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問長平之戰,秦趙兩國實力對比是怎樣的?

隨着消耗戰的持續,實際上秦國和趙國都已經吃不消了,兩個國家都在咬緊牙關撐着。一般史書都認為秦國長途奔襲受到的不利影響最大,而且隨着戰爭的繼續,局面已經向著不利於秦軍的方面發展了。事實上真的是這樣么?讓我們從兩國綜合國力、軍事將領、國內政治三個方面進行深入的探討。

一是綜合國力方面。

秦國經過商君變法,從政治上、軍事上、經濟上,國家實力都得到了長足的發展,商君雖死,但商君之法在秦國一直被執行 ,這是秦國日益強大的原因。而且當時秦國經過多年征戰,國土面積已經佔到了七國的一半。在那時有土地就有人口,就有糧食,並且商君變法提出了很多移民優惠政策,周邊國家百姓大量遷入秦國,使秦國日益強盛。

而趙國在趙武靈王時期進行了胡服騎射的改革,實際上也僅僅是軍事和時裝界的改革,並未深入到政治經濟當中。就算這點改革,也就堅持了一兩代。但是畢竟給趙國後代留下了戰鬥力極強的一隻軍隊。從綜合實力來講,除了軍事,其他方面趙國是與秦國無法相比的。

二是軍事將領方面。

趙國已經搬出了家底,由廉頗這一老將出馬對抗秦軍。但是在實際作戰中,廉頗依舊難以和秦將王齕進行對戰。在長平之戰開始,廉頗屢屢失地。直到最後守在長平,堅壁不出。史書記載廉頗正確採用築壘固守,疲憊敵軍,相機攻敵的戰法。但是整整三年,廉頗一直在固守,沒能找出攻敵的機會。或者說,廉頗採取過防守反擊的戰術,但是歷史告訴我們,廉頗沒有取得過實質的勝利,從另一個側面可知王齕用兵謹慎穩妥。兩國兩位名將,是這場戰爭陷入膠着狀態當中。

不難看出,在長平之戰前期的對攻戰中,王齕統領的秦軍是強於廉頗統領的趙軍的,但是在攻守戰中,王齕與廉頗打了一個平手。

三是兩國內政方面。

秦國內部雖然存在着將相不和的局面,但是秦昭襄王能夠掌控時局,在國家層面統一吞併六國的戰略,在大同中存小異,弱化了將相不和的矛盾。

趙國則不同,趙國有國君還有平原君。在長平之戰前趙王先召平陽君來商量是否接受上黨,在平陽君表示不可接受的情況下趙王才徵求的平原君意見。平原君表示支持趙王接收上黨的意見,並表示有老將廉頗在,趙國無失 。從這一點上來看,趙王當時是更親近於平陽君 ,大事小情先和平陽君商量 。而平原君應該也是為了迎合趙王改善他們之間的關係才附和了趙王的意見。

當然平原君也是思考過的,一是秦國將領王齕為新生代將領不足為懼,而白起正在秦國被打壓,一時半會翻不了身;二是攻守戰中,守的一方佔優勢,而攻的一方佔劣勢,其判斷秦國不會在這場戰爭中耗費太大的精力;三是一旦出現問題,還可以聯合其他幾國合縱抗秦。從種種跡象表明,當時平原君與趙王關係不是很好 。想來也容易理解,平原君在戰國是出了名的善於養士的公子,其門客過千,威名已經蓋過趙王 。趙王有這樣一個平原君在側,可以說是身心不寧,距而遠之也很正常的。

在長平之戰中,平原君除了支持了趙王佔便宜的心理,就再也沒有表演。在關乎趙國國運的一戰中,平原君沒有出力,這很不正常。這是為什麼呢?按說在這個時候,全國一心同仇敵愾才是平原君的選擇。除非是趙孝成王這時與平原君之間的矛盾已經達到了十分尖銳的地步。平原君抱着這個國家是你趙王的,愛咋咋地,跟我沒關係的心態冷漠旁觀。

國家的強盛需要一個穩定的團結的國內政治局面,所謂大同小異也符合要求。但是趙國君臣不和,在長平之戰前夕,其國內政治硝煙已經瀰漫,為趙國在決戰中的崩潰,埋下了伏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