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鷹隼的長嘯打破了蒼穹的寂靜,一隻黑色的身影瞬間劃破漫天飛雪,轉眼間蹤跡又消失在蒼茫的天際之間。

“咔、咔、咔”聲音由遠及近,待走到近處,才看清這聲音的主人,一群身披灰色熟銅甲的士卒。頭上的鐵盔僅露出兩個眼睛,手裡的握着方形盾牌,另一隻手裡緊握着長矛,踏着整齊的步伐向前,血紅色的飄帶在北方咆哮的風雪中顯得格外醒目,在十幾個方陣過後,一排排身披戰甲的騎兵緊隨其後,清一色的黑袍黑甲,就連胯下的戰馬也都是純種的大宛馬,手中是精鋼打造的斬馬刀,寒光逼人,令人不寒而栗......隊伍最前方的一個壯漢,手裡擎着一面黑色的大纛,一條傲氣十足的白龍綉在上面,黑白分明,下方几個燙金的大字:“第五軍團”,在寒風中獵獵作響。

第五軍團可謂是一支久經沙場的精銳之旅,其前身是朔天王朝太祖皇帝手下的禁衛軍,隨太祖皇帝出生入死,東征夷人、西伐犬戎、南破越人、北討蠻族......朔天王朝近萬里河山都留下了這群熱血兒郎的足跡。一統山河,定都中州后,太祖皇帝大犒三軍,大賞群官,手下的這隻精銳自然是不能落下。多年的征戰使得這群當年隨太祖皇帝起兵時5000個虎賁之士如今只剩下不滿500人,需要說明的一點是,禁衛軍身為太祖皇帝身邊的衛士,所挑選的將士個個都是精英,所以在補充兵員時也是十分嚴格的,一般輕易沒有士兵能夠加入其中,而加入的人數還不及戰死沙場的人的零頭,這也就導致人數不斷下降。

所以太祖皇帝下令從其它軍隊調最精英的士兵給他們補充兵員,設立軍團主帥一名,官號驃騎將軍;參將五名,下面便是都統,校尉,千夫長,百夫長,軍士長等等,編製分前鋒營,主要由步兵構成;龍騎營,顧名思義,所轄10000人一色都是婁煩騎兵;輜重營,負責糧草搬運,攻城器械的使用,諸如撞城錘,床子弩,投石機等,又因這些都是體力活,所以該營將士大多是身軀高大,力大無比的西域人;長弓營,個個都是一等一的神箭手,所配長短弓各一把,長弓射程達300步、短弓射程也有100步,箭囊里標準的30隻三頭棱箭簇;和神機營,負責打探軍機,順便加上什麼投毒、刺殺之類,全團共50000人,自此第五軍團遍橫空出世了。歷經朔天王朝五代,到仁宗皇帝,第五軍團已經成為朔天王朝第一支勁旅,與蠻族的“鐵浮屠”和犬戎的“天山刀宗”並稱“三勇”。而我們的故事也是從第五軍團駐防到朔天王朝的北方門戶——殘雪關開始……

“停!”一聲大喝,這50000人動作整齊劃一,有如一個人,瞬間寂靜無聲,偶爾有幾匹戰馬打了幾下鼻響。再看殘雪關,城高數丈,城牆上士兵刀劍出鞘,弓箭上弦,一副做好戰鬥準備的樣子。“我乃驃騎將軍段烽,奉皇命率第五軍團前來駐防,這有虎符在此,煩勞通報一聲。”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手裡拿着一半的虎符衝著城牆上說,“將軍稍歇,我等這就去稟報。”不一會兒,弔橋吱吱嘎嘎的落了下來,緊閉的城門也慢慢推開。一隊騎兵列開陣勢,一騎棗紅色的戰馬映入視野,馬上端坐一個四十歲左右的漢子,臉上因久經戰火的洗禮而布滿皺紋,看起來要比實際年齡大上幾歲,身上穿的戰甲雖然依稀能看見刀痕,但也算乾淨,朔天王朝將領的修養也可見一斑。

“哈哈,段老弟,你可算來了,我老路盼星星盼月亮總算是把你盼來了,怎麼樣,那些夷人還好對付吧?”,四十歲左右的漢子翻身下馬緊跑了幾步到段烽身前,大手不斷拍在段烽的身上,把他身上的雪倒是震下來不少。一邊接過段烽手中的虎符,交給身後的軍士。“還好,多虧諸君努力。路將軍,段某奉命駐守殘雪關,應該的”隨即低下頭,在殘雪關守將路海濤耳邊輕聲說道“皇上的意思,你是懂的,收拾收拾回老家吧,你也有七八年沒回去了。”路海濤嘆了口氣,隨即又大聲對身後士兵說道:“給第五軍團的弟兄們讓道。”騎兵分開了一條道,段烽拍了拍路海濤的肩膀,轉身上馬,揚了揚手,高呼一聲:“弟兄們,打起點精神,進城!”隊伍以整齊的步伐開進了殘雪關,50000人用了不到五個時辰,不禁讚歎段烽的治軍嚴明,不愧為這第五軍團的統帥。

“告訴手下弟兄們,今日休整,從明天起全面接管殘雪關”進入帥府後,段烽一邊用馬鞭拍打下身上落滿的雪花,一邊對身後的參將史鵬說,“諾”史鵬剛要轉身,“慢着,叫你手下那個破虜校尉封戚健帶領所部負責今天晚上的城防,出問題你提頭來見。”“是,將軍”史鵬向段烽行了一個軍禮,轉身走出帥府。史鵬深知部隊駐防第一天晚上最怕敵人偷襲。

“戚健,將軍有令,命你率本部一百人負責今天晚上的城防。”史鵬騎着馬在城裡溜達了半天,遠遠的看到一個年輕的軍官在庫房門口帶領士卒幫着輜重營卸下車上的床子弩,便打馬向前叫住那名軍官。這名軍官回過頭,向史鵬行個軍禮,他穿着一身鎧甲,左肩甲系著一條金絲綬帶,上面綉着一隻正欲展翅的蒼鷹,腰間懸着一口長刀,沒戴頭盔,取而代之的是一條護額,鬢角露出几絲銀髮,年紀不太大,但看的出來,已經是個老兵了。“是,末將得令”目送着史鵬遠去的背影,封戚健抖了抖身上的雪花,但是即刻又被覆蓋住了,“弟兄們,卸完這車后回營地休息休息,咱晚上還要打更呢。”說著這話,肩膀上又扛起了一架床子弩

朔天王朝天佑五年,第五軍團在平定夷人叛亂后便馬不停蹄的開往到殘雪關,統帥段烽接替了路海濤成為殘雪關守將,而後者因與蠻族作戰,屢屢失利,被貶,卸甲歸田。

第一章 壽陽府的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