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武俠小說:逍遙行之《逍遙宮主》

卷二 收復失地 暗流激涌

第一章 入堡(2)


等眾人散去,手下人來報說,鐵衣衛翻牆出院,守衛們攔不住。林淵一聽,轉頭便去了蘇婉住處,卻見她一身素孝白綾,在池邊怔望,彷彿痴了般。

林淵皺眉將她上下打量,“你這一身一臉可真入戲。莫要告訴我,你跟君惟明是假戲真做,如今卻要為他傷心守孝。”

蘇婉身形微震,並未回頭,“你來此做甚?不怕被人察覺?如今還有鐵衣衛這一心腹大患。”

林淵道:“我正為此事而來。給他們下的藥效需要時日,你若不加以約束,那幾人如此精明,若到外頭探到些什麼,對我們的大事可不利。”

“我自然省得。”蘇婉轉身欲走,卻被林淵一把拉住。

“已過這許多日,你還為他傷心?”她面上淚痕猶存,雙眼紅腫不堪,看得林淵臉色沉下。

蘇婉神色黯然,“跟他三年,人非草木,我自是……本想求教主放他一條生路,你卻提前動手。”

林淵不悅,語氣冰寒,“你我青梅竹馬多年,卻比不上跟他三載的日子?”

蘇婉漠然冷笑,“青梅竹馬?你若真心愛我,當初教主令我施以美人計,你卻為何連半句異議都不敢說?就這般眼睜睜看我……”

她咬唇怔道:“他是我第一個男人,待我又這般好……”忽而卻又哽咽出聲,“這又有何用?他已死了……”聲音漸漸低下去。

林淵臉色變得十分難看,“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你連這點都不能忍、不能狠下心的話,日後如何與我一起治理教中事務?更不用說萬一……”

蘇婉忽地哈哈大笑,“萬一?我便知你野心不止如此,難怪君海棠在堡內時你會如此行事。可惜,你卻是難償所願了。小賤人即便不死在翠寒谷,也會燒成個怪物。”

林淵聞言變色,“你這是何意?”她卻不答,大笑而去。

蘇婉隻身一人來到鐵衣衛居所,人還未邁入門檻,已聽到庭中呼呼的過招聲。

外頭有林淵設下的人在守備,鐵衣衛悶在院中早已不耐多時,此時見蘇婉前來,他們停下習練,躬身行禮。

蘇婉目光掃過眾人,“怎不見蕭無劍、冷無心與荊無行三人?”

鐵衣衛中楚無痕心思最縝密,他上前小心措辭道:“他三人耐不住冷清,出去閑逛。”

蘇婉心中暗忖,鐵衣衛是出了名的嚴遵律令,又哪會耐不住冷清?那三人出院必是去打探消息。於是沉下臉,“少主方去,如今連神兵令牌都約束不了你們么?”她想到君惟明不覺黯然,凄哀之色倒不是故意裝扮出來的。

眾鐵衣衛本就敬蘇婉如半個主子,聽她提起少主,眾人悲痛不禁,皆低頭默不作聲。

此時圍牆外輕起微響,隨即躍進一人,同樣全身服黑,正是鐵衣衛之一的荊無行。他尷尬瞧着蘇婉嘿嘿笑兩聲,忽道:“無劍、無心,出來吧,橫豎已被發現了。”

只靜一瞬,牆外又跳入兩人。蘇婉盯着前面那人喝道:“蕭無劍,你身為鐵衣衛之首,竟公然違抗神兵令牌,該當何罪?”

蕭無劍俊顏一變,單膝跪下,“但憑婉小姐處置。”

荊無行和冷無心對望一眼,也跟着跪落。餘人面面相覷,不發一言,只詫異看着蘇婉。

蘇婉見得眾人恭謹之態,神色一松,“這次便罷,此後若無我號令,鐵衣衛不得自行出入此園。蕭無劍,你可聽清楚?”

蕭無劍低頭稱是,待蘇婉遠去,他轉頭去看楚無痕,二人皆面有疑色。

《逍遙宮主》目錄

下一章 入堡(3)

簡書小說連載部分:《漢月天驕》不敗戰神霍去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