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寢室里,梁惠和她的五個舍友們正圍在一起切蛋糕,手機鈴聲突然響起,看了一眼,是趙逸打來的。梁惠頓了一下,壽星敏敏示意她先接電話,“快接吧,遊戲已經結束了,估計他一定急死了。”

梁惠有點緊張,“喂!大神。”

“梁惠!快給老子下來!”

趙逸平時都叫梁惠“梁寶寶”,現在突然叫她全名,她知道他一定很生氣,“你……在樓下?”

“你再不下來我就上去了。”

“可是,我沒洗頭。”她真的沒洗頭啊,昨天忙社團的事從早上八點半一直忙到晚上十一點多,今天上午就和舍友一起去KTV幫敏敏慶生,一直到剛剛才切蛋糕,根本就沒有時間洗頭,況且她也沒想到趙逸會來。

“我倒數三秒,你不下來我就上去了!3、2——”

“別別別,我下,我下。”梁惠知道就算趙逸想上來宿管阿姨也不給,但他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一定是非常生氣了,只是她要怎麼跟她家大神解釋呢?

九個小時前,梁惠在KTV和大家一起玩真心話大冒險,輪到梁惠的時候,梁惠選了真心話,但敏敏不同意,“惠惠總是選真心話多沒意思啊,你什麼時候跟趙逸在一起,誰追的誰,初吻什麼時候沒的,你喜歡趙逸什麼等等這些我們都知道了,現在我是壽星,能不能滿足我一個小小的要求?選大冒險!”

梁惠猶豫了一下還是答應了。

敏敏一臉壞笑,“考驗你和趙逸的時間到了,現在拿起你的手機給趙逸發一條短信說你想和他分手。從現在到晚上回宿舍,不管他打多少個電話發多少條消息給你都不能回。”

“這……我現在反悔還來得急嗎?”梁惠突然覺得自己被坑了。

“不行!”

“快點發!快點發!”大家紛紛起鬨,梁惠一咬牙就把短信發出去了。

信息才發出去不到一分鐘,趙逸的電話就打過來了,敏敏搶過手機,“不準接,手機我先幫你保管,回宿舍以後再給你!”

“好吧!”事已至此,梁惠只能認命。

晚上十點半回到宿舍,敏敏把手機還給梁惠的時候已經自動關機了,充了幾分鐘電梁惠馬上開機,上面有十幾個未接來電,還有十幾條短信。趙逸一定炸毛了吧?想到要打電話跟趙逸解釋自己因為玩遊戲輸了才提出分手趙逸的反應,梁惠一個頭兩個大。

算了,反正都這樣了,主要是敏敏還是壽星,她開心就好,梁惠想。敏敏把蠟燭插好以後,她們幾個人一起給敏敏唱生日快樂歌,等到大家圍在一起切蛋糕的時候,趙逸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梁惠跑到樓下的時候,趙逸正定定的站在她宿舍樓門口路燈下,一看就知道是剛風塵僕僕從他學校趕過來。

“還不快過來!”趙逸命令道。

梁惠弱弱地走到趙逸的身邊,看到趙逸一臉冷漠,她雙手抓住他的晃了晃,“大神,對不起,今天的事是我玩遊戲輸了。本來想等回到宿舍的時候再打電話跟你解釋的,可是手機剛好自動關機了。”見趙逸不說話,梁惠又繼續道:“大神,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就原諒我這一回吧!”

趙逸眉頭一皺,“以後還會隨便把分手掛嘴邊嗎?”

“不會了。”梁惠一臉真誠地搖頭。

趙逸嘆了口氣,伸手抱住梁惠,“傻瓜,以後別隨隨便便把分手掛嘴邊,玩遊戲也不行,我會當真的啊。”

梁惠一直知道趙逸很在乎她,但她不知道他那麼在乎她。

昨天趙逸跟梁惠說應學院要求今天要去拉贊助,可能會忙到很晚。現在他卻因為梁惠輸了一個遊戲丟下手頭的工作從B市趕到了A市,這中間足足有五個小時的車程,他應該沒吃東西吧,梁惠心裏滿是內疚,“大神,對不起,以後我再也不會這樣了。”

趙逸揉了揉梁惠的頭髮,說道:“知道錯了就好。”

“大神,我……沒洗頭。”梁惠尷尬地提醒道。

趙逸感覺頭頂有一群烏鴉飛過,梁惠總是在這麼煽情的時候說這麼不應景的話,好在他也習慣了。

(二)

高一的時候,梁惠和她閨蜜小婉被分在不同的班。初到一個陌生的地方,除了小婉,梁惠一個人也不認識。所以每次大課間,梁惠都會跑到隔壁班去找小婉聊天,或者一起去上廁所。

那時候趙逸坐在小婉的後面,梁惠每次來找小婉聊天,趙逸都會趴在桌子上靜靜地聽,感覺很有意思。

高一一整年,趙逸都是坐在小婉的後面,所以跟小婉混得還算挺熟,這也間接跟梁惠有所接觸。久了以後趙逸和梁惠偶爾在路上碰見也會打打招呼聊聊天。

高二的時候,梁惠跟小婉和趙逸一樣選了理科,只是小婉被分到了普通班,梁惠和趙逸一起被分到了重點班。

梁惠的物理超級差,數學生物一般,成績能在重點班排中上水平完全是因為語化英拉分。而趙逸是除了語文英語外,其他成績都很好,所以他和梁惠的成績在班級的排名不分伯仲。

因為被分到重點班的緣故,學習壓力特別大,所以梁惠大課間的時候很少去找小婉了,倒是小婉經常拿數學題去問她。

有時候實在不會,她們就一起去問趙逸,雖然學習緊張,但趙逸也沒有煩她們的意思,反而是經常給她們提供不同的解題方法和步驟。這時候梁惠和小婉總免不了要誇趙逸幾句,這種來之不易的成就感讓趙逸覺得花再多的時間也值了。

高二下學期,趙逸在幫梁惠和小婉算一道數學題,聽到她們兩個在聊天,梁惠說:“也不知道他好在哪裡,就是覺得自己很喜歡他。”

小婉問:“你怎麼不表白?”

“我都不知道他喜不喜歡我這種類型的女生,要是我表白了,被拒絕了多尷尬,以後還要見面呢。”

“你可以叫趙逸幫問啊,他們不是同一個宿舍的嗎?”

聽到這裏,趙逸望着那道題目出神,後面梁惠和小婉在說什麼他已全然不知。原來梁惠有喜歡的人了啊。原來她喜歡的人不是他啊。為什麼自己會覺得那麼難過呢?難道自己喜歡梁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那一天趙逸沒有算出那道題,小婉震驚,“竟然有我們數學大神算不出來的題目,太可怕了。”

趙逸苦笑道:“不好意思啊,今天不在狀態,下次來一定給你一個完整答案和解題思路。”

“嗯,好。”

兩天後,梁惠真的叫趙逸幫忙問跟他同宿舍的一個外號叫大熊的男生有沒有喜歡的女生,趙逸本來想拒絕的,但是沒忍心。

回到宿舍,經過旁敲側擊,趙逸知道大熊並沒有喜歡的女生,但是他跟梁惠卻不是這樣說的。他說:“大熊有一個青梅竹馬在另一個高中念書,他們關係可好了,聽他說要和她考同一所大學,大學一畢業就結婚。”

梁惠只說了一個“哦”,然後難過了好長一段時間。趙逸突然有點內疚沒有告訴梁惠實話,可是如果他說了實話,梁惠豈不是要追求大熊嗎?這是他所不願意看到的。所以內疚歸內疚,他還是沒有說出實情。

小婉知道後有點不可思議,“果然,好看的人都是有女朋友的。惠惠不要難過,我們可是選理科的,上了大學我們就有很多機會挑選男朋友了,不能在一棵樹上弔死知道嗎?”

“知道。”算了,談什麼兒女情長呢?好好念書考大學才是王道,梁惠想。

從那以後,梁惠更加努力地學習,不管是哪個科目,只要遇到不懂得問題都會和趙逸一起討論。雖然趙逸不是梁惠喜歡的人,但至少在學習當面梁惠表現出了對趙逸的依賴和信任,趙逸還是覺得挺開心的。

(三)

高中畢業了以後,趙逸考到B市的一個還算可以的一本院校,小婉去了北方的一個普通的二本院校念書,而梁惠還差三分就達一本線,她不甘心,所以她選擇了復讀。

趙逸很心疼,但還是故作輕鬆地跟梁惠說:“沒關係,我先去大學探探軍情,明年你考來我們學校,到時候我罩着你。”

“謝謝,我會努力的。”梁惠沒有告訴趙逸她志不在B市,她想去A市,想去大熊所在的城市。

B市離梁惠所在的高中只有三個小時的車程,趙逸每兩周都會回一趟家,每次去學校之前路過高中,他都會去看一眼梁惠,順便給她帶一份飯。

剛開始梁惠並不希望趙逸老是去看她,因為她會覺得壓力很大,後來她也慢慢習慣了,他對她好她是知道的。

梁惠在復讀的時候跟一個插班生——吳晨的關係特別好,趙逸是知道的,因為每次他去學校看她,她都在和他討論問題。這可是以前趙逸和梁惠一起做的事情啊,物是人非的感覺讓趙逸多了幾分惆悵。

準備高考的時候,小婉給梁惠打了一個電話鼓勵她,趙逸還是採取實際行動——回學校看她,給她買牛奶,囑咐她最後衝刺階段不要太緊張,好好吃飯,好好睡覺,不要想太多。梁惠卻一臉輕鬆,“放心啦,我又不是第一次參加高考。”

趙逸最後一次去看梁惠的時候跟她說自己在B市等她,梁惠只是笑笑。梁惠認識趙逸四年了,就算前三年她不知道趙逸對她抱有何種想法,但在復讀期間,趙逸總是隔三差五的跑回來看她,她多少也知道趙逸的心思,只不過她不知道自己對趙逸是何種感情。

梁惠知道吳晨是為了一個姑娘選擇復讀的時候吃了一驚,她很羡慕那個姑娘,也很佩服吳晨的勇氣。第二次高考後的暑假,梁惠聽吳晨說自己追到了那個姑娘,很是高興。

梁惠當初想去A市是因為大熊在,但是當她真正選擇在A市讀大學的時候早就忘記這回事了。趙逸有點可惜道:“我還以為你會來B市呢,沒想到……”

梁惠看到趙逸眼裡的失落,說道:“A市離B市也挺近的啊,五個小時就到了。等我在A市混熟了,你過來我可以免費當你的導遊,帶你玩遍整個A市。”

趙逸還是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梁惠繼續道:“大神,你別難過了,小婉都沒有這樣的待遇。”

趙逸突然眼睛一亮,“所以我算不算是被你特殊對待?”

“當然是!”梁惠如是說。

“那……你現在是不是還喜歡大熊?”

梁惠笑了,“喜歡過兩年吧,復讀那一年都沒想起過他。”

“你是喜歡他兩年,可我喜歡了你三年啊。”趙逸豁出去了。

梁惠吃了一驚,她知道趙逸喜歡她,但不知道他喜歡了那麼久,一時間她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大熊沒有青梅竹馬,是我亂說的,我嫉妒他,我不想讓你跟他在一起,所以跟你說謊了。”趙逸不敢確定梁惠知道這件事後會不會討厭他,但他還是跟她說了實話。

梁惠笑了,原來趙逸竟然有這一面,她並不生氣,反而覺得這樣的趙逸很可愛,“沒關係,反正我現在也不喜歡他了。”

“所以……呢?”

“如果以後能和你在一起應該挺有意思的。”

趙逸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說什麼?”

“我說既然你那麼喜歡我,我也喜歡你好了。”

“真的?”

“真的!”

趙逸激動的摟住梁惠,“太好了,真是太好了。還好你沒討厭我,還好我沒放棄。”

“謝謝你沒放棄。”

趙逸對梁惠的付出只是單純的因為自己喜歡她,喜歡到不自覺地想要對她好,怕給的不夠多她體會不到,怕表現得太明顯她會反感。還好她沒反感,還好他沒放棄,一切都剛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