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下午兩點半莫韓打算到圖書館還書,他上個月借的《明朝那些事兒》還沒還呢。

剛到圖書館的時候他就隱隱約約感覺到肚子有些痛了,但他還是想先佔個位置再去上廁所,否則晚了就沒有位置了。

莫韓上到三樓閱覽室的時候還沒來得及找位置,就感覺自己已經快憋不住了,於是他隨手把書堆在一個女生的面前,說道:“不好意思,借個位置。”就匆匆跑去廁所了。

一個女生憤憤不平地站起來,一邊收拾東西一邊罵罵咧咧道:“你男朋友太沒有禮貌了吧,就沒見過這樣佔位置的。算了,算了,誰讓我今天倒霉呢。”

“哎!同學……”他不是我男朋友啊,還沒等白黎說完,那女生就走掉了。算了誤會就誤會吧,反正自己也不認識她。

莫韓上完廁所后回來感覺神清氣爽,他想:“一定是中午吃了加辣的炒涼皮后又吃冰激凌的緣故,以後不能這麼吃了。好吃歸好吃,胃受不了簡直是太痛苦了。咦~剛剛那個女生呢?走了?也好,省得我找位置了。”

莫韓偷偷瞄了幾眼坐在自己對面的白黎,眼前的女生身穿一件淡藍色雪紡碎花長裙,皮膚白白的,頭髮剛好長到鎖骨的位置,雖然長相不是很出眾,但屬於耐看型的,氣質也給她加了不少分。她看書的樣子好認真,嗯,不錯,是他喜歡的類型。

圖書館離食堂很近,大家一般在圖書館看完書後就會直接去食堂吃飯。莫韓本來打算等白黎去食堂的跟在她後面,然後假裝自己不帶飯卡,這樣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搭訕”白黎了,說不定還可以要到聯繫方式呢。

但是因為吃壞東西拉肚子緣故,四點多的時候莫韓感覺自己已經餓得不行了,而白黎絲毫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他在想:我要不要現在就上去問她要聯繫方式呢,可是這樣做是不是有點太唐突了。

最後莫韓決定偷拍一張白黎的照片,回宿舍叫他強大的舍友幫忙問要白黎聯繫方式。沒想到他剛舉起手機就被她抓包了。

“你這個變態,幹嘛要偷拍我?”白黎有點氣憤。

莫韓心虛道,“我沒有偷拍你哦,我在自拍,不信你看!”徐莫韓把手機屏幕轉向她,“你看!”

白黎看到手機自己的臉,確定莫韓開的是前置攝像頭,說了聲抱歉。

“沒事兒。”早知道就動作快一點了,莫韓暗自懊惱。

蕭蔓去學院辦公室幫老師整理文件,原本白黎跟她約好了下午六點鐘一起吃飯,但是白黎覺得剛剛發生的事有點尷尬就想先走了。白黎想,放蕭蔓鴿子一次沒關係吧,畢竟她以前經常和白黎約好了以後又去陪男朋友。

白黎收拾東西準備要走,莫韓看見機會來了,“哎!同學,你去食堂嗎?可不可以借我飯卡,我今天忘記帶了。”

白黎想自己本來要去的,被他這麼一問有點不想去了,剛剛的事情那麼尷尬難道莫韓不知道嗎?“不去了,但是飯卡可以借你。”就當做賠罪吧,畢竟剛剛誤會了你。

莫韓高興極了,不去沒關係,拿到飯卡就離拿到聯繫方式不遠了,“留個聯繫方式吧,還飯卡的時候方便一些。”

“你住哪?”白黎問。

“A棟”莫韓回答。

“那你刷完飯卡直接把它放在B棟宿管阿姨那裡就好了。”

“可是,我刷了你的飯卡,總得讓你刷回來吧?”其實,我只是想要個聯繫方式啊。

“不用了,我請你吧。”

“這樣不太好吧!”我真的只是單純想要個聯繫方式啊。

“沒事的,你拿去刷吧!”,白黎已經做好要離開的姿勢了。

“好吧!那謝啦!”

莫韓看着白黎離去的身影,心想不知道下次還能不能見到她……

(二)

午休起床,白黎和幾個舍友一起走去體育館。蕭蔓抱怨道:“真是的,每個學期都要體測,每次體測都要跑八百,簡直是要人命的節奏。”

白黎說道:“學校就是這樣規定的,跑也得跑,不跑也得跑。蔓蔓,你就別抱怨了,聽說學校對面那家冰激凌店前两天又出新品了,銷量還挺不錯呢,體測完我們要不要去試試?”

一提到吃的蕭蔓就來勁,“好啊,好啊,那真是太棒了,阿黎你真是太了解我了!”

白黎笑道:“所以啊,你要對我好點,知道嗎?”

“遵命!”蕭蔓道。

另一旁的張鑫受不了了,“蔓蔓,你就不能有點尊嚴嗎?”

蕭蔓說:“為了吃,尊嚴這種東西可以要可以不要的。”

張鑫想吐血,果然,吃貨的世界她不懂。

體測完身高、體重、肺活量、跳遠、坐卧體前屈、仰卧起坐這些項目之後,接下來是50米、800米。

跑完50米的時候,白黎臉色變得很蒼白。蕭蔓緊張地問道:“阿黎,你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

白黎有點不太好意思,“我好像來例假了。”

“我去幫你和負責人說一聲,緩測吧!”

白黎及時拉住了蕭蔓,“不了,蔓蔓,我能行的。緩測好麻煩,而且到時候要跟一群不認識的人一起測,我不想。我可以的,蔓蔓。”

蕭蔓知道白黎說一是一,自己說再多也沒有用,便隨着她了。

班級負責人叮囑了幾句,“各位同學跑完的時候麻煩報一下自己的學號,方便統計成績。好了,預備,開始。”

隨着哨聲響起,大家都拚命的往前跑,才半分鐘的時間白黎和蕭蔓就被遠遠的落在了後面。

要是平時,800米對白黎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因為她平時有空也會去跑步。可這次偏偏對特殊時期,所以白黎跑得很痛苦,很吃力。好在除了衝刺階段,蕭蔓都一直陪着她跑。

“加油!加油!”,旁邊的同學在給白黎打氣,蕭蔓跑完就在終點等白黎,白黎突然感覺視線一片模糊,然後倒下了……

“莫韓,剛剛那邊有同學暈倒了。”負責監督白黎他們班體測的人跟莫韓說。

莫韓生氣地說道:“體測之前都說好了誰身體不舒服可以申請緩測,就是不聽。現在好了,出事了吧!人呢?送去校醫院了沒。”

“送了。”

“什麼原因?”

“好像是來例假……”

徐莫韓怔了一下,原來女生來例假那麼脆弱啊……

校醫在給白黎拿葯的時候說:“女孩子要學會愛護自己,來例假了還跑什麼步,別以為年輕就可以任性,老了你就知道錯。回去要注意休息,別太勞累了。”

白黎笑道:“知道了,知道了,醫生,你已經說過很多遍了。”

“你也別嫌我啰嗦,要不是見你可愛,我才懶得跟你說那麼多。”

蕭蔓要笑抽了,“醫生,您說的是,我回去一定會好好教訓她的。”

“這就對了。回去吧,回去吧,我還有其他事要忙呢,記得一定要注意休息。”

“知道了,謝謝醫生。”白黎感覺心裏暖暖的。

離開校醫院,白黎嘆了口氣,“唉,本來以為可以不用緩測的,沒想到……差一點,就差一點就過了,怎麼就暈倒了呢,太不爭氣了。”

“阿黎,沒關係,下次我陪你去,依然在終點等你噢。”蕭蔓安慰道。

“好好好,在終點等我。不過,今天不能吃冰激凌了,好可惜。”

“沒關係,我們可以下次再去。”

“咦?蔓蔓,我以前怎麼沒發現你這麼暖?”白黎調侃道。

蕭蔓擺出一副嬌羞的樣子,“一直很暖的好嗎?只是你沒發現而已。”

“咦~蔓蔓,夠了,夠了,過頭了。你看,我雞皮疙瘩都起了。”白黎伸手到蕭蔓的面前。

“哈哈哈……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還沒上大學之前,白黎就聽說在大學很難交到真心的朋友,因為大家眼中只有利益,和你做朋友只不過覺得你有利用的價值罷了,根本不會對你用心。白黎看了看身邊笑意盈盈的蕭蔓,突然覺得自己好幸運,好幸福……

(三)

跟莫韓一起負責文學院體測的江祥東說:“莫韓,這是我從各班負責人那裡統計過來緩測同學的名單,一共有35個,你看一下!”

莫韓問:“是全部項目都要緩測還是只緩測某一個項目?”

“都有!你看一下吧!老丁請假回家了,我得去幫他統計生科院緩測同學的名單,所以監督文學院緩測同學體測的重任就交給你了,這是他們的個人體測登記表,辛苦了。”江祥東拍了拍莫韓的肩。

“行,你忙你的去吧!”

文學院緩測時間定在星期四下午。因為有的人是全部緩測,有的人只緩測其中的一兩個項目,所以莫韓不得不按順序來,800米還是得留到最後才測。

蕭蔓陪白黎在田徑場等負責人,白黎說:“我們好像來得有點早。”

“沒事,可以坐着聊聊天啊……”

“你說這句話讓我想到了陳奕迅的一首歌!”

“《好久不見》對不對!”

“對對對,知我莫若蕭蔓也!”

她們就這樣坐在草地上有一搭沒一搭地聊着。

“那邊的同學,你們是緩測800的嗎?”莫韓問。

“我不是,她是!”蕭蔓指了一下白黎。

莫韓看了一眼白黎,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他又想不起來在那裡見過,“準備好了嗎?要開始測試了。”

“好!”白黎走到跑道,一共有十五個人和她一起跑八百米,白黎跑了第一。

“叫什麼名字?”莫韓問。

“白黎!”

莫韓找出白黎的個人體測登記表,在上面記了白黎的成績,順便看了一眼她其他項目的成績——身高:162cm,體重:96,肺活量:2600ml,跳遠181cm,坐卧體前屈:25cm,仰卧起坐:30個(一分鐘)

莫韓把表遞給白黎:“嗯,挺不錯的。”

白黎禮貌性笑笑,“我可以走了嗎?”

“體測完就可以走了!”莫韓答道。

“走吧,蔓蔓!”白黎拉着蕭蔓的手走了。

“哎,同學,等一下!”莫韓她們在身後喊。

“蔓蔓,走快點!”白黎加快了腳步。

“怎麼了嗎?”蕭蔓問。

“他就是上次我跟你說在圖書館借我飯卡的人,看樣子可能是記起我來了,我可不想跟這種人有交集。走快點就是了,你回頭看看,不要表現得太明顯,他沒有跟過來吧?”

“沒有!”

“那就好!”白黎鬆了一口氣。

“人家不是只借了你一次飯卡嗎?你為什麼要要躲着他?”

“不是借飯卡的問題,是我誤會了他偷拍我,感覺很尷尬啊,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有多自戀呢。反正能躲就躲,不過應該也不會再見面了吧。”

“說不定這是一個脫單的好機會。”蕭蔓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白黎白了蕭蔓一眼,“我選擇死亡。”

莫韓想自己好不容易在學校碰到她,都沒來得及跟她說幾句話就走了。都怪自己第一眼沒認出她來,不過她穿裙子跟穿運動服看起來真的很不像啊。

(四)

莫韓在和江祥東聊天的時候說到了自己和白黎的事,他問:“祥東,你說我該怎麼辦?難得遇到一個自己喜歡的人,想搭訕又不知道怎麼做才不會顯得唐突和冒失。”

江祥東說:“這你就問對人了,我跟你說白黎是我老鄉,在老鄉群混得可好了,大家都很喜歡她,你競爭對手很多,要做好心理準備噢。”

喜歡一個人的時候,顧及的東西真的是太多了,怕自己控制不了度被討厭,怕自己不夠優秀別人看不上。

莫韓有點喪氣,“那我是不是沒有機會了?”

江祥東說:“也不是沒有機會,我聽說她經常去圖書館和田徑場,你可以常去這兩個地方看一下能不能偶遇她。”

“你總得給我個時間段吧!要是我去圖書館她去田徑場,我去田徑場她去圖書館怎麼辦?八輩子都偶遇不了吧?”莫韓開始有點急了。

第一次看見莫韓這樣,江祥東也不好再逗他,說道:“好好好,給你個時間段,她一般沒課的時候都會去圖書館,她的課表之後我會發給你。今天晚上七點半你去田徑場沒準會遇到她,畢竟女孩子愛美,晚上跑步不會被太陽曬,還能減肥。噢,對了,你還有一個機會可以見到她。我們準備舉辦老鄉會,這周六也就是明天我們會一起出去燒烤,我問過了,她也會去。反正咱倆那麼熟,到時候你跟我一起去就行了,多一個人多一雙筷子而已,大家也不會說什麼。”

“夠兄弟,夠義氣!”

“小意思,事成之後請我吃飯就可以了。”

“沒問題。”事成之後,事什麼時候才會成呢?

後來莫韓並沒有跟江祥東去參加他們的老鄉會,因為他去參加了“青年志願者協會”舉辦的“關愛福利院兒童”活動。

福利院都是一些有缺陷的兒童,照顧兒童的人手不夠,周末的時候福利院會讓一些願意義務勞動的中學生或者大學生進去幫忙打掃。

莫韓一去就開始拖地板,擦窗戶,護工看見他忙得差不多的時候就叫他幫那些小孩脫衣服洗澡。他一邊幫小孩脫衣服,一邊唱歌給他們聽,還時不時問:“哥哥唱歌好不好聽啊?”

護工說:“他們聽不懂你在唱什麼的,也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更不會回答你。”莫韓不解。

“這就是他們的父母遺棄他們的原因。”

原來如此,但他還是繼續唱,他相信他的快樂會傳遞給他們……

晚上七點多,莫韓去田徑場沒有看見白黎,自己跑了十圈就回宿舍了。

洗完澡之後,莫韓就去找江祥東,“祥東,我剛剛去田徑場了,沒有遇見白黎,是不是你們的老鄉會出了什麼事?”

“是出事了?白黎沒有去參加老鄉會。”江祥東說道。

“她沒去?為什麼?你昨天不是說她會去的嗎?”莫韓緊張道。

“不知道,今天我還沒聯繫到她。”

“不會真出了什麼事吧!”莫韓眼神和話語中都透露着對白黎的擔心。

江祥東搖頭,“莫韓,你中毒太深了。不是我說你,我覺得你現在就跟一個少女一樣,敏感,多疑。”

原來不知不覺中,自己竟然變成了這個樣子啊……

(四)

已經連續下了好幾天的雨,沒課的時候莫韓都會去圖書館看書,但他從來沒有遇見過白黎。他想一定是江祥東在忽悠他,等哪天有空了一定要跟他算賬。

天空開始放晴的時候,莫韓想去田徑場碰碰運氣,沒想到真的遇見白黎了。但是他沒有跟白黎打招呼,上次監督緩測的時候看白黎的反應,她似乎已經不記得他了。他告訴自己不能着急,慢慢來。

莫韓跑步經過白黎身邊的時候,刻意跑得很慢很慢,他想和她多呆一會兒……

“莫師兄也來跑步啊?”

莫師兄?他沒聽錯吧,白黎竟然叫他莫師兄。

“莫師兄難道不記得我了嗎?在圖書館的時候我借過一次飯卡給你,上次緩測800米我跑了第一。”

“噢!白黎師妹啊!略有印象。不好意思啊,我這個人比較健忘。”莫韓在心裏鄙視了一下自己,明明“白黎”這個名字自己早就已經在心裏默念了千遍萬遍,卻還要假裝自己記不住。

白黎笑道:“莫師兄在說謊吧,我聽江祥東師兄說你這幾天老是跑去圖書館就是為了偶遇我呢。”

莫韓不承認,“這個江祥東真愛瞎說,師妹你不要聽他亂說,回頭我再收拾他。”莫韓停下來走到一邊坐下。

白黎在莫韓的旁邊坐下,“師兄,說謊的人鼻子會變長噢!”

莫韓只是笑笑。

莫韓倒是希望自己的鼻子會變長,這樣白黎就知道他的心意了。莫韓平時做事也挺瀟洒的,沒想到遇見喜歡的人,竟變得如此扭捏。他其實很想知道白黎對他到底是什麼態度。

白黎問:“師兄想知道我上次為什麼會借飯卡給你嗎?”

“為什麼?”

“因為我那時候誤會你偷拍我,我覺得很不好意思就借給你了,不用你還飯卡錢是因為不想和你有任何交集。緩測的時候假裝不認識你,也是因為不想和你有任何交集。因為我一看見你就會想到我誤會你偷拍我的事情,很尷尬。我很害怕尷尬,做了尷尬的事情想到我都會覺得難受,我想儘早翻篇,所以只能假裝不認識你。你一定覺得我是一個很奇怪的人吧?”

“不是奇怪,是特別。”特別……

白黎輕輕撫了一下自己的頭髮,“莫師兄真會說話!”

“你是問了祥東才知道我名字的吧?”應該是吧。

“不是噢!上次去兒童福利院我也有去。”

莫韓震驚:“我怎麼沒見到你?”

白黎解釋,“因為我在嬰兒組,你在兒童組啊,而且我大二你大三,我們沒有一起出發。”

“原來如此!”

“我們忙完我們那層的工作就去你們負責的樓層,想看一下能不能幫上什麼忙,那時候我看見你在幫那些小孩脫衣服,嘴裏還唱着歌,感覺特別和諧,沒忍心過去打擾。”

“那天祥東說沒聯繫到你……”

白黎打斷道:“我知道你很緊張。”

莫韓覺得很不好意思,“祥東這傢伙怎麼什麼都跟你說?”

“反正去福利院也不能玩手機,所以我就放在宿舍了。晚上回來太累洗完澡我就睡了,之後就一直下雨,下雨天我不喜歡出門,所以我沒有去圖書館也沒有去田徑場,這就是你為什麼沒有遇見我的原因。”

“噢!”莫韓不知道白黎說這些話想表達什麼。

“所以莫師兄,如果祥東師兄不跟我說這些,你是不是要傻傻的製造出很多次偶遇,然後再“搭訕”我?”白黎笑道。

莫韓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有可能。”

白黎摸了一下莫韓的頭:“莫師兄,你真的好傻噢!”

莫韓說:“所以呢?”

“所以,你以後可以名正言順地和我一起去圖書館一起去跑步了啊。”白黎笑得更燦爛了。

“為什麼?”莫韓問。

“因為你傻啊!明明可以直接問要聯繫方式卻還要假裝自己不帶飯卡,明明知道那些小孩子聽不懂自己在唱什麼卻還要唱,明明以前就不是經常去圖書館為了偶遇我幾乎每天都去,明明自己習慣早上跑步為了偶遇我卻把跑步的時間換到了晚上,你說你傻不傻!”

莫韓抓了抓頭,笑呵呵道:“好像有點。”

“所以,莫師兄以後你傻給我一個人看就好了。”我一個人看就好了啊,傻瓜。

“說好了一起去圖書館,一起去跑步。可別後悔了。”

“不僅可以一起去圖書館,一起去跑步,還可以一起去吃飯,一起去散步,一起過生日,一起去福利院,一起做好多好多事情,莫師兄,你現在反悔還來得及。”

“我反悔我就是傻子。”求之不得,我怎麼可能會反悔呢,不會,永遠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