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一天的夏涵雪已是疲憊至極,她拿出了一些銀兩,準備去客棧休息一晚。

  不巧,來了位公子和夏涵雪同時走到了櫃檯前想要客房。小二為難了,用手帕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無奈地說:“兩位客官對不住啊。本店只剩下一間客房了,你們商量商量吧。”

  夏涵雪見這位公子衣冠整齊,身上竟披着紫雪狐的皮毛做的大衣,還有那如薔薇般美麗的臉,兩個眼睛像是布滿了網,好像被他看見的人都會為他着迷。

  身後還有一個隨從,看來是江湖挺有地位的人。“公子請吧,我可以去別處再找找。”夏涵雪想着初到江湖還是少得罪些人比較好。他的眼睛看着她,彷彿能看出了她的心思,他笑了。夏涵雪不得不承認他笑起來真的很美。有這一種蠱惑的神秘力量,不知不覺中就會陷進去。

  “我和這姑娘是朋友,剛才鬧了點小矛盾,我們一間客房,麻煩你了。”他用極其溫和的聲音說道。夏涵雪剛想說些什麼,卻見他向自己眨了一下眼睛,示意自己不要說話。雖然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但夏涵雪還是乖乖地照做了。

  “客官裡邊請。”小二殷勤的樣子讓夏涵雪覺得很不自在。“隱懾,你先去休息吧。”“是,主人。”

  “姑娘不必拘束,這房裡反正也就我們兩個了。嗯?”“公子請自重,我們⋯⋯”夏涵雪被逼到了牆角。他溫熱的呼吸撲在她的額頭,痒痒的。

  “公子請自重,不然我可就不客氣了!”“哈哈哈哈!”他卻是捂着肚子扶着牆笑了起來。夏涵雪一下又不知所措了。“逗你玩的,這麼認真幹嘛。我姓秦,叫庾燁,你呢?”他笑着問道。“小女子夏涵雪。”

   “夏涵雪,這名字真土,不過人長得還算可以。你去哪兒啊?”“去玉華山。”“你不會是去拜師的吧?”夏涵雪點了點頭。這小丫頭去拜師竟然不認識我,看來她不知道我的身份。

  “反正我也要去,一起唄。我也缺個美女來照顧我。”夏涵雪有些擔心,誰知道他是誰,什麼身份,他的隨從來去無影,一看就不簡單,果然不安全。

  秦庾燁一眼就看出了夏涵雪的心思。“你不用擔心,我害不了你的。我連武功都沒有,根本傷不了你一根毫毛。我父親就我這麼一個兒子,這次我上山去看我姑媽,他怕我有危險,所以派了個隨從來保護我。”

  看夏涵雪一副半信半疑的樣子,他一把拉過她的手放在胸膛上:“你看我有沒有練武的氣息?”夏涵雪用元氣感受了一下他的全身氣息,的確是沒有一丁點兒習武的氣息。

  夏涵雪趕緊收回了手。“好⋯⋯好吧。”夏涵雪紅着臉點了點頭。“你害羞起來挺可愛的。”秦庾燁湊近她笑着說。

  “時間不早了,我們休息去吧。”夏涵雪急忙鑽進了被窩。“你不洗澡了嗎”秦庾燁一臉嫌棄地看着她。“跟你說的都忘記了!”夏涵雪趕緊把秦庾燁推出了房間。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