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恭弘=叶 恭弘時情今年大三是個要找工作的年紀了,我爸媽是某公司的高管。家裡算是有點家底的哪種中產家庭。我還有一個弟弟今年是大一在某市重點大學讀工程類專業。我的男票叫何傑大四, 跟他交往了2年了,我很愛他。”

        我在學校的宿舍里看熱播的韓劇正看到歐巴在撩女主他們就要接吻的時候手機響了,我嘟囔着拿起手機按了接聽鍵:“靠!我要滅了你!!喂~親愛的~你剛剛說什麼?”手機里傳來何傑的聲音:“時情你要滅誰啊?我尷尬的說:滅~滅蟑螂!這蟑螂太討厭了,它吃我的薯片!”我聽到手機那頭傳來的笑聲皺着媚問:“笑什麼?你沒拍過小強啊?”何傑說:“寶寶 我有個事情要和你說,你想先聽好的還是壞的?”我從椅子跳到床上滾了2圈找了一個舒服的位置說:“先聽好的。”

        何傑說:“我成功面試進了外企,哎呀~在學校學的英語終於用上了。人事部經理讓下周二10點正式上班,你說我們是不是要去買幾套衣服啊?哦 還要去慶祝一下!我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爭取到的機會呢!老婆我們去酒吧慶祝吧?”我聽完何傑的話眼睛笑的只剩下縫,嘴角都扯到耳根子上了。我趕緊說:“好啊,多喊些人,人多熱鬧。”何傑說:“OK,老婆掛了,明天晚上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啊。”我說:“你老婆天生麗質,就算素顏也是天下一絕!你就放心吧,只要我出場所有的女生都會被我的光環遮住的。哈哈哈哈哈自己都感覺不好意思了呢~”何傑好像被我逗笑的咯咯笑個不停:“寶寶~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肺,你是我的寶貝甜蜜見!”男票的讚美最養顏了我接着說:“我早知道了,你快去找場地吧,我去吃飯了拜拜。”掛了電話我就不停的想啊想啊,一下只就到7點了,哎呦喂!這個點學校的食堂還有飯嗎?!

         我糾結完了,決定要去食堂看看穿好鞋準備出門的時候,琪琪和曉雅回來了。曉雅問:“電話講完了?這是給你帶回來的飯。”我直接飛撲過去說:“親愛的宿友,愛死你們了!!對了傑哥他成功應聘上外企的工作了哦,明天晚上去酒吧慶祝,他請客喲!!”琪琪睜着大眼睛睫毛像雨刷子一樣一上一下,這不是重點。琪琪問到:“什麼時候上班啊?”曉雅說:“傑哥太厲害了吧!!我們要好好宰他一頓!”我說:“下周二,好啊 確實要好好宰一頓,哈哈哈~ ”琪琪雙手閉攏之後再右手手指點了肚臍眼和左胸還有右胸無奈的說:“傑哥我替你默哀了30秒,你女友要宰你我也很無奈啊,,,”

         在一起嬉戲的時間過的很快,一轉就到了10點半該睡覺的時間了。躺在床上,一直靜不下心來,不停的在幻想傑哥在公司,背後跟着一群小跟班威風凜凜的樣子,太帥了!!簡直愛死他了!不行,不行現在閉上眼睛睡覺!閉上眼睛還不到3分鐘又掙開眼睛了。。。就這樣幾回了,腦袋越來越沉,慢慢的就睡着了。

         什麼味道?怎麼形容呢?就是鹹魚的味道混合著汗液的惡臭!我去,簡直是毒氣啊!我趕緊睜開眼就看到了一雙襪子在我面前晃來晃去!我趕緊用雙手推開曉雅的爪子憤怒到:“你妹!你想干什麼啊!你這是謀殺知不知道?!”琪琪捂着嘴把可愛的小臉都憋綠了。。然後就傳來她瘋狂的笑聲!小雅拍了拍手一臉嫌棄的看着我說:“看看,看看現在都幾點了啊?還不起床!?太陽都出來了好嗎?怎麼有你這麼能睡的豬啊!這襪子有那麼臭嗎?”我眼睛嘴巴同時在抽動!搶過曉雅手中的襪子就往她嘴裏塞說:“這啊~一點都不臭!可香了呢!來姐姐~喂你~吃!”曉雅這個靈活胖反正真快,一下子就跳出了1米開外,得意的看着我咧*着嘴笑:“哈哈哈哈哈~”

       我就不信治不服你這小妮子了!怎麼說姐姐也是百寶箱級的可愛美麗陽光燦爛的小天使級別的美少女!我喊到:“看招!哇~看是蜘蛛!快看琪琪你床上有蜘蛛!噓~別說話我去拍死它!”曉雅果然把目光轉移到琪琪的床上了,就在這時襪子呼嘯而過直擊她的面門,這時她的爪子隨着毒氣飛舞,抓住我的衣領一通亂扯!我得意的問:“臭嗎?”襪子早不知被她拍哪去了,她轉身衝到窗戶邊去透氣了,還不忘叫囂。。。她說:“你準備接受神的審判吧!還有琪琪你笑什麼笑!笑的跟個猥瑣大叔一樣!蒼天啊!快來救救我吧!這宿舍有毒氣!”曉雅這麼一說我連被臭襪子熏的氣都消了大半了,我笑的胃痛就直接到在琪琪的床上接着笑,擦掉眼淚說到:“哎呦媽呀!曉。。曉雅你太媽的逗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琪琪抹掉了眼角的淚走過去拉着曉雅的手說:“我們去吃飯吧,快走我都快餓死了!”曉雅翻了兩個白眼說:“剛剛怎麼不見你餓?笑的那麼賣力,我都不忍心給你個差評了!”我和琪琪又笑的翻過去了,曉雅用左手捏着自己小巧的翹下巴無奈的看着我們:“。。。。。。我就靜靜的看着你們笑,你們繼續~”我好不容易從床上爬起來又倒下去了,因為這句話又戳到我的笑點,笑的肚子一陣一陣的痛,都到這種程度了那還有力氣站起來啊。曉雅瞪着一雙明亮有神的雙眼,把雙眼撐的圓溜溜的看着我倆:“。。。。。。”

       等我換好衣服洗漱完就到中午了,大學生活就是這樣,總是這樣逍遙自在無拘無束。

        咱三就這樣一塊把早餐改成中餐了,在去吃飯的路上我用右手捏着鼻樑骨,想讓疲憊的雙眼放鬆放鬆!回憶起昨天晚奇怪的夢,我就一身冷汗!我說:“你們覺得晚上做的夢能實現嗎?就那種很玄乎的那種夢。。”曉雅問到:“你昨天做什麼夢了?夢見帥哥哥來接你了?”看到琪琪疑惑的雙眼,隨手抬起左手拍了曉雅的腦袋說:“再帥的也是鬼!鬼才託夢的好嗎”我放下右手邊回憶邊描述夢中場景道:“昨天啊,我在床上翻了好久才睡着,後來我夢見了傑哥劈腿,還夢見比劈腿更恐怖的事情!”

       曉雅到:“你是不是昨天太累了沒睡好?!居然會夢見傑哥劈腿,傑哥怎麼看都不像會劈腿的人,到是你反而像是劈腿者”琪琪在後面附和道:“是啊,是啊”我真是恨不得一巴掌蓋下去,重點不是傑哥劈腿好嗎!是後面那句!我直接無視他倆繼續說道:“然後我就看到一個女孩大概17-18歲的樣子她哭着訴說著自己的這些年不幸的遭遇,她還說希望我能幫幫她,替她去活、去幫她報仇、去完成她的夢想!我也是醉了!憑什麼啊你讓我幫就幫啊,她以為她是誰啊!鬼了不起哦??呵~我偏不!之後我又夢見了古代建築和帥哥還有自己和一個長發美男子在床榻上愛愛。。。還有和我愛愛的男子跟我有仇!他說我害死了他的乾妹妹,我覺得吧,那個男這句乾妹妹的潛台詞就是乾妹妹是我的小情人兒~然後一天他發瘋跑來我家和我吵了一架,吵架內容特別狗血!內容是他的弟弟的寵物鴛鴦掉河裡淹死了,,,靠逗我呢!鴨子掉河裡死了!!然後他就把我掐死了!再然後我就被曉雅熏醒了,哎 這都什麼事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