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斤正傳

有時生命就像一片早衰的恭弘=叶 恭弘子,沒等到秋天就枯了。一經風,風不用多大,就零落了。孤單的零落了,離開在本應屬於他翠綠的季節,卻難以描畫出生命之秋的凄美……


目錄    【連載】八斤正傳之目錄

上一章【連載】八斤正傳之第二十二章


開始的時候,素珍並不知道八斤欠了那麼多的飢荒,只知道他在外邊不斷的在耍錢。便還是和往常一樣,和八斤大吵大鬧,哭着嗓着叫他不準再玩了,素珍說但凡有一點辦法,也不能鬧到真的連孩子一起回關里家的地步,但八斤實在不給她爭氣,後來,素珍真是忍無可忍了,而且又知道了八斤在外面欠了一屁股的飢荒,都快要氣抽了。這回八斤的花言巧語不管用了,任憑八斤把天說出花來,也不行了。素珍哭着,收拾起一些東西,抱着孩子,回關里家去了。

素珍真的回關里去了,這回八斤真的有些害怕了,媳婦可動真格的了,連孩子都抱走了。而且八斤的第二個孩子,已經在素珍的看肚子里了,年底也將來到人間了,這回也一併回到關里去了,八斤這回是真急了,王老爺子更是急了。

“你個不爭氣的王八犢子,趕快把我的孫子接回來去!”王老爺子也差點被氣抽過去,瞪着眼,咬着牙,真有如果八斤不把媳婦孩子接回來就要吃了他的架式。

六斤也過來了,八斤的老叔和老嬸兒也過來了,把個八斤好是一頓的數落,叫八斤趕快去關里,把媳婦孩子接回來。王老爺子還氣乎乎的說,如果八斤不能把媳婦的孩子接回來,就別回來了,死在外邊得了。

素珍生氣回關里家了,八斤本來就已經很是犯憷了,再加上大家你一言他一語的給他一頓教訓,他便沒有一句話了,只是低着頭,尋思着怎麼去關里把媳婦給接回來。八斤心裏知道,他一個人去是不行的,他自己心知肚明,媳婦是自己給惹生氣,憑他自己是絕對不可能把媳婦給接回來的。便去求六斤,他知道哥哥能說會道,又是媒人,哥哥去了這事情相對來說會好辦一些。

可是六斤不想去,這八斤的事敢不能總要當哥的管呀。六斤媳婦更是不讓六斤去,說一個大伯子的,去接兄弟媳婦算什麼,好說不好聽,讓屯鄰知道了還不笑掉了大牙。再說媳婦是八斤,又不是六斤,是八斤自己把媳婦給氣走的,有事就找當哥的,還行了,六斤總不能管八斤一輩子吧,這萬一兄弟媳婦跑慣了,一有點氣就往家跑,有點彆扭就往家跑,這大伯子不能總跟着去接吧,於是六斤媳婦執意不讓六斤跟着去。

可六斤不跟着去,八斤心裏就是沒底,幾次想自己走,可是就是不敢,就又來求哥哥,要六斤一定要跟着去。一來二去的,六斤也架不住弟弟央求,便有些心柔了,畢竟是自己兄弟的事。可是他夾在自己媳婦和八斤中間,左右為難,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不知如何是好。八斤知道六斤是自己的哥,自己有事就算他不情願,也總會幫着出頭的,只是自己的嫂子太厲害了,所以最重要的是先要過大嫂這一關。於是,這回八斤學聰明了,八斤就去苦求大嫂,隨便大嫂怎麼罵,怎麼說難聽,他這回也不煩了,只要大嫂開口同意,就算求爺爺告奶奶似的也不怕了。

最終,八斤可是說服了大嫂一次,六斤媳婦同意了。

於是,六斤陪着八斤又一次踏上了南下去關里的火車。一路上無話,便來到了關里,下了火車,就往素珍家裡走。從火車站到劉家不遠也不近,大約有十幾里路,那時候可沒有出租車、公共汽車什麼的,出個門除了火車,近一點的就是靠步量,按正常這十幾里路也就一個多小時就可以了。可今天八斤是有心事來的,一下火車,心裏就不住的合計,怎麼才能把媳婦給接回去呢!她爹可不是個善茬,那脾氣暴得很,不得打死他呀,還有她那個要命的姑姑……,他的心裏不住在想這些東西,雖然有六斤陪着他,八斤心裏還是沒有什麼底的。他便走不快,三步散成五步走,慢慢騰騰的。六斤看着八斤這個的肉勁,就不住的罵他,可八斤根本沒有聽他的,只是在自己不住合計着。於是,他們這麼走下來,一大清早下的火車,接近響午才走到了劉家門口。可到了媳婦家的門口,八斤就更犯嘀咕了,看着大門不敢進去,可把六斤氣壞了。

就在他們在門口猶豫的時候,門突然開了,把他們倆個人嚇了一跳,定驚一看原來是克己要出去玩。克己一出門,一看門口站着自己的爸爸和大爺兒,衝著爸爸就跑了過來,歡喜的喊着:“爸爸!”

克己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着實給八斤嚇了一大跳,可緩過神來一看是自己的兒子,急忙一把就抱了起來,說:“寶貝兒子,想不想爸爸?”說著就和六斤進了院。

“想!”別看克己才兩歲多,但卻是個很懂事的孩子。

“你媽呢?”八斤問兒子。

“在屋呢!”克己說,然後轉過頭衝著屋裡大聲喊,“媽,我爸和大爺兒來了!”

在屋裡的素珍和劉老漢在哥倆個進院的時候就看到了,素珍一看八斤火就騰的一下上來了。

“他們一定是來接我回去的,爸,我不回去!”素珍咬着牙說。

“你去你姑家獃著去,我跟這兩個小子嘮嘮!”劉老漢一看到八斤,臉色也陰了下來。

“嗯!”說著素珍就從後門跑了出去。

八斤抱着克己進了屋,六斤也跟了進來,劉老漢看也不看他們倆一眼。

“爸,在家呢!”八斤進屋後放下克己,樂呵呵的對老丈人說。

“你們來幹啥!”劉老漢陰着臉,還是沒有給六斤和八斤哥倆一個正眼,只是眼珠輕輕的往邊上一瞥,就又回去了,說完把自己的外孫子叫到了自己的身邊。

“爹,克己他媽呢!”八斤問。

“不知道,叫你給氣死了吧!”劉老漢說完又哼了一聲。

“是去我姑家了吧!”八斤沒理老丈人的氣話。

“我閨女在哪你管不着!”劉老漢的眼光又那麼一瞥。

“我去找她!”八斤估計自己不會猜錯,便起身要出門。

“你給我站住!”劉老漢突然大喝一聲,轉過頭眼神狠狠地盯着八斤,把八斤嚇了一大跳便不敢動了。

“大叔,你先別生氣!”六斤一看這個架式,心想自己別白來呀,急忙說。

“用不着你說話,我不生氣,誰生氣,那是我閨女,能不讓我生氣。”劉老漢不聽六斤說話還好,一聽六斤開口了,氣就更大了,“當初要不是你,我家這麼好個閨女能被八斤給騙走嗎,我還沒找你算帳呢!”

“大叔,您老別生氣啊,我這不是來給您老來陪禮來了嗎!”六斤滿臉堆笑的說。

“陪禮?”劉老漢看了六斤一眼,生氣的說,“你怎麼陪?我們的閨女都被你們給騙走了,你們還能怎麼陪!”

“大叔,你說怎麼陪都行,只要您消氣,只要素珍回去,怎麼著都行!”六斤還是滿臉堆笑的說。

“你把金山和銀山都推到我們家院來吧!”劉老漢說。

“大叔,您盡開玩笑了,哪裡有金山銀山啊!”六斤說。

“就算有,就能抵得住我閨女了!”劉老漢突然站了起來,瞪着眼,抬起胳膊,食指直生生地指着王六手,“我告訴你王六斤,你害得我們夠慘的,我今天他媽的我抽你!”

“行行,大叔,只要您能消氣,今天就算抽死我,我王六斤都不冤!”六斤急忙說。

六斤說完,劉老漢嘆了一口氣,咬了咬牙,沒有吱聲,把手放下來,就又坐下了,又不去六斤和八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