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氣肝膽生,年少執劍闖天涯,好酒一壺,君莫走。茂林修竹,觥籌交錯,奏一曲高山流水。昔日,紅衣佳人白衣友,朝與同歌暮同酒。

(一)與君初相識,猶似故人歸。

十五及笄之年,第一次遇見你。毫無緣故多看了你幾眼,相見恨晚的愁緒便油然而生,我慶幸當初做下的選擇,讓我沒有錯過認識你的機會。小巧可愛的你,聰明、漂亮,举手投足間,落落大方。

還記得,初次結伴同行時,有人問,咱們是否舊識,我倆笑而不語,期間默契可見一般,這是我最深的印象。而你說過,你記憶猶新的畫面,是那個充滿陽光的清晨,琴房裡的我們在練琴,空氣彷彿都是安靜的,回蕩着的只有我們的嬉笑玩鬧聲。

似是一載,但似乎又認識了許久,久到以為人真的有前世今生。也許再好的關係,也會吵架,但似乎吵過架之後,關係變得更好。

這麼多年過去了,我仍舊記得當年那一瞥,沒有驚鴻,沒有驚艷,卻很清晰的印在我的回憶里,那一天,與君初相識,猶似故人歸。




——未完待續!……折花逢驛使,寄與隴頭人。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