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於網絡

《金剛·骷髏島》上映的當天我就去看了,正如其他商業片,看的過程中全無尿點,走出影院之後,你只想打一聲哈欠,問和你一起的同伴:“好累啊,還有點餓了,咱們去吃點啥呢?”

不過比起影片的合家歡效果,我想講點另外的東西。

一群人墜入到一座荒島上,島上要麼除了恐懼和未知,空無一物,要麼必定在其中安放了原著民,《金剛·骷髏島》屬於後者,裏面有一個多年前流落至此的文明人,他是在原始人的庇護下得以存活至今。

有自己的歷史、文化和信仰,男耕女織式樣的世外桃源生活,這樣的設置一如既往很套路。裏面的原始人都是由黃種人扮演,男人只着下半身衣服,臉上用顏料畫滿了圖案,女人們的裝扮和男人類似,好一副賢良淑德模樣。

在這片被巨型動物佔據的大自然,人類能夠在金剛的庇護下謀得一處足夠自我生存的角落,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他們有自己的部落、文化和歷史淵源,自給自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人們和諧相處,甚至連溝通的語言都沒有,大概是因為彼此之間不會有誤會,所以看上去是好一派其樂融融的景象。

這有點兒像是陶淵明詩中的世外桃源,黃髮垂髫,並怡然自樂,少了人與人之間常有的因利益而出現的勾心斗角。

和辭職去旅行同樣風靡的是遠離城市去過鄉間生活,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如今這兩者中的大多數人並不是抱着真正去過自己喜歡的生活的單純目的,一回來總得出個書宣傳一下,掙點錢,說到底還是為了提升自己在大城市的競爭水平。

真正能夠有胸懷回到某個比較原始的地方,單純地依靠自食其力生活,且不足為外人告也,大概也只有那些早已賺夠了盤纏的人能做到,又或者,有淡泊名利高於一切的生活追求的極少數人。

對於普通的大多數人而言,哪怕嘴上總喜歡說最愛普通平淡、清心寡慾的生活,身體卻不由自主地往更舒適的地方靠近,這才是人的本能。

就像是在電影中,即便讓你一生無憂,一生不與任何人發生爭執地過在世外桃源里,恐怕你會不樂意,總會懷念以往的生活中那些並不那麼如人意的事情或者看不慣的人。

自然,這一切是因為你知道,無論身在何處,我們生活中就是不斷過濾着那些和我們的氣息相衝的人物和事件,最後留在自己身邊的總歸是想要的。

比如在夏天的時候,你沒去游過泳,你會覺得這件事可有可無,就像生在南方的中國人,嘴上念叨着羡慕北方有暖氣,其實用空調和暖寶寶就可以代替沒有暖氣的慰藉,只有那些來南方過冬的北方人,才會真正在某一天回到北方,就不太想再到南方。

因為過慣了進化過後的文明生活,所以即便是有一個從未被霧霾、污水、妒忌和功利污染過的世外桃源,我能夠在其中安享一生,我也不太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