和她住到一起。

娟的父母開始到處託人,給娟安排相親。這些相親無一例外都以失敗告終,因為娟告訴他們:我有對象了。

漸漸地,再也沒有人給她介紹對象了。她母親覺得疑惑,就去問媒人,媒人以實相告,氣得她母親回家拿起柳條往她身上抽,抽了一下,卻又頹然坐下抹眼淚。

娟摟住母親:娘,你相信我,女兒一定會幸福的,因為我相信愛情。

5

母親60歲生日時,娟從南方趕回去隨家人一起為母親慶祝。席間,一個男子風塵僕僕闖進家門,他從包里掏出一張寫有娟一個人名字的房產證、一把車鑰匙、一張工資卡、一份公司註冊的認證書,一一輕輕放在桌子上,對娟的母親說:媽,生日快樂!

是良。娟起身抱住他,緊緊抱着,彷彿用了全身力氣,失聲痛哭。在場的親戚,都靜靜地把眼淚抹了一把又一把。

眼前抱着的這兩個人,讓之前所有的焦急、氣憤、傷心、無奈都化為了滿滿的祝福。

十二年過去了。高中時那兩個情竇初開的男孩女孩,在互相虧欠的時光里,遭遇一次自己都不曾懂的挂念,很多年以後才明白,那叫愛情。

他倆去年結婚時,很多高中同學都去了,很多同學喝醉了,也有很多同學哭了,我們邊流淚邊大喊着: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這是一個關於愛情的故事。聽完后,你相信愛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