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於網絡

(一)

這個和同事一起聊天,她突然表示她在某位親近朋友個人辦的微信公眾號上看過我的文字,我有點兒吃驚,一直以為那是我和朋友之間的小秘密。

同事說:“我一看標題就知道那些文章是你寫的,一點進去,果然是你。”

我更吃驚了,一時拿不准她說這話是褒義還是貶義,為了保險起見,我有點兒心虛地自黑道:“恩,你是怎麼猜到的?是不是那些看上去很接地氣,根本想不到什麼華麗辭藻堆砌,記流水賬的大白話就是我的?”

前輩愣了幾秒,跟我說了一句話:“看完你寫的東西,我就覺得吧,人還是應該多讀點書。”

你知道,被別人指出缺點並不可怕,但最觸目驚心的是,別人用你的缺點作為自己應該避免的教訓,這就讓人太無地自容了。

就像是,如果她把這句話換成“你寫的東西太淺薄,沒什麼情懷”“看上去沒什麼意思”或者是“我覺得你應該多讀點書”之類,絕對不會比“人還是應該多讀點書”來得晴天霹靂,好比一台外太空機器一瞬間把我周圍的所有空氣都抽空,我立馬窒息。

大概是愣了好久,我有點兒慚愧,但是無可辯駁,這情況類似於別人說“我就是覺得你丑”,我無論如何辯解,都是沒法兒打動別人的。

忘了最後我們是怎樣結束這一次對我而言差不多算得上是“洗禮”的談話,只記得掛下電話之後,一種無能為力的無奈感突然湧上心頭緊緊壓抑着我,甚至把我的淚水都擠壓出了眼角,最終變成了大雨滂沱。

傷心歸傷心,另一方面,我也真正靜下心來思索,明明我看過的書那麼多,為什麼在別人眼裡,會把我歸類為普通人當中沒有文化的那一類?同事身上多了什麼,讓我沒有理由把她歸為看上去沒文化的那一類?而我要怎麼做,才能不要再次面臨這樣並不如我願的情境?




圖片來源於網絡

(二)

光說大學畢業之後這兩年,一是因為工作需要,二是因為沒錢去找其他樂子和消遣,也沒有通過談戀愛這件事浪費時間,我把生活中的絕大多數時間都花在了閱讀上,通常周六周日都窩在了圖書館。

據我的粗略估算,在每年所讀的書籍之中,能夠一字不落看完的大概在100本左右,粗略看過的書籍不少於200本,翻過的書籍至少有500本,這些数字擺在檯面上,真的有點兒嚇人。

至於看的是什麼書籍,因為大學期間閱讀的是中學時代就應該涉及卻沒有涉及的各種經典讀物,那畢業之後差不多是避開了經典讀物這個點,主要精力放在了市面上的暢銷讀物以及各種看得順眼的書籍。

閱讀書籍的總量那麼大,涉及的領域也囊括得很全,歷史,心理,文學,健康,美容,兩性,財經之類,基本上都能隨口說出幾本。

有時候和並非同行的朋友聊天,對方興緻盎然地給我想和我討論哪一本他最近愛上的書,我總是一聽到書名就偃旗息鼓,用幾句話就能夠說清楚這位作者大概走的是什麼路線以及她個人的中心思想是什麼。

末了,還不忘添一句:“在這方面,我個人建議你看看XX的某一本書更好看,有觀點,更有趣。”

每逢這時,朋友總會驚呼:“天哪,你竟然看了那麼多書啊!”

而我總愛裝作無可奈何地回答:“沒事做,閑着也是閑着,就看看書唄。”




圖片來源於網絡

(三)

在這裏,我就粗略地展現一下,來解釋我為什麼說自己看了那麼多書,都有哪些書,從中也可以體味到,為什麼看了書,我卻像是什麼收穫都沒有。

首先,市面上近五年的暢銷書看得差不多了,即便並不是每一個人的書都能夠娓娓道來,但也在其中發現了不少深得我意的作者。所以如果你光是跟我聊這些年的暢銷作者,我基本上能夠跟得上你的腳步。

然而,你知道,如今這個時代出本書沒那麼容易卻也並不難,絕大多數書籍都只能算是個人觀點的表達。有時候我看着看着,實在看不下去,內心有種聲音:與其花時間看這些,還不如自己提筆隨便寫點什麼狗屁東西。

再者,由於閱讀量大,涉獵的範圍廣,自然體會到了不少美妙的情趣。

頻繁閱讀書籍這兩年,我太欣賞經典如村上春樹、蔡瀾、梁文道等人的文字,文化氣息濃厚,有生活的情懷,文字流暢悅耳,還夾雜了點風趣的意味,每次看來都忍不住會心一笑;

我也因為無意中讀了日本作家綿失莉莎的幾段文字,便把她所有的書籍都買來看了;閑暇時候,翻翻永不過時的名著,即便一時看不懂《瓦爾登湖》《沙之書》《夢的解析》和《浮士德》,也會拿着書籍念來念去;

看聽上去高大上的心理學書籍,任何人在哪個場合拋出一個心理學的名詞,即便不能夠默默說出它的含義,當即也能恍然大悟“原來是這個呀”;

經濟學理論的知識看過了不少,也很容易跟風去讀《人類簡史》之類不可錯過的書籍,偶爾會只為娛樂看看莉茲克里莫的漫畫,並裝可愛地念叨着“你今天真好看,我可以咬一口嗎”……

如果光是跟我聊天,朋友們都會覺得欣喜,畢竟你想聊什麼,我差不多都可以接上你的話,至少不會表示“我完全沒法理解你,你好怪哦”。如果再想要聊得深入一點,我可以告訴你我的觀點,有理有據,不一定是非常正確的,但應該不會是錯的。

即便如此,不知是因為同事看過的書實在太多,或者是針對我本身的文字而言,看上去比較像沒看什麼書,以至於沒什麼文化,沒什麼情懷的樣子,才說出了那一番話。




圖片來源於網絡

(四)

那一天晚上,我反思良久,總結了經驗教訓,在內心默默地定下了一些有別於以往讀書經驗的規矩,大概可以作為反面教材放在這裏。希望對每一個隨心所欲在看着書,是為了愉悅身心,也希望讓別人看來自己還算是有點兒文化的人而言,有可借鑒意義:

一,沒有規劃好書單或者閱讀計劃,總喜歡信步由韁,看到什麼是什麼。

這一點其實並不類似於寫文章,有些人必須打提綱,有些人寫到哪兒是哪兒,前者不會偏離主題,後者的思維更天馬行空。沒有書單和計劃,我總會發現自己想看什麼才會去看,但在某種程度上其實是在變相地浪費時間,其一是多了“空窗期”,其二是因為在書海之中,有些書籍真的沒有看的必要,看了也得不到什麼樂趣。關於這一點,必須搞清楚自己想要通過讀書帶來什麼,而絕對不僅僅是為了打發時間而已。

二,看過即忘,何談輸入。

古典老師曾經說過“光追求看什麼書是沒有用的,過目即忘就沒用”,雖然這算不上名人名言,但是這樣的感受恐怕是很多喜歡讀書的人難以克服的。

哪怕是針對同一本書,我們需要接受的信息也是海量的,但是大腦總需要反覆對知識進行確認,它才能夠存在於我們的腦海中,不至於再一次看到同樣的字句,我們不會被驚艷到“哦,原來是這樣啊”,其實這話早說過了。

也不是每本書,每個知識點都需要如此反覆處理,但是對於令自己耳目一新或者可能有用的知識點,不妨用鉛筆或者电子設備標註,時不時回頭看一看,把它變成自己的觀點。

三,只有輸入,沒有輸出。

看過的書籍是有很多,可是有些書籍即便是看了兩遍,也記不住——自然,也並不需要凡話都要記住。大腦中在接受信息的過程中,大腦最容易記住的是那些經常被我們感官接受或者印象足夠深刻的事物,所以如果沒有主動去干預所接受的知識,最終能夠留下的大多都是我們已經知道的東西。而對於一些真正新穎、重要和特別的知識點,在閱讀的過程中慢慢被遺忘了。

關於這一點,有些人嘗試着在寫讀書筆記,這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即便看着別人都把看過一部書的經驗變成了一篇句句成座右銘的書評,你也不要氣餒,先從下一個最初級的讀後感開始。

四,帶着目的性去讀書,學以致用。

我在看《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這本書時覺得其中沒有什麼觀點能夠驚艷到我,因為當時純粹就是想看看這本書講了什麼而已,結果看完之後我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它在講什麼。

有一次,我很想了解為何男朋友不主動聯繫我該怎麼辦,再次翻開了這本書的某個章節,一看,哇塞,簡直說得太有理了,我一字一句地看完了,看懂了,非常膜拜作者。

很多真正會讀書的人,很多能夠把讀書這件事變得很酷的人,其實都是帶着目的性甚至是功利性去讀書的。就好比給你一本政治書翻翻,你一字不落地看完了,我問你什麼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你肯定啞口無言。但如果你是本着要了解中國政治大方向去看,肯定受益良多。

自然,看完了一本書,不說立馬要學以致用,至少你可以嘗試着開始思考:對於這些新知識,我可以怎樣利用它——其實如果有了目的性,自會知道該怎麼用。

五,系統閱讀書籍,注重專業知識的累積。

碎片化閱讀橫行的時代,能系統地閱讀書籍成為了文化人標誌性之一。打個最簡單的比方,我們都看過金庸的武俠小說,每一步分開來看都很精彩,但是當你看過他的多部甚至全部書籍之後,複雜的人物關係表一出來,你在知道了單獨成書的故事線之餘,還多了一層“原來如此”的驚喜。

我們看過不少作者的經典之作,但如果不去了解作者的其它書籍、生平甚至同時代作家眼中的那個時代,就很難深入地體會一本書。

很多嘗試着寫好書評的人恐怕會有這樣的感受,看完一本書只需要一天,但需要花九天的時間來看和這本書相關的一些知識點,如此構思之後才能夠寫好一篇好看的書評。

六,把閱讀培養成一種習慣。

現在愛閱讀的人越來越多,這是可喜的現象,不過手機佔據了我們太多的零碎時間,尤其是睡前那一段寶貴的時間,其實不妨每天特意騰出一個時間段來閱讀書籍,無論是紙質還是电子書,慢慢積累,所得到的收穫會比你想象中要多。

末了,上述的幾點大概不夠完整,是我個人經驗所下的總結,其實也算是對自己的期待。

如果你也和我一樣,因為讀了很多書看上去沒什麼文化而沮喪,容我先灌一碗毒藥給你“相信我,你並不孤單”。

神清氣爽之後,好好上路吧,爭取不要再讓別人因為你的行文舉止而醍醐灌頂——看來我應該多讀點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