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孫平呼得站起,長髯須張,劍眉倒豎,音量陡然提高道;“什麼?!你找的人不見了?你怎麼辦事的?還說我搞的鬼?我在這邊小心翼翼在大周與你這小小梁國之間周旋,要不然你這殘餘土地早已併入我大周版圖,你不懷感激之心也就罷了,還把髒水潑到我身上,你難道想違約嗎?!”帳外樹梢一陣陣蟬鳴把經不住熱的蕭該搞的煩躁無比,一見長孫平這聲色俱厲地模樣,他也針鋒相對道:“我違約?你可真會反咬一口啊將軍,雖說我現在是你的敗軍之臣,但我有底氣,不管是不是你乾的,反正關鍵人物已經不見!你我的榮華富貴已經得之渺茫!”

在二人不愉快的談話過後,蕭該被長孫平送回到了府上,兩人內心都懷疑是對方搞的鬼,但表面上暫且要虛與委蛇,蕭該回去調兵遣將,這次長孫平似乎真打算攻打漳平,得做好防守準備。而長孫平那邊,他派候林回長安彙報軍情,讓他回報皇帝“我軍已進駐敵方重鎮,與敵正處在相持階段,長孫平將軍正在圍困漳平城,不日便能攻克。”侯林當然知道這口信有不盡不實的地方,但他是長孫平的親信,自然按所說的辦。侯林等數十騎在路上奔馳了數日,每天天不亮行路,近正午便尋休憩之地以避炎炎烈日,夜晚也趕幾個時辰,一路上多經荒涼之地,倒是住店的少,露宿野外的多,侯林苦不堪言。

這一日經過武牢關,守關主管遠遠迎了出來,不停的獻殷勤拍馬屁,說什麼侯將軍神勇無敵,李廣衛青等連與侯林當裨將都不配,這回長安定是去上捷報了。說的侯林心花怒放,心想這人挺會說話,說道:“老弟放心放心,我定會在聖上面前給你美言幾句,讓你也到京城做做油水官。”侯林看那官大喜,一會兒一桌酒席上來,侯林看這桌上不僅有當地黃河各種魚類特產,亦有從海邊運來的海鮮等類,也不知道這大熱的天是怎麼運到這內地的,大快朵頤后,侯林咂咂嘴隨口問道這心中疑問,那官兒笑道:侯大人有所不知,前幾年咱大周武帝把齊國一舉滅掉,自然接管了原屬齊的地域,想我大周原處內地,聖上現下滅齊,疆域直達東方海濱,這海產嘛,就連皇家也才嘗的到,要運到京師,從兄弟這兒過,兄弟自然留點犒勞犒勞屬下,這保鮮手法,聽說有種特質冰箱···”侯林擺擺手,示意要進屋休息,那官員叫道:“來人啊,請侯大人去客房,侯大人,我這前程···”“放心,交給我了。”

事實上,侯林可不是皇上面前的紅人,只他主將長孫平頗有實權而已。這答應別人看起來挺爽快,不過再無下文了,那人的前程也就是繼續在這苦守關隘了,候林也樂得空口套白狼,在武牢大吃大喝。

這一停留,侯林盤亘了數日才繼續西去。


相關文章

《謀國錄》第一章(1)(2)

《謀國錄》第一章(3)

《謀國錄》第二章

《謀國錄》第三章

《謀國錄》第四章

《謀國錄》第五章

《謀國錄》第六章

《謀國錄》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