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自網絡

《淮南子·覽冥篇》: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炎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鳥攫老弱。於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斬鱉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淫水。

  盤古開天地之前,混沌中有十條黑龍,其名從龍一至龍十,乃十兄弟。

  他們因可以從黑暗中汲取能量,所以反對光明,反對盤古開天闢地。於是與盤古展開了曠日持久的戰鬥,終不敵盤古。首領龍一被盤古封印於五色石中,其餘九龍群龍無首,慌不擇路,闖入幽冥之地。為幽冥魔君所擒,投入乾坤九幽爐欲煉幽冥珠,歷經百年終不得成。

   幽冥魔君重返人間尋找龍一,恰逢女媧補天時。女媧撿五色石煉之以補天,所煉五色石中恰有封印龍一之石,歷烈火所煉封印竟破,龍一破石而出,為媧人間。女媧知道闖禍遂提劍來斬龍一,大戰四千回合難分勝負。女媧細細打量龍一,終得破綻,拿準時機,劍斬黑龍。

   突然狂風大作,飛沙走石,陰陽顛倒,乾坤幽冥。待狂風停,龍一屍首不見蹤跡。

  幽冥魔君將龍一屍首放入乾坤九幽爐煉得幽冥珠一顆。又經千年,將其餘九龍魂魄煉入乾坤幽冥爐。

 因九龍精魄過盛,乾坤九幽爐邊煉邊縮,最終成為高九寸的三耳九龍樽。   九條龍或騰或奔,或走或飛,或喜或悲,姿態萬千,活靈活現地圍燒在九龍樽上。

  九龍樽始成,幽冥魔君每日用之飲鮮血,修魔法。隨着時間推移,得精血餵養之九條龍法力日增,但此事幽冥魔君並不知情。

  一日幽冥魔君把玩幽冥珠時,不慎將幽冥珠掉入九龍樽。一瞬間便狂風大作,天地失色,陰陽倒轉,九條黑龍自九龍樽上飛出,組成九州陣法將幽冥魔君困在其中。

 幽冥魔君用盡畢生修為方才破陣而出,但自身遭到魔龍反蝕,成為黑龍使者,守護幽冥珠。每五百年將幽冥珠放入九龍樽一次,放出九龍。

 九龍便會為禍人間,食人飲血,天下大亂。所以黑龍使者歷來遭到正義之士追殺,行蹤十分隱秘。  

八百流沙界,三千弱水深。鵝毛飄不起,蘆花定底沉  

  流沙老妖就住在流沙河底,他不知道這條河以前叫什麼,但他告訴了河邊所有的人:以後這河就姓流沙了,沒聽他忠告的人現在都成了流沙河裡的沙子。

  正在打盹的流沙老妖被一陣龍吟之聲吵醒,放在琉璃桌上的九龍樽搖個不停。

      每當九龍樽發出龍吟之聲時,那便代表九龍樽感應到了幽冥珠的氣息。但流沙老妖並不知道這一情況,只因他拿到九龍樽時並不知道有幽冥珠的存在。

 流沙老妖拿起九龍樽走了出去,他所到之處河水便分出一條路來,這便是九龍樽的妙用。流沙老妖初見九龍樽時,九龍樽雖沉在水底,但泥沙,水草俱不近身,老妖甚奇,於是據為己有。

   每當聽到龍吟之聲,流沙老妖便持樽靜候,不多時河面便有過往人瑞。

  這時流沙老妖便念動口訣,倒轉九龍樽。人瑞所行之處立刻陷為漩渦,河水被九龍樽吸納。待漩渦停止,風平浪靜時,流沙老妖便飽餐一頓,吃罷將人瑞的白骨壘成塔。

   流沙老妖壘完塔便愜意地去休息了。這時九龍樽又發出了龍吟之聲。

 流沙老妖暗道:不好,有漏網之魚,還不止一個。

 流沙老妖立刻持樽去追,剛出水面便看見在水中掙扎着游向岸邊的九個人瑞。流沙老妖大喝一聲:哪裡走。

 便念起了口訣,霎時間河水逆升,白沙怒吼着卷向九個人瑞。突然自空中有一身影急奔流沙老妖而去,不等老妖反應便將一顆黑珠子放入了九龍樽。一時間天地失色,狂風怒吼…………

   “後來呢?婆婆快講,後來怎樣了”?一個小男孩搖着一個老婆婆的胳膊問道。

   “後來呀,哎呦,你瞧婆婆這記性,給忘了”。老婆婆拍着腦門笑着道。

  “沒忘,沒忘,婆婆沒忘,婆婆快講”。小男孩搖着老婆婆道。

 “好,好,婆婆講。你再搖婆婆的骨頭就要散架了”。

 “後來流沙老妖遭到反蝕,武功盡廢,成為凡人,每日靠打漁為生。那九個人瑞被一隻老龜馱上了岸,並且贈給了他們兩幅畫,說是什麼“河圖,洛書。再後來他們九個人各去了一個地方,漸漸地發展壯大,後來每個地方都叫州,合起來就是九州。再後來每個州都出現了有名的江湖門派,九龍樽成了魔教的鎮教之寶。再後來你去了魔教……”。

  “婆婆,這是什麼時候的事?為什麼我感覺有些事里還有我呢”?小男孩推推婆婆的背問道。

 “咳……,瞧我這老婆子,記性不好了,說多了,以後的事天機不可泄露”。

  “噢”。

 “婆婆,那流沙老妖受到反蝕為何沒死?難道她比幽冥魔君還厲害”?

  “她當然不如幽冥魔君厲害,只是當時放入九龍樽的幽冥珠不是真的罷了”。

 “不是真的?那是什麼”?

  “是一塊沾有龍一血跡的石頭而已”。

  “那麼說九條龍還在九龍樽里”?

 “在的,只不過他們在等他們的頭領龍一”。

  “那幽冥珠現在在哪”?

 “現在還有點早,以後你會知道的。小妖啊,婆婆只希望你能快點長大,去把本該屬於我們的東西拿回來”。

 “小妖聽婆婆的”。

 每當流沙小妖想起婆婆以前說的話時便熱淚盈眶。現在他就在魔教的密室內,九龍樽就在他面前,觸手可及。

  他沒想到事情會這麼順利。魔教那個一向搞怪的美男子竟設計抓住各門派的頭頭門,包括瑯琊閣的冷閣主,這完全出乎他的預科。

  此刻,他的夢想就要達成了,他將拿回屬於他的東西。

 魔教密室的頂上還有一間密室,只不過能進這間密室的人更少。現在各派的頭頭們都在這間密室里等着看戲。下層密室里流沙小妖的一舉一動盡收眼底。

 “冷哥哥,我沒騙你吧,我就是請你來看戲的”。魔教美男子憂羅嫵媚地說。

 冷閣主感覺自己身上的雞皮疙瘩要衝破衣服飛出去。

 “想我魔教傾全教之力保護九龍樽,就是為了天下太平呀,不曾想有人卻唯恐天下不亂。憂羅開始你的節目吧”。袁月明憤憤地道。

  只見憂羅從一玻璃瓶中小心地將一隻蝴蝶放入了下層的密室……

(全文玩)

瑯琊令之群龍無首

武俠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