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圖|心子

1

輕柔的微風劃過麥浪,也滑過兩個孩子稚嫩的臉龐。

女孩拿着風箏在前面跑,男孩在後面追,邊跑邊喊着要風箏。

跑到快要下山的坡口,兩人都停了下來,男孩喘着氣看着女孩,女孩臉紅撲撲的。

女孩說:“我們回家吧,不早了”,說完邁開小腿便往坡下走。

男孩拉住她,把女孩攬到自己跟前說,“我喜歡你”。女孩左臉上被男孩印了一個唇印。

女孩呆了兩秒,臉刷的漲紅,一溜煙跑回去了。

2

雨兒的夢裡演繹着經常出現的這個場景,眼角又被淚打濕了。

“哎,老公,你幫我拿點紙巾唄?”雨兒比丈夫睡得早,習慣了讓丈夫給她遞紙巾。

可是,這次丈夫卻沒有回應。

雨兒迷迷糊糊也沒睜開眼,又叫了一次,還是沒收到回應。

雨兒只好爬起來,自己去拿。

晚上,丈夫一般會坐在電腦前玩遊戲。

“咦?人呢?”雨兒看丈夫沒在電腦前,電腦里遊戲的畫面還在繼續着。

3

似乎剛才有一道亮光閃過,雨兒也沒有在意,繼續睡過去了。

雨兒找遍整個屋子,也沒看到丈夫,打電話,發現手機在家裡。

已經夜裡12點了,丈夫上哪裡去了?

雨兒繞過來繞過去,還是回到卧室,看着電腦桌上的電腦,似乎看到畫面里有一個小人一直在跳。

雨兒走近,然後坐下來,發現畫面里那個遊戲角色似乎和丈夫很像,心想現在這遊戲設計的真贊,玩家形象都做的這麼逼真。

可是,她看着看着似乎感覺不對勁,這個人似乎在對屏幕這邊說話,還很着急。

雨兒拔掉耳機,裏面傳來丈夫的聲音。

“雨兒,我是幻影,快救救我!”

4

雨兒驚呆了,是丈夫幻影?

這是遊戲過程還是?

雨兒只好鼓起勇氣問:“親愛的,是你嗎?”

“是!老婆,我被吸到遊戲里了。”幻影使勁的喊着。

“現在這遊戲真逗啊,還能模仿我老公!”雨兒咯咯的笑了起來。

“老婆,我不是在和你開玩笑,我是真的被吸到遊戲里來了。具體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能感覺到你在屋子里,能聽的到你的聲音,但是,我看不到。我只能看到我這個遊戲里的場景。”

雨兒這回認真了一點,然後心裏反覆重複了幾遍:老公,被吸到遊戲里了。

5

“哈哈,那不是很好,你那麼喜歡遊戲,現在可以在裏面感受真人對戰咯!”

雨兒平時總是對丈夫痴迷遊戲頭疼,卻也無法阻撓,畢竟人生不易,有個消遣的東西至少可以釋放一個男人內心的負面情緒。

“不,我已經嘗試了,我只有五次機會,現在已經兩次了,我想我五次生命使用完,可能就完蛋了。你快想辦法,看怎麼救我出來。”幻影邊和小妖們對戰,邊和天空喊着。

雨兒這才定了定心神,意識到這是個很嚴重的問題。如果丈夫在遊戲里結束了,可能真的就出不來了。

雨兒突然想起最近出現的一則新聞,很多遊戲玩家莫名其妙突然失蹤,警方毫無線索,這些玩家很多都是第二天人間蒸發,房間里的電腦已被燒掉。

6

難道,丈夫也陷入了這種局面?

雨兒突然害怕了,趕緊對着屏幕大喊:

“老公,老公,快說,我怎麼救你?”

“你要玩這個遊戲,然後幫我通關。”幻影嚴肅的說。

雨兒下巴快掉下來了,“我這個遊戲白痴,你讓我玩遊戲,幫你通關?”

“哎呀,現在顧不得那麼多了,我只能通關才能出去。我已經在很多地方看到這句話,似乎這是有人做的惡意程序,想要報復我們這些玩遊戲的人。”

雨兒想,這人也真是神通廣大,還能把人吸到電腦里。

7

沒辦法,雨兒裝模作樣開始熟悉這款遊戲。

這是一款戰爭題材的角色扮演類遊戲,有故事和主線,需要主角通過一道道關卡,最後獲得能量之石。

雨兒是手殘黨,丈夫讓她在網上可以邊查攻略,然後找捷徑通關。

雨兒在網上找,剛發現一個攻略看了一點,突然就沒了。又打開一個頁面,一會兒又沒了。

這可真是奇了怪了。

雨兒只好使出渾身解數,開始和丈夫一起作戰。

雨兒可以瀏覽遊戲全局,於是不斷的給丈夫提示,告訴他那裡有什麼,或者那裡有些不對勁。

丈夫也在遊戲里,不時的和雨兒交流,問她一些遊戲里的人物和地點的情況。

8

今天這個遊戲也是幻影無意中下載的。

他被這個遊戲的廣告語吸引了:來這裏吧,你會獲得新生。

裝完遊戲才玩了一局就掛了,第二局開始后,他發現自己已經在遊戲場景裏面了。

雨兒配合丈夫玩,但在在一個關卡處,還是掛了。

雨兒繼續開始第二局,誰知,還沒開始,雨兒也被吸進去了。

雨兒看着玄幻的真實的場景,又看看眼前的丈夫,眼淚刷的出來了。

幻影發現雨兒也進來了,不知該高興還是該傷心。他抱着雨兒,安慰道:“別怕,不管怎麼樣,我們都在一起。我們一定可以出去的。”

幻影心裏直罵自己,怎麼忘了,雨兒也可能會被吸引進來呢?

9

這對苦命鴛鴦就在這遊戲的世界里暢遊着,又奮戰了兩局,還是失敗。

現在只剩一局了,雨兒已經慢慢的心灰意冷了。

幻影也覺得可能人生這就要結束了,製造這個遊戲的人肯定是想要報復社會。所以才製造了這個遊戲。

兩人在遊戲最開始的畫面處,一起坐在地上,沉默着。

幻影忍不住先開了口,“雨兒,我想告訴你一個秘密,可能讓你會很傷心,但是我必須告訴你,否則,我這輩子良心不安。”

雨兒說,“我也告訴你一個秘密。你先說吧。”

幻影講了一個兒時的故事,那是他的青梅竹馬,他到現在都還一直想着她,想要找到她。

10

雨兒聽了后,眼睛瞪的大大的。

“你小時候小名叫?”

“小明。”

“你住在哪?”

“幸福南街。”

“你的青梅竹馬小名是?”

“小玲。”

雨兒看着他,眼神真的和小時候的那個男孩很像。

然後雨兒慢慢的說:“我也在那住過,我的小名就是小玲。”

這回輪到幻影瞪大眼睛,“我真是眼瞎,連你都沒認出來,那你說的秘密也是我咯?”

雨兒含羞的點點頭。

可是,現在他們可能就要告別這個人間了。

他們抱住對方,眼淚止不住的流下來,互相哭訴之前對對方的一些不好的地方。

11

“雨兒,現在不是我們難過的時候,我們還有一局,不論如何,我們都要再嘗試一次!”

雨兒目光堅定的看着幻影,用力點了點頭。

互相一直尋找對方,卻不知那個人就在身旁。

知道了雙方都是一直心心念念的那個人,他們更加用心,似乎很多關卡,也變的輕鬆了。

就這樣一關一關的闖了過去,終於到達最後一關。

幻影含情脈脈的對雨兒說:“不管能不能過這最後一關,我永遠愛你。”

雨兒眼淚快止不住了:“親愛的,我也愛你。”

12

互相道完愛意,他們通向了這最後一道關卡,前方慢慢打開了最後這一扇門。

兩人拼了命齊心協力通關,戰勝了最後的BOSS,不知道是錯覺還是什麼,他們看到這個怪物倒下的那刻,流下了眼淚。

頓時整個遊戲場景似乎崩塌了,一片白光圍繞在雨兒和幻影周圍。

雨兒和幻影逐漸昏睡了過去,再次醒來發現是在卧室。

“親愛的,我們出來了!”幻影掐着雨兒的肩膀大聲叫着。

“誒喲,疼,出來就好,這也太刺激了,小明!”雨兒撒嬌,然後輕聲叫着幻影的小名。

幻影又把她抱在懷裡,兩人感受着彼此的愛意。

後來,警方抓獲了製造這款遊戲的罪犯,將其繩之以法。

這名罪犯是一名大學生,因為被心愛的女人拋棄而心生恨意,因此製造了這款殺人遊戲來報復社會。

遊戲最後的BOSS,是由他親自參与的,他被雨兒和幻影深深的愛打動,然後決定不再進行這種報復行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