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子

1

今天,深藍把公司Boss的杯子打了。

還好,Boss並沒有責怪深藍。

深藍一直覺得奇怪,Boss走到哪裡都會帶着這個杯子,除了上廁所。

這是一家做航天技術的公司,在政府的扶持下,發展非常迅速,很多航天的新技術都從這裏傳出來的。

深藍是剛從航天大學畢業的新人,在這家公司,一直努力適應着角色的轉變。

因為是新人,深藍一直在做研發部門的基礎工作,所學的專業知識還沒有機會去應用。

在這裏每個新人都要經歷做基礎工作的過程,其中一個任務就是幫領導洗杯子。

公司的boss,是一個和藹可親的大叔,身型略胖,個頭偏高,走路很輕,一雙總是眯着的眼睛里,似乎沒有任何可以看到的東西。

2

這天,深藍像往常一樣,幫boss沖刷杯子。

那杯子非常簡約,純白,沒有任何圖案,漂亮的弧線展現了精湛的工藝。

晚上一場頭痛欲絕的夢,讓深藍一直處於迷糊狀態,夢裡那些奇怪的生物到底是什麼呢?為什麼突然出現這麼多?

這杯子似乎聽到她的心聲,微微的晃動了一下,深藍一愣,手抖了嗎?她沒有多想,繼續刷。

接下來,杯子又動了一下,深藍害怕了,這是怎麼了?難道這杯子有生命不成?

深藍邊想,邊快速的用清澈的自來水沖刷,一個不留神,杯子就滑脫了,磕在水池邊順勢下滑。她想要接,還是沒接住,眼看着杯子滾到僵硬的地板上。

深藍無奈的撿起杯子,發現杯子的中部碎了一條縫。繼續用它喝水估計是夠嗆了。

3

Boss辦公室,那雙看不清瞳孔的眼睛里,沒有任何情緒,不喜不怒。

“小藍,沒事,杯子就放這吧。”

第二天,杯子奇迹般的復原了。

眯眯眼Boss又到處帶着杯子遊走,似乎根本沒有昨天深藍摔杯子這回事兒。

深藍驚恐的拿起那杯子,仔細的觀察:昨天的裂縫已經沒有了!

深藍這次不敢再大意,小心的拿杯子去水池邊,仔細的刷洗着。杯子似乎還是抖了一下,只是深藍專註刷杯,自動忽略掉了。

又度過了平平常常的一天,深藍拖着疲憊的身子回家。

晚上又做了同樣的夢,一大群沒見過的生物在這個城市招搖過市,它們個頭不大,霸氣強壯的軀體外是精緻的金屬裝備。

4

新的一天,深藍到公司后,發現大家每個人都在笑,眯着眼睛的樣子像極了Boss的神態。

深藍不太自然的和每個經過的同事咧嘴笑笑,心裏卻是一個又一個的疑團。

深藍拿着Boss的杯子,感到這個杯子更加有些不安分了,似乎有什麼能量在向外發射。

深藍的腦袋越來越暈,晚上夢裡的生物時不時的交錯出現在深藍的面前,現實和夢境逐漸難以區分。

深藍強行穩定住心神,自來水已經沖了深藍的手指兩分鐘,手中的杯子還在微微的抖動。

洗完后,深藍輕輕敲敲Boss辦公室的門,準備將杯子放進去,這時,突然有一隻手拉住她。

深藍身子一頓,吃了一驚,回過頭,原來是保潔大姐,只是覺得今天的她有一些不一樣,面容嚴肅,眼眉間緊皺成一個疙瘩。

“小藍,先別進去。”深藍詫異的看着大姐,一臉懵逼。

5

保潔大姐把深藍拉到了她從來沒有去過的一個房間,裏面全是深藍看不懂的精密儀器。

這時保潔大姐脫下了她的工作服,換上了一身超酷的行頭。黑色的緊身衣,各種深藍不明覺歷的設備,武裝了全身。

大姐又給了深藍一些裝備,給她換上。深藍就像個木偶一樣,被大姐翻過來轉過去。

看着深藍呆愣的表情,大姐失聲笑了出來,“你看你,像是失憶了一樣,哈哈!”

廢話,誰被這麼不明真相的折騰半天,還能淡定?

大姐收起笑容,換成嚴肅臉,鄭重其事的對她說:

“我現在要跟你說一下現在緊張的局勢,你先深呼吸幾次,做好心理準備,下面這些內容可能超出了你的認知範圍。”

6

大姐一本正經的說著深藍完全聽不懂的事情,深藍的眼睛越瞪越大,嘴巴越張越開。

原來,現在有一股力量進駐到了這個城市,這股力量來自外星,暫不明確具體星域。

他們會通過一種特殊的能量場潛伏在人們使用的杯子上面,人們經常用這個杯子喝水,久而久之就會神經麻木,變的愛微笑。

難怪深藍發現,這麼多人怎麼都微笑着,卻又感覺不自然。

大姐說,她其實是國家最高機密組織的成員,一直潛伏在這裏,以備需要的時候為國家出力解決難題。

深藍知道了大姐的真實身份,不禁一臉崇拜。

大姐斷掉深藍的崇拜目光,說:“你先別驚喜,組織發現這股力量似乎對你沒有作用,所以特地讓我來找你,希望你可以協助我們拯救這個城市。”

深藍聽完,下巴快掉了下來,怯懦的問:“那麼,我能做什麼呢?”

7

“你的眼淚。”

深藍又一次愣住了,眼淚能幹嘛?

大姐微笑了下,繼續說,“對抗微笑的武器,當然是哭泣了!”

國家已經發現,深藍的眼淚可能對這些力量具有抑製作用,因為深藍並沒有中招。深藍是個愛哭鬼,幾乎隔三差五的因為各種事都會哭一次。

“可是,我的眼淚怎麼來對抗他們呢?”深藍不解的問。

“這個好說,我們需要取一些你的眼淚作為樣本,然後研製出類似的液體,再想辦法轉化成一種高濃度的子彈,這樣就可以對抗它們了。

深藍繼續獃獃的表情,無法回應。

“什麼時候取眼淚?現在嗎?”

“恩。”

8

於是,深藍在大姐的安排下,坐在了一個特質的机械椅上,身體被連接了好多根線,她面前還放了一個專門用來接淚的玻璃器皿。

接着,大姐噼里啪啦操作這些複雜的儀器。各種燈光閃爍着,整個小屋子顯得光怪陸離。

可能是大姐儀器操作的作用,深藍竟然覺得特別的想哭,她想起老家的父母,想起各種悲傷的往事,越想越難過,眼淚也隨之自然流出,流到了面前的玻璃器皿里,越流越多。

大姐中斷了儀器的操作,深藍感覺心情稍微恢復了一點。看着玻璃器皿里那麼多液體,第一次這麼認真觀察自己的淚,也是蠻新奇的。

取完眼淚,大姐馬不停蹄立刻開始通過特製的儀器分析深藍的眼淚,將各種數據依次傳輸給總部。

做完這些,大姐回過頭來,對深藍說:“後面這段時間,還很艱難,我們要保持正常的工作,同時,你還要繼續哭。”

深藍現在已經不那麼驚訝了,默默地點點頭。

“你每哭一次就想一些辦法,抹在其他同事的身上,雖然濃度不一定夠,但是可以逐漸緩解他們的情況。”

9

深藍又一次默默點頭,心想着要動不動往別人身上抹眼淚,真是夠奇葩的。可是,現在她也顧不得多想了,因為這個城市有危難。

深藍和大姐維持着正常的工作,深藍依舊對每個人假笑,然後悄悄往他們身上抹眼淚。

一個月後,街上人越來越少,很多公司都停工了,大部分人都待在家裡,每天傻笑,一片祥和。

看似和諧的背後,是國家軍隊和外星生物的對戰。

整個城市已經都被“微笑”蔓延了,曾經人們嚮往的這種和諧,現在看來是那麼讓人難受。

深藍看着路上的行人,一個個帶着不真實的笑臉,回到家,家人假假的微笑着。不需要刻意製造流淚,因為她難過的哭了一路。

10

家附近的警報聲逐漸響起,深藍知道那是國家對它們發出的宣戰。

撩開窗帘,外面的路上已經布滿了士兵,還有深藍夢裡夢到的外星生物。

士兵的槍裝滿了根據深藍眼淚成分研製的子彈,那些外星生物逐漸被麻痹,然後一個個消失。

因為這種淚制的子彈,讓人容易傷感,整個城市都被淚氣瀰漫。所有微笑的人,逐漸變的面目扭曲,既想哭,又想笑。然後逐漸變成了哭泣的樣子,再慢慢恢復到了正常的狀態。

軍隊和外星生物鬥爭了一個月,終於把外星生物消滅。

人們也逐漸如同夢中醒來,很多人都說做了一場奇怪的夢。

後來,人們笑的時候會很大聲,哭也會很用力。比以前稍微有些過度,但是沒有人再假哭或者假笑了。

深藍又開始給Boss洗杯子,在水池邊,她仔細的洗着,保潔大姐叫了她一聲,深藍不小心手又滑脫了。

這次,杯子是真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