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反鏡像

一

蘇黎世看着面前跟屁蟲似的少女,實在頭疼,但是看着她一身粗布衣衫,黑一塊白一塊的也着實不忍心打發她離去。

“哥哥,夢兒要吃那紅紅的小果子。”

順着略帶些塵土的小手望去,幾米開外,賣冰糖葫蘆的小販,正笑意盈盈地遞給孩童們一串串糖葫蘆。糖葫蘆在日頭正曬的陽光下,閃着勾人的光澤。拿到糖葫蘆的孩童,迫不及待地咬了一顆,興奮地直跺腳。

側目再看身旁的少女,冒着貪婪的小眼神,不自覺地咽了咽口水的動作。

蘇黎世微微嘆氣,行至小販攤前時,買了兩串糖葫蘆。看着拿着兩串糖葫蘆一臉開心少女,蘇黎世想到剛剛小販那悄悄打量的眼神,側首與左手邊的駿馬交換眼神,默默地摸了摸駿馬棗紅色的鬃毛。

“原來這是糖葫蘆哦,以前師兄也給我帶過,真好吃!”

“我送你去找你師兄?”還好不是流浪之人,還是趕緊送到正主那的好。

“不要,好不容易出來一趟,夢兒玩夠了才會回去的。”少女揚起一張笑臉,嘴角全是糖渣。

蘇黎世覺得這樣被賴着真的不是個辦法,自己一個大男人,怎麼也不好時時刻刻帶着她。

“要不我送你去官府。”

夢兒抬手胡亂擦了擦嘴角的痕迹,眨巴着靈動的小眼,似乎在思考這是不是可行之法,“不要,哥哥對夢兒好,夢兒要跟着哥哥。”朝着蘇黎世咧咧嘴,回絕得擲地有聲,然後又低頭向另一串糖葫蘆努力中。

“我要去辦的事不能帶上你。”

吃的正歡的夢兒,直接無視蘇黎世的拒絕,蹦蹦跳跳地往前走。沒有聽到馬蹄聲的夢兒,轉身,抬手揚了揚手中的糖葫蘆,示意停步的蘇黎世,快快跟上,馬上天就要黑了。

二

余府。

經過護院牆,滿目是纖細垂柳,微風習習,搖搖落落。

“哥哥的朋友家,好氣派~”

台階旁分別佇立着兩隻鬈毛石獅子,正紅色的朱漆大門頂端,懸着金絲楠木匾額。

夢兒快過蘇黎世正欲上前的步伐,一陣勁風拂過,飄來淡淡若有若無的氣味。疾步至石獅前,好奇地左右環顧,突然伸手撥動石獅口中的石球,銀鈴般的笑聲,自夢兒口中飄溢而出。

天階夜色涼如水,窗內紅燭搖曳。剛從餘墨處議事歸來的蘇黎世,路過夢兒的客房的客房時,不禁側首往窗內望去。

檀木桌上趴着紫衣輕紗少女,嬌俏玲瓏挺秀鼻,不點自紅櫻桃唇,膚若凝脂,頰似粉霞。睡夢中,還微微動了動朱唇。

眼見這一幕,蘇黎世輕扯嘴角,突然想起小妹以前似乎也似夢兒這般,一臉安詳睡顏。想到此處,蘇黎世眉頭緊皺,想到餘墨說起關於現在朝中似有魔族勢力,正在蠢蠢欲動。

翌日。

餘墨正在亭內,看着花梨大理石大案上的書信。抬眼間,便瞥到池塘邊往這來的一男一女,少女跟着穿黑色錦袍的蘇黎世,一路蹦蹦跳跳,活像一顆小綵球。

進入亭內,夢兒緊盯着石案,案上一方硯台並數各式毛筆,旁邊花瓶中,藍紫色鳶尾開的正艷。

餘墨早在他們步入亭內之時,已然將書信收入袖中,一臉親切地看着夢兒,摸摸鎮紙,動動滴硯的。

拉着蘇黎世走到亭外,餘墨拿出書信,一臉愁眉地打開,”靖王覺得此事不能在耽誤了,得速速查驗。”

蘇黎世細細看完書信,對着餘墨點點頭,”此事前,我還得回蘇庄一趟。”

“對了,我的書呢?”

“不見了。”

“不見了!那可是孤本!”

餘墨看着面前的冰塊臉,真的很想擼起袖子打上它一架,雖然也打不過。

“夢兒姑娘就拜託你了。”

“哼–“餘墨心氣不順地哼了哼,這是把這當自己家了。”愛哪兒去哪,本少爺管不着。”還想着金屋藏嬌呢,做夢!

三

蘇庄。

“記住不要亂跑。”蘇黎世對身旁略略垂頭的夢兒低聲道,又對來迎接的管家囑咐幾句,便疾步踏上石階。

管家看着紫衣少女略微低垂着頭,覺得她可能是趕路趕的辛苦了,便柔聲道:“姑娘,我先領你去客房暫作休息吧。”

夢兒低着頭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哪裡做的不好,為什麼蘇哥哥老是想拋下她。沉思間覺得有人在和她說話,就不假思索地點點頭。

還未踏上台階的夢兒,突然聽到一聲嚶嚶哭聲,疑惑地抬起小臉。只見一湖藍色身影埋頭衝出,身後跟着兩個小丫鬟,大呼小叫的。

管家看到這一幕倒是見怪不怪了,“秦小姐,慢走。”俯身作揖目送湖藍色的身影離去。“姑娘,隨我來。”

“好的。”

另一面,蘇黎世在半路遇上蘇莊主,跟隨着一起到了大堂。

蘇莊主坐在主座之上,對着蘇柯就是一通訓誡,說到激動處伸手就拍桌子。反觀蘇柯由一開始的不以為然,到緊抿着唇,一言不發。

傍晚時分,蘇黎世就帶着夢兒離開了蘇庄,朝着某地快馬加鞭而去。

初夏的夜仍舊帶些涼意,夜色如濃稠的墨研悄悄暈染。

寒風飄揚,吹開夜幕一角,清冷的院子沐浴在月光下。遠處一雙同樣帶着冷意的眸子,緊緊地盯着院內。

不知過了多久,自院子里閃出三道黑影,分散開去。

冷眸凝神片刻,收納氣息,身形微晃,已落到院子牆邊,入院后悄然打探。冷眸早已在高樓上守候許久,卻並未看到有人出入,三個黑影分明着的也是一身夜行衣,此院必有蹊蹺!

正欲離開,寂靜的房內,傳來一聲異動,緊接着響起利器破空的聲響。冷眸騰空躍出,側身躲過,眼前凸現帶着凜冽寒氣的劍尖,劃破濃霧,直衝院內。

玄鐵面罩掩去半張面容,之餘一雙狠絕的眸子,此刻就犹如雄豹緊盯獵物的眼神一般,尋不的半絲鬆懈。

傾刻,院內席捲一股殺意,兩人已纏鬥在一起。

玄衣男子與冷眸糾纏不下,手中殺招越發狠厲。兩人一時間難分勝負,冷眸並不想多做纏鬥。

自屋檐上翻下一個纖細人影,落地瞬間腳尖輕點,矯捷地直奔激戰的兩人。

揚手一揮,一股藥粉直撲冷眸面門,冷眸險險脫身卻仍沾染到些許被勁風夾帶的粉末。

冷冷地看着眼前兩人,驟然起身,強行運氣,眨眼間已躍出院牆。

院內,重歸寂靜,烏雲蓋月。玄衣男子薄唇微動,纖細人影收到指令后,在黑幕中隱去。

四

客棧。

簡樸木桌之上,杵着一顆搖搖晃晃的小腦袋,隨時準備和木桌來個親密接觸。

隔壁房內傳來一陣響動,小腦袋瞬間高昂,搖搖頭,起身往外走去。

推開房門,桌子倒頭載着一個黑影,小腦袋快步奔向黑影。

“蘇哥哥!”夢兒藉著淡淡月光,小臉有着與往日不同的清冷神色。

蘇黎世被夢兒半攙半扶的移到了床上,夢兒自腰間荷包處拿出一小瓶,倒出粒藥丸子,給蘇黎世服下后,抿嘴盯着蘇黎世的臉。

待確定蘇黎世氣息不再紊亂后,又拿出藥粉灑在受傷的左臂上,拿布簡單打了結。

然後,攤開放在床邊的粗布包。只見打開的粗布包里,按順序排列着大小粗細不一的銀針。

夢兒緊皺眉頭,看着床上同樣眉頭緊鎖的蘇黎世,眨眨眼,眼前一片霧氣。

銀針離開粗布包,在月光下滲着清冷的光澤。執銀針的小手,略微停頓片刻,手臂前傾,下針,一氣呵成。

再看夢兒已斂去傷感神色,一臉專註地往蘇黎世身上的各個穴位扎針。

晨光熹微,淡去濃霧,風吹楊柳飄。

床上人影微動,蘇黎世倏地睜開雙眼,感覺到手邊有重物的壓迫感,側首看去果然見一顆小腦袋。

只見那顆小腦袋也微微動了動,緩緩地抬起頭來,閉着眼睛伸了個懶腰。緩過神后,睜開略帶迷茫的眼睛,視線和正躺在床上的人交匯的霎那間,猛然清醒,翻過床邊的手找准脈位,繼而凝神把脈。

蘇黎世望着那張認真的小臉,忽然想到初見她時,一臉風塵僕僕卻嬌笑嫣然。余府,一臉羞澀地拔去頭上各色珠釵,取過白色絲帶隨意系在發間。

持脈之人幽幽地鬆了口氣,抬眼再看向蘇黎世時,發覺他臉色不對。

“蘇哥哥,有沒有覺得不舒服的地方。”夢兒立即探身貼額,輕身問道。

“沒有。”一陣沙啞聲色自蘇黎世口中傳出,伴隨着一聲低咳。

夢兒隨即起身,拿起桌上冰冷的茶壺:“蘇哥哥,夢兒先去打點熱水。”

蘇黎世點點頭,聽到輕輕的關門聲,將視線轉移到左肩之上,思忖那玄鐵面罩究竟是何人。

夢兒重新踏入房內時,蘇黎世已經起身在床上打坐,身旁放着佩劍。

蘇黎世聽到推門而入的聲音,一睜眼就看到夢兒站在門口,一臉擔憂神色。

“去余府。”

“蘇哥哥的毒才剛解不久,不要太勉強,夢兒可以一個人去。”

蘇黎世步行至夢兒身旁,理理她有些雜亂的髮絲:“沒事,此事事關重大,不能再耽誤了。”

五

餘墨正好從外回來,欲踏入正門之時。一陣馬蹄聲傳來,夾帶着一聲急切呼聲。餘墨轉身望去,只見棗紅馬上一張快忍成豬肝色的俊臉,旁邊少女正小心地攙扶着他下來。

餘墨驚呼着朝兩人而去,再看到蘇黎世一臉隱忍的模樣,深深皺眉,再聽到蘇黎世低聲的言語,緊抿嘴唇,一臉憂色。

夢兒在余府葯庫找到很多珍稀藥材后,就即可動手煎藥,親手喂完葯湯之後,便被蘇黎世打發去休息了。

“看來消息不假,朝中確有人勾結外部勢力。”

“那玄鐵面罩的男子功力不在我之下。”

餘墨尋思道:“不排除男子是魔族之人,還有那使毒女子,如果刻意隱藏身份肯定有貓膩。”

“大人,三王爺來了。”

餘墨和蘇黎世對視一眼,兩人眼中都透露着疑問。

“燕王大駕光臨,有失遠迎。”

“余大人這說的,是覺得本王不請自來了。”

“豈敢豈敢,燕王請上座。”

“今天本王可不是空手而來,來人將墨寶拿上來。”

話音剛落,門外閃進一錦衣女婢,端着木盒蓮步輕移至餘墨身旁。餘墨準備伸手接過,女婢卻像是腳步不穩,直直至撲向餘墨。

“哎呀!”響起女子的驚呼聲,女婢慌亂從餘墨懷裡站起身,隨即跪在掉落的木盒旁,瑟瑟發抖。

餘墨眼疾手快的拿起木盒,伸手扶起女子:“沒事的,起來吧。”

女婢一直低着頭,纖細的身影,瑟瑟發抖,不敢言語。

“起來吧,莫浪費余大人一片好心。”

“是。”女婢惶恐地順着餘墨伸處的手,緩緩站起身來,待走出客廳時,身影仍舊止不住的發抖。

“燕王,是想讓在下鑒賞墨寶的?”餘墨看着木盒之中的捲軸,抬眼望向上座之人。

“余大人天資過人,深的父皇賞識,本王自然希望余大人多多美言。”

“燕王繆贊了,臣子本就該為皇上效力。”

餘墨一番話如同棉花一樣軟綿綿地,燕王倒也不氣,仍舊一副親和氣派,與餘墨寒暄幾句,不由分說留下墨寶,就打道回府了。

回到蘇黎世的房內時,還在想燕王今天來此有何目的,難倒就是僅僅想要拉攏他而已?

蘇黎世坐在桌旁,板着一張臉。餘墨搖頭撇去剛才的想法,坐在蘇黎世對面,拿起茶壺倒了杯水,遞給蘇黎世。

“院子已經被燒毀了,火勢直到天明才熄滅,黑子已經派人去收集情報了。”

餘墨喝水的動作微微一頓,淺抿一口,悠然道:“早知道不會有太大收穫,你也是太不小心,弄成這樣回來。”餘墨看着蘇黎世,滿臉嫌棄。

蘇黎世慘白的臉色,閃過一絲不自然,拿起桌上的茶杯掩去半張面容。

六

“蘇哥哥,夢兒送葯來了。”夢兒在門前乖巧地敲完門,輕聲等房內人的回應。

“嗯,進來吧。”

“蘇哥哥,你在看什麼書啊。”

夢兒放下有些燙手的碗,雙手捏捏耳朵,好奇地朝蘇黎世坐的位置探身過去,蘇黎世鼻尖便飄揚起一股清淡葯香。

“我們去院子里坐坐吧。”蘇黎世看着近在咫尺的腦袋,鼻尖幽幽地香氣,突然覺得不好意思起來了。

“好的。”

院內石桌上,除去碗還冒着些許熱氣的葯湯,其餘小碟子上都是些姑娘家愛吃的蜜餞果脯,饞的夢兒直勾勾地盯着。

夢兒真的很想立刻將那些,散發著甜甜香氣的果子塞入嘴裏,可想到自己一定要乖乖的才行。然後,就轉移了熱切的視線。蘇黎世被這麼一盯,端起湯藥,不自然撇頭微微點了點頭。

一碗湯藥還未喝過半,桌上零食的大半,早已入夢兒口中。蘇黎世勾勾嘴角,看着這一幕,心情不禁大好,連苦澀的藥味也隨之淡去。

喝完葯,蘇黎世拿起一旁的佩劍,仔細的擦拭,劍柄處的劍穗隨之搖動。夢兒歪着腦袋看着,總覺得好像在哪裡看過。

“蘇哥哥,你的劍穗好好看啊。”

“嗯,我小妹親手做的。”

“我師兄也有一個好像一樣的,碰都不讓人碰。”夢兒氣鼓鼓地說道。

“送的人肯定是你師兄在意的人。”

夢兒聽完后,眨巴眨巴眼睛說道:”蘇哥哥,夢兒想吃糖葫蘆。”

“好,讓余管家去買。”

“夢兒要自己去。”

低頭擦拭佩劍的蘇黎世,沒有看到此刻夢兒眼裡的希翼,只是淡淡應了聲。

七

蘇黎世手裡是被緊緊攥成一團的紙張,看着桌上靜靜躺着的紫色劍穗,腦海里浮現的,儼然是紙上幾個大字’蘇哥哥,再見’。

餘墨看着蘇黎世一副青筋直跳的模樣,不懷好意地說道:”我知道小夢兒去哪了~”

蘇黎世冷冷斜睨:”快說!”

“之前看小夢兒給你施針,我覺得她可能和藥王谷有關。”

藥王谷,歸隱在迷途森林的藥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