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彤彤,以後不管我在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過着怎樣的生活,我都會一直一直記得你。你永遠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角色。”

“幹嘛啊你?不就是去讀個大學嘛!有必要搞得像生離死別一樣嗎?你又不是不回來了,別矯情了!走吧,走吧,我看着你走。別回頭!”

別回頭,我怕你哭了我也會跟着你哭,別回頭。

2013年9月10日,因為填錯志願,何艾不得不去離家兩千多公里的北方念書,我在A市的火車站門口目送她檢票進站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人海。

當初我、何艾、顧家歡三個人約好了要考在同一個城市的。可是,何艾去了北京,顧家歡去了天津,偏偏只有我一個人留在了南方。

現實真的很可怕,容不得你反抗,它擺在那裡,你除了接受,別無他法。

顧家歡和何艾是同一天開學,我比他們開學晚幾天。當時我還在老家,想着等他們去學校趕到A市去送他們。

我正想着第二天要給他們兩個帶什麼禮物的時候就接到了何艾打來的電話。

“彤彤,我忘記跟你說了,顧家歡前两天已經去學校了,他說學姐叫他提前去熟悉環境,到時候他就可以當志願者給新生帶路,這對他在大學的生活也會有所幫助。那時我剛好回學校跟梁老師拿一點東西,就順便送了一下他!”

“那最好不過了!我正想說要給你們兩個準備什麼禮物呢,現在好了,他提前去了我就不用準備他的了。”

“你也不用給我準備什麼了,我明天的行李好多好重噢,拿不了了。”

“好吧!那連你那份也省了。你們啊,跑去那麼遠的地方,一年也就能回來一兩次,到了那邊想家的話就跟我說,我給你們寄家裡的特產過去。”

“好啊,好啊。彤彤,你真的是太好了。”

我這不長不短的青春,遇到對的人,就想傾盡所有去付出,想給你們最好的,想讓你們知道你們在我心目中的地位。

……

我和何艾是初中時候認識的。她不僅身材高挑皮膚白皙活潑開朗還能言善道,所以朋友特別多。

我和她剛好相反,按理說我跟這種女神級別的人是不會有任何交集的,巧的是,我和她不僅有交集,還成為了好朋友。

她說我是她閨蜜。

我和何艾是同班同學,因為本來就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加上又不住在同一個宿舍所以我和她幾乎沒有說過什麼話。

還記得初二的某一个中午,原本還很晴朗的天空霎時間被烏雲籠罩着。因為擔心會下大雨會被淋濕,我跑去混合宿舍叫醒了和我一起學習一起吃飯的發小,讓她和我去教室。

我站在混合宿舍的窗口,對着正背對着窗口站着的人,小聲道:“同學,可以幫我叫一下黃丹嗎?”她沒理,我又叫了一聲,她還是一動不動。我這個對這種事特別有耐心,她不應我就一直叫。

當看到滿臉淚痕的何艾轉過頭來時,我一時間竟有點不知所措。

果不其然,我和黃丹剛走到教室就下起了大雨。黃丹說:“還是你有先見之明,彤彤,要不然我們不僅要被淋成落湯雞,還極有可能遲到呢。”

“那你打算怎麼感謝我?”

“我就知道你又想趁機宰我一頓,彤彤啊,你能不能對我好一點……”

黃丹一直在巴拉巴地說個不停,要是平時我一定會懟回去,但我沒有,因為我腦子里一直回放着何艾當時轉過身來的畫面。

像她這種那麼多朋友圍繞、家庭條件那麼好、成績還名列前茅的人會有什麼難過的事情呢?搞不懂!難道是她喜歡的男生不喜歡她?不可能啊,她這麼優秀的女生怎麼可能會有男生不喜歡她呢?

這些疑問我在放晚學的時候得到了答案。

最後一節課下課之前,何艾遞給我一張紙條叫我放學后留在教室,她有事和我說。

我隨便編了個理由把黃丹“打發”走後,何艾就挨在我身邊坐下,“你一定很好奇我今天為什麼會哭吧?”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她又繼續道:“就是為了引起你的注意!因為我想和你做朋友!”

我被何艾的話給嚇到了,和我做朋友?我一個長相普普通通家境普普通通的人,竟然會讓她以這種方式引起我的注意,這理由也太離譜了吧!

“開玩笑的啦,你別介意,只是今天中午我媽媽打電話給我說我外公身體不好,所以有點難過。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很想跟你說這些。我可以做你的朋友嗎?”

“當然可以!”我點點頭。

於是,她很自然地拉住我的手,說道:“那我們去吃飯吧,再遲一會就沒有菜了。”

“好!”你都抓住我的手了,我能不答應嗎?

雖然我們不能以最壞的惡意去揣測別人,但我並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相信何艾,因為我不知道她闖進我的生活有何目的。

說實話,沒有跟何艾接觸之前,我的生活過得挺平靜的。自從跟何艾走近了以後,流言蜚語不絕於耳。

很多人都說是我去巴結何艾,因為何艾有錢,因為何艾長得漂亮。剛開始我確實挺介意的,後來想想介意又怎樣呢?我又改變不了別人的想法,我只要認真做好自己分內的事就好了。但何艾不行,只要聽到有人詆毀我,她就會為我出頭。

從何艾為我出頭的那一刻起,我就把她當成了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何艾總是和我走得很近,黃丹不太喜歡三個人的友情,她覺得三個人走總會有一個會被冷落,所以她就自己找了一個小夥伴一起學習一起吃飯一起玩。

我滿懷愧疚地說:“黃丹,對不起,不小心把你拋棄了。”

她說:“黃彤得了吧,這麼多年我也受夠你了,一天在我耳邊念叨,煩都煩死了,現在可以擺脫你,別提我有多高興了。再說了我們不可能一直都是兩個人一起走啊,總是要結識新的朋友不是嗎?現在我和這個小夥伴在一起覺得挺好玩的。不過我建議你要小心何艾這個人,總感覺她沒有那麼單純!”

“你放心吧!”

雖然嘴上應得挺快,但我還是覺得是黃丹多慮了,何艾闖進我的生活是有點唐突,目的應該也不會不純,畢竟我也沒有什麼可以給她騙的,而且她也不像是那種人。

(二)

“艾艾!我跟你講,剛剛我上樓梯的時候看見我一個小學同學了。”

“小學同學?誰啊?話說你挺多小學同學在我們學校的吧?”

“你不認識的!”

“喲!看你一臉嬌羞的樣子,老實交代!你說的小學同學是不是你暗戀的對象?”

“你怎麼知道?”

“你臉上寫有啊!”

啊?我摸了一下自己紅得發燙的臉頰,忽然意識到原來兩年過去了,自己還沒能忘記他。顧家歡啊顧家歡你到底要在我心裏面呆多久啊,如果你不屬於我,能不能把我心裏的位置空出來,讓新的人住進來?

見我不說話,何艾拍了拍我的肩膀:“哎!彤彤,你怎麼了?不開心啊?”

“沒,沒,沒有不開心,我怎麼可能不開心!”我擠出了一個笑容,告訴何艾我沒事,不用擔心我。

“你別笑了,你現在笑起來一點都不好看,來跟我說說,怎麼了?”

我發誓我從來沒有把我喜歡顧家歡的事告訴任何人,包括黃丹。所以何艾是第一個知道這件事的人。

我和顧家歡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了,從幼兒園到六年級我們都在同一個班。

顧家歡是一個特別愛玩的人,他坐不住,每天課間都在校園裡竄來竄去,但這絲毫不影響老師和同學對他的喜愛,因為即使他很頑皮,但成績總是名列前茅。

我是一個特別內向的人,黃丹是我同桌,她下課的時候總是喜歡趴在桌子上小憩一會兒,而我除非上廁所,否則從不離開自己的座位。也因為如此,除了黃丹,我沒有一個朋友。

有一次,我跟黃丹說:“如果你不理我的話,我就真的一個朋友也沒有了。”

黃丹說:“我會一直一直和你做朋友,直到我們都為人妻,直到我們都變成一堆白骨。”

當時我簡直要感動死了。

顧家歡坐在我的斜前方,每次上課我都會偷偷地瞄他幾眼,他的一些喜好和小習慣我都看在眼裡。

他最喜歡的顏色是藍色,最擅長的運動是打籃球,最喜歡的明星是周杰倫;

他最愛喝純牛奶,一根油條兩個奶黃包是他每天的早餐;

他上課總是喜歡用雙手撐着下巴,思考問題時總喜歡咬着筆頭;

他上課無聊的時候喜歡練字,偶爾會在課堂上和同桌講小話;

他最不喜歡的課是音樂課,因為他是音痴;

他從來不踩點,從來不爆粗口不打人從不亂扔垃圾;

他很有愛心,每次放午學和晚學之前他都會從班級垃圾桶里撿我們丟的空瓶子給保潔阿姨;

他扛得住熱但耐不住冷,每次全班穿得最厚的就是他;

他……很優秀……

他是我努力想要靠近卻一直不敢靠近的對象。

他……是我開始知道“喜歡”這個詞的含義的時候一直喜歡的人。

一直喜歡的人。

“你說顧家歡啊,我認識他!他跟我一樣在學生會工作,每次紀檢我都和他一組,跟我關係還算可以,要不……我幫你?”

“不用了,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我現在都快忘記他是誰了!只是突然見到他覺得有點震驚,沒想到他竟然也在這所學校,他應該考到更好的中學才對。”

原來他也在這所學校念書啊,兩年不見,沒想到和他見面的方式竟然是默默地跟他擦肩而過,連個招呼都不敢打。

之後,我第一次和顧家歡“正式”見面是在上體育課的時候,當時他們化學老師有事,所以體育課和化學課調了上課順序。

“哎!家歡,你過來一下!”何艾叫住正抱着籃球往球場走去的顧家歡。

家歡?家歡!原來他們的關係好到稱呼都可以直接去掉姓了啊!

“何艾?你叫我?有什麼事嗎?”顧家歡停下腳步,此時我正在摳手指甲,我不敢看他,在他離我們越來越近的時候,我感覺自己呼吸都有點不正常了。

何艾向顧家歡介紹我時,顧家歡眼神一直在上下打量着我,這讓我感覺很不自在。

“黃彤啊!和我一個小學同學的名字一樣!不過長得比她漂亮多了。”

我禮貌性地說了聲:“謝謝。”

“小學同學”“名字一樣”“比她漂亮”我是該高興還是該難過呢。不過也是,這麼多年了,我一直都是班裡最不起眼的人,從來沒跟他講過一句話,不記得我很正常。對,很正常。

“家歡,我覺得你得跟彤彤道歉!”何艾拉着我的手,像是撫慰一般。

“道歉?”

“對啊!她就是你所謂的小學同學啊!人家跟你同班同學那麼久你竟然認不出,你說你該不該道歉。”何艾在為我“打抱不平”。

顧家歡有點吃驚,“啊?你就是我的小學同學黃彤?對不起啊!因為你以前不怎麼愛講話所以沒怎麼注意你,加上你現在留長發了,也長高了不少,所以認不出你來了,不好意思啊!”

我故作輕鬆道:“沒事!也有兩年沒見了,不記得很正常。我也快不記得你了呢!”

沒事,反正我已經習慣了。沒事,反正我本來就不起眼。沒事,反正我也快不記得你了。對,我也快不記得你了。

我在逞強什麼呢?我應該大大方方地跟他交流才是,可為什麼每次一見到他,我內心的自卑分子就會出來作怪,為什麼?

“家歡,別磨蹭了,快點過來,我們隊要輸了。”顧家歡的隊友在叫他。

何艾說:“你快去吧!放學我們在教室等你,一起去吃飯吧!”

“好。那我先走了!”

(三)

放學后,我騙何艾說我“親戚”來了。

何艾說:“彤彤,我還不了解你嘛?你一定是想臨陣脫逃,既然你說你不喜歡他了,一起吃個飯有什麼關係呢?你的演技還有待提高哦!”原來不知不覺中,何艾已經那麼了解我了啊。

說到底,我還是怕自己眼神和心裏不自覺流露出我還是很喜歡顧家歡的信號。畢竟喜歡了那麼久,身心都不由己。

“好吧!我承認我還是喜歡他,可是你看他體育課上的反應,明明是已經快要忘記我了,既然這樣,還不如不見。”

“彤彤,我不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但是我覺得有些事情你還是得爭取一下,青春就是拿來折騰的,別怕,有我呢!我幫你!”

“可是……”

“別可是了,走吧,走吧”

“不不不,艾艾,順其自然吧!你……別跟他說!”

“好好好!我知道了!不說,不說!你放心吧!”

那一頓飯,何艾和顧家歡聊得挺歡,我一直在低頭吃飯。不過飯吃到一半何艾突然說有事要先走,我隨即拿着包站起來要跟着何艾一起走,卻被她阻止了,“你就別去了,先吃飯吧,回頭我再跟你解釋,我先走了啊。”

“坐下吧!吃飯!”顧家歡似乎不怎麼關心何艾的“突然離開”。

“噢!”我把腳收回繼續頭也不抬吃飯。

“看來你很餓啊!”

“啊?”

“你性格還真是一點都沒變,為什麼不試着去和更多的人接觸?”

“習慣了!”

他問:“如果不是因為何艾的關係,你會不會已經忘記我了?”

會啊,肯定會忘記你啊。我試着忘記你,試了一遍又一遍,當我覺得自己快要忘記你的時候你怎麼又出現了,你為什麼要出現呢?

原來,最想要忘記的人是最難忘記的啊……

我不知道他到底是希望我忘記,還是希望我不要忘記,或許只是純粹先找一個話題打發獨處的尷尬罷了。

“不會啊,我對小學同學還是有一點印象的,雖然我當時在班裡並不活躍,但該記得的還是會記得的。我還記得你當時成績總是排在班級第二名呢!”

他停下筷子望着我,我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話好像有點多了,然後低着頭繼續吃飯。因為我怕,我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把自己對他的關注表現的一覽無遺。

“認識那麼多年,第一次聽你講那麼多話呢!以後,也要像今天一樣講多點話噢!太內向可不好。”他打趣道。

“噢!”

我看向他的餐盤,裏面只有一些殘羹冷炙。原來,他的食量那麼大啊?還是他覺得不能浪費糧食所以堅持要吃完?

“打籃球的男生食量都很大。”這是黃丹告訴我的。

我說:“你吃飽你就先走吧!我還有點事!”

“沒關係,我可以等你!”

“你去忙吧!不用等我了。”不用等我了,你看着我我會很緊張啊。

“我不忙!”

這一餐飯我食不知味……臨走的時候顧家歡給了我他的QQ號,“千叮嚀萬囑咐”我一定要加他。其實沒有那麼誇張,他只是說一定記得加他,假期的時候他好通知我同學聚會的時間和地點。

原來他以為去年我不去參加同學聚會是因為我不知道時間和地點啊。光靠我自己我當然不知道,但是我有黃丹啊,怎麼可能不知道呢?我怕和同學們沒話說,怕尷尬,所以我是真的不想去啊,一萬個不想去。

……

回到宿舍我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告訴何艾,何艾說至少我現在要到了顧家歡的聯繫方式了,想要在一起就得更加努力。

也是,想要在一起得更加努力,可是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們要在一起啊,我只要能遠遠地看他,看到他過得很好就好了。

何艾說我一點追求都沒有,喜歡了能擁有不是更好嗎?

我是想過把顧家歡佔為己有,想讓他一直待在我的身邊。可是跟他在一起,我總是會不自覺擺低自己的位置,不敢正視他,不敢把自己內心深處的想法告訴他。

我以前還想過,是不是自己變得很壞很壞才會引起顧家歡的注意。可是我不敢,我沒有資本變壞,我也沒有資格變壞,因為我不能變壞。

(四)

距離上次和顧家歡一起吃飯已經有兩個星期了,他的QQ號我還沒加上。想着電腦課的時候可以登個QQ加一下他,但老師怕我們電腦課不認真練習就把網絡給掐斷了。

何艾知道我沒有手機,周六晚上她把偷偷帶來學校的手機借給我。平時,她的手機都放在行李箱里,直到每個月月末放假才拿出來和家人聯繫。

“要是我把電用完了怎麼辦?”

“沒關係啊,你忘了嗎?我可是認識很多人噢!叫他們幫我充一下電也不是不可以,你就放心用吧!”

南方的六月已經熱得不行,我躲在被窩裡,熟練地輸入了一串早已背得滾瓜爛熟的数字,手機屏幕上立即跳出“對方已通過您的好友請求”的字眼。

原來,他在線啊。

“嗨!黃彤!你終於加我了!”

我終於加你了!你在等我加你嗎?

“我現在用的是艾艾的手機。”

“你的手機呢?”

“我沒帶來學校。”我想,是時候找個借口叫爸爸幫買一個手機了。

“真是乖呢!跟小學的時候一樣!”

是乖還是怪呢?跟小學的時候一樣?小學的時候你關注過我嗎?

“我以為你不記得我了。”

“怎麼可能不記得,全班那麼多人,就你一個人從幼兒園到小學畢業沒跟我說過一句話。你是不是對我有意見啊?哈哈”

“不是啊,我對誰都這樣。”我想過把你當特殊,可是沒有勇氣把你當特殊。

“在逗你呢!”

“【微笑表情】”

“你以後別發這個表情了,這樣顯得我們很陌生呢。”

難道我們不陌生嗎?

“好!”

“這就對了!哈哈!很晚了,該睡覺了,晚安!”

“晚安”

晚安,w a n a n我 愛 你 愛 你,是這個意思嗎?

……

第二天,我跟何艾在食堂碰到了顧家歡,因為前一天晚上跟他聊過天的緣故,我多少有些不自在,顧家歡卻很自然地坐在何艾的旁邊——我的斜對面。

跟上次一樣,何艾和顧家歡聊得很嗨,唯一不同的是,這次何艾沒有丟下我一個人先走,顧家歡這次終於主動和我說話了。

他說:“黃彤,你好像很喜歡吃土豆絲的樣子!”

他說:“黃彤,你吃飯的樣子好斯文!”

他說:“黃彤,下次你能不能主動和我說說話?”

“好!”我點點頭

何艾說:“在我的印象里,彤彤好像從來沒有跟一個男生講過話,家歡,你是第一個噢!”

我感覺有點難堪,雖然事實的確如此,但我還是不希望顧家歡知道這些……

……

期末考試結束,接下來便是炎熱而漫長的暑假。之所以覺得漫長是因為爸爸叫我去鎮上姑姑開的奶茶店幫忙,這就意味着我要接觸很多不一樣的人,我很忐忑。

好在姑姑說,等我準備開學的時候給我買一個手機,這是屬於我們兩個人之間的秘密,爸爸不知道。這讓我覺得好像這個暑假也並不是那麼難熬。

黃丹在家裡學吉他,她說想趁着還年輕學一門樂器,等自己上了大學以後,周末或者放假的時候可以背着吉他到處走走,想想就很酷。後來我以為她只是隨口一提的話竟然成為了現實,這讓我很驚訝,當然這是后話了。

何艾在鎮上報了英語補習班,她在距離培訓學校不遠的處租了一間房子。她說:“彤彤你可不可以不住你姑姑家,來陪我吧。”

想到她一個人住也不太安全,我好說歹說姑姑才答應我搬去和何艾一起住。

於是,每天早上何艾都比我早兩個鐘起床出門,晚上她放學的時候會到姑姑的奶茶店坐着等我下班一起“回家”。

貌似和我接觸並成為朋友以後,何艾就很少和其他人接觸了。而我自從認識了何艾以後,跟黃丹接觸的也越來越少了。但我知道,只要我需要,她一直都在,像最開始的時候說的那樣,一直都在。

(五)

在離開學還有一個星期的時候,姑姑真的給我買了一個手機。雖然只是一個雜牌的按鍵機,但這並不影響我對它的喜歡。因為我可以用它來聯繫顧家歡了。

說起來我已經差不多兩個月沒有見過顧家歡了,不知道這個暑假他在干什麼呢?

有了手機,沒有手機卡是個很嚴肅問題。我騙爸爸說學校的公用電話爛了,可能以後不能打電話回家了。

爸爸說:“不打電話回家怎麼行,我給你買一個手機吧。但是你要保證不亂用,而且周六晚上一定要保持手機通暢。”

我說:“手機等我畢業了以後再買吧,要不你給我辦一張手機卡吧,我插到同學的手機里就可以用了。”

爸爸答應了。

我從來沒有想過爸爸會想給我買手機,因為爸爸一直說還在念書要手機沒用,影響學習。這次突然那麼爽快,大概是因為上次和我“失聯”怕了吧。

記得有一次,我打電話回家,接電話的是爸爸,聽他的語氣,一定是和媽媽剛吵完架吧。爸爸說:“以後沒什麼事不要打電話回家了。”

我知道,他是在說氣話。但我還是很任性的,說不打就真的一個月不打。這種任性,六年級以前我從來不敢有。

月末放假大家都回家了,只有我一個人選擇留校。

何艾說她也很想陪我,但是她也很久沒回家了,想回家看看。我說:“沒關係,回去吧,記得幫我帶一份家裡的飯哦,阿姨的手藝一定很好”。她說:“好。”

後來爸爸看到黃丹回家,才知道我們放假的事。

第二天,爸爸“殺”到學校找我,當時我正坐在教室對着一道物理題發獃。

爸爸把訓了一頓,然後帶我到學校外面吃了一頓飯,點的全部是我喜歡吃的菜。走的時候他千叮嚀萬囑咐我以後一定要每周打一個電話回家。即使我知道每次打電話回去也沒什麼說,還是點頭答應了,否則我知道他是不會走的。

……

據說,媽媽在生完我之後一年又懷了一個,因為過度勞累導致流產後,身子很虛外加貧血,就不敢再要孩子了。

我很想知道,明明不是我害媽媽變成這樣,為什麼他們就是不喜歡我。

後來,黃丹跟我說,這是重男輕女的思想導致的。噢!原來這就是重男輕女啊。

我害怕,害怕爸爸媽媽突然有一天不要我了,所以我很乖。

別人欺負我的時候我不還手,因為爸爸媽媽覺得被請去學校很丟臉。我不會向爸爸媽媽索要喜歡的玩具,因為要花錢,媽媽不喜歡。我必須保持成績在班裡前十名,因為這樣爸爸媽媽會很樂意來開我的家長會,而我也不至於每次都被同學嘲笑因為我的成績差爸爸媽媽覺得丟臉不敢來開家長會。放學我不在外面逗留,因為爸爸媽媽不喜歡。我不交那些“亂七八糟”的朋友,因為爸爸媽媽不喜歡……

因為爸爸媽媽不喜歡,所以我不去做,因為爸爸媽媽不喜歡,所以我得乖乖的。

終於有一天,我變成了他們喜歡的樣子。我敏感,懦弱,自卑,小心翼翼。我怕得罪人,怕惹爸爸媽媽生氣,怕突然有一天他們不要我了。

我在想,是不是他們不要我了,我才是真的我,我才能活得更輕鬆更快樂,哪怕我無家可歸,哪怕我食不果腹。後來,我發現我不可以,我一個人不可以,因為我怕,我怕一個人。

……

隨着時間的流逝,爸爸開始慢慢接受我不是男孩子這個事實,媽媽還是和以前一樣,不過這對我來說已經很滿足。至少還有爸爸愛我,哪怕他的愛來得有點晚,但它很真。

媽媽說:“女孩子讀那麼多書沒有用,初中畢業了以後就去工作掙錢吧!”

爸爸說:“不行!她還那麼小,出去工作能做什麼?好好念書,只要能讀,上大學,考研,我都送!”

後來因為這件事,他們冷戰了一個月。那年我讀六年級,喜歡的人叫顧家歡。

在我的記憶中,媽媽的脾氣不好,總是找各種理由和爸爸吵架,吵架的理由可以小到只是因為爸爸煮菜的時候多放了一點鹽。

沒事啊,我已經習慣了,習慣了。

黃丹說:“你好好念書,大人的事情讓他們自己去解決吧!”

我說:“好!謝謝丹丹,謝謝你一直在!”

她說:“傻瓜!我們是好朋友啊!”

黃丹,黃丹,這個從我記事起就一直出現在我的生命中,從未離開。

她了解我所有的一切,從來不會因為我的負能量我的低氣壓離開了。反之,她一直用她的樂觀,她的逗逼氣質影響着我,帶給我歡樂。

我因為被爸爸媽媽責怪而難過的時候,是黃丹一直開導我,讓我對爸爸媽媽的印象不至於很壞。

我第一次來例假以為自己要死了的時候,是黃丹跑到超市給我買衛生巾教我怎麼用告訴我來例假不會死,但可能會痛。

我站在內衣店門口扭扭捏捏不敢進去的時候,是黃丹拉着進去幫我挑並告訴我這是每個女孩子都必須經歷的,不用害羞。

這些常識本應該是媽媽教我的,但我卻是通過一個同齡人才知道,沒關係啊,反正媽媽都在我的生活中“缺席”那麼久了,我早就習慣了,習慣了啊。

(六)

爸爸給我辦了卡的那天晚上,我高興得幾乎一整晚都睡不着。可惜,顧家歡不在線。

第二天我用新買的手機給何艾發了一條短信,告訴她我有新手機了,以後我也是有手機的人了,以後我也可以用手機聯繫自己想聯繫的人了。

她說:“知道啦,知道啦,知道你很開心。小心噢,別被你爸爸發現了。”

我說:“沒關係啊,反正他本來就打算給我買手機,到時候他知道了我實話實說就好啦!”

她說:“彤彤,我發現你變壞了噢。不過我喜歡。”

她說:“彤彤,我希望你做一個有血有肉的人,開心就笑,難過就哭,疼了就喊出來,想要就去爭取,哪怕你童年缺失親情,但你要記住你值得擁有珍貴的友情,美好的愛情,因為你本來就很優秀。我們彤彤真的很優秀,不需要自卑,不需要懦弱,真的不需要。”

我說:“你為什麼要對我那麼好?”

她說:“我之所以會對你好,是因為你值得我對你那麼好。黃彤,你值得我對你那麼好,你值得,知道嗎?”

“知道,我知道,謝謝你。”

“傻瓜!”

……

後來我才知道,何艾之所以對我那麼好是因為我身上有她過去的影子。

何艾三年級的時候,爸爸因為好賭借了高利貸還不起被追債的人失手打死了。後來媽媽不堪重負丟下何艾自己一個離開了家。何艾就跟着叔叔嬸嬸一起生活,雖然是親叔叔,但何艾還是會有一種寄人籬下的感覺。

好在這種生活狀態只持續了一年。何艾被一個遠方親戚領養了。養父養母家還有一個男孩,也是被領養的,比何艾大三歲。養母說:“這是哥哥,不要害怕,以後他會保護你的。”

他們把何艾當成自己的親生女兒一樣對待。何艾有自己的房間、自己的床、自己的衣櫃、自己的書桌,有很多新衣服,新書,房間里有一架鋼琴,床上還有一個超大的多啦A夢公仔,是哥哥送的。

養母說:“這裏以後就是你的家了,你現在叫我阿姨,等你什麼時候你覺得我夠資格做你媽媽了你再喊我媽媽,你不用勉強自己,阿姨也不勉強你,知道嗎?”

原來親情是有魔力的,它會讓一個近似空殼的人變得有血有肉,哪怕這種親情沒有任何血緣關係。

還好何艾被這麼善良的人收養了,還好何艾沒有怨天尤人,還好何艾沒有辜負養父養母,辜負自己,還好,一切都還好。

……

開學前一天晚上,顧家歡的頭像終於亮了。我正想着怎麼開始跟他聊天,他的消息就發過來了。

“哈嘍,好久不見!”

嗨!好久不見,甚是想念。

“好久不見。”

“聽何艾說你假期的時候去鎮上幫你姑姑看店?感覺怎麼樣?”

聽何艾說啊,是何艾主動說還是你問的呢?

“是去幫姑姑看店了,感覺還好。”

“你不是不喜歡熱鬧的地方嗎?人那麼多你不會覺得不習慣嗎?”

你怎麼知道我不喜歡熱鬧的地方,又是聽何艾說的嗎?

“還好。”

“我說黃彤,你能不能不要總是我一問你一答啊,你就沒有什麼話想跟我說的嗎?還是你覺得跟我沒什麼好說的?”

“不是的。”我有很多很多話想跟你說啊,可是我不知道該不該說,以什麼身份說……

“那是?”

“我……習慣了。”是啊,習慣了。

在我還在糾結怎麼顧家歡解釋的時候,他的頭像突然變成灰色的了。我有點懊惱,為什麼自己那麼扭捏,想問的問題大大方方地問,想說的話大大方方地說不就好了嗎。可是,我沒有勇氣。

後來,顧家歡說他突然下線是因為手機沒電不是生氣了。還好,沒有生氣就好。

(七)

初三了,為了能考上市裡好一點高中,大家都拼了命地學習。何艾和顧家歡都不在學生會工作了。顧家歡也開始拿打籃球的時間來看書了。忙碌而又充實的生活讓我不能再像以前一樣總是去關注顧家歡了,因為我也想考高中,想和他考同一所高中。而我也知道他就在那裡,不是我的,也不是別人的。

每次考試物理和化學都是拖我後腿的兩門科目,雖然何艾每天都會擠出時間教我,但是天資愚鈍的我還是想要放棄。

月末回家,我跟爸爸說高中好難考,我想直接去讀職校。爸爸答應了。回到學校,很多職校的人來准畢業班宣傳,班主任說有意向的同學可以先和他報名。我去了,但是在班主任苦口婆心的勸阻下,我有點動搖了。

顧家歡聽到這個消息就跑來問我是不是真的不想參加中考。我說:“有點不想參加,學科太難了。”他說了好多鼓勵我的話,那是他第一次和我說那麼多話。然後,我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充滿了鬥志,做什麼事情都很有激情。

中考成績出來的時候,何艾年級第二,顧家歡年級第五,黃丹年級十一,我年級第十九。

按照往年的數據,我們學校前三十名都有機會在市裡的重點高中讀書。何艾顧家歡黃丹的成績是我意料之中的,沒想到的是曾經想要放棄的我竟然奇迹般地和顧家歡考上了同一所高中。

何艾說:“彤彤,我那麼努力教你還不如顧家歡的幾句話有用,你這重色輕友的傢伙。”

顧家歡說:“恭喜你!”

黃丹說:“彤彤,好樣的。”

……

爸爸知道我考上了重點高中了以後,逢人就說這件事情,沒過多久大家都知道了,老黃家女兒考上了重點高中。走在路上我感覺別人看我的眼光不一樣了,讓我覺得很不自在。

爸爸說我開學就要上高中了,學的內容肯定很深奧很難,所以他不打算讓我去姑姑家的奶茶店幫忙了。他給我報了一個培訓班,和黃丹一起。

在培訓班,我們提前接觸了高中學的知識,感覺和初中完全不在一個檔次,我開始有點擔心上了高中以後考大學的問題。

黃丹說:“沒關係,努力了就好了,接下來交給時間。”

一直以來,黃丹都在我身後支持我,鼓勵我,我不敢想象沒有她我的日子會怎麼樣。我突然覺得自己很自私,自私到跟何艾走近了以後就忽略了黃丹。

黃丹說:“傻瓜,朋友之間哪會計較那麼多,而且我們從小就認識,這些情誼怎麼會說不在就不在呢。所以啊,以後不管身處何處,只要需要我,我都在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都在。

……

媽媽說如果我考不上大學就讓我出去打工掙錢。爸爸說女孩子肚子里也應該要有點墨水,考不上大學就去讀大專。我說:“爸爸,我會努力的。”

顧家歡何艾黃丹很早之前就已經打算選理科,我為了能跟他們一樣選理科,每天都在努力的看書做題。可是不管我怎麼努力,我的物理化學成績都提不起來。所以,文理分班時,我不得不選文科。

高中的生活机械而又充實,机械到我們每天都在教室宿舍食堂這三個地方來回奔走,充實到我們根本就沒有時間想其他問題。

因為是同一所中學出來的,所以在學校遇到總會格外親切。每周六我、黃彤、顧家歡、何艾自己顧家歡以前的同桌小胖都會在一起吃午飯,談天論地,聊夢想,聊未來,聊一些有的沒的。

和顧家歡接觸多了以後,我發現自己好像已經沒有那麼喜歡他了。空閑的時候,我偶爾也會想顧家歡,但更多的是怎樣能提高成績,考上大學。

我跟何艾說:“我好像不喜歡顧家歡了?”

何艾說:“喜歡一個人那麼久,怎麼可能說不喜歡就不喜歡?”

我說:“真的。”

何艾說的沒錯,喜歡一個人那麼久怎麼可能說不喜歡就不喜歡。可是,當我發現自己能坦然面對顧家歡的時候,我就真的已經沒有那種想要跟他在一起的衝動了。

……

高三那年的平安夜,我給何艾黃丹每人送了一個蘋果,何艾問我:“家歡的呢?”

我說:“有有有,都有份,小胖也有。”

她把我拉到走廊的一端,說到:“彤彤,也準備畢業了,要不你就趁這次機會跟家歡告白吧!要是他答應你,你們就在一起,不答應,那你就放下他。畢竟那麼多年了,是時候有個結果了。”

我說:“好!”是應該說清楚了。

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做一個洒脫的人,瀟洒做人,瀟洒做事,走了就別留戀。

……

那天晚自習下課後,我把顧家歡約到田徑場,告訴他:“家歡,我曾經很喜歡很喜歡你呢。”

他說:“我知道。”

我說:“那你之前為什麼不拆穿我?或者說你不喜歡我為什麼還要跟我接觸?”我說這些話的時候內心是很平靜的,我只是想要一個答案。

他說:“我不拆穿你是因為每個人都有喜歡別人的權利,既然你不想讓我知道,我拆穿你你也不會承認吧?和你接觸是因為喜歡你,但這種喜歡跟男女之間的喜歡不一樣,而且我總覺得你會放下我。你現在來找我,不就是為了告訴我你放下我了嗎?”

我說:“確實也是,果然,我沒喜歡錯人。”

他說:“黃彤,你那麼優秀,我相信你一定會遇到一個把你當做全世界的男生的。”

我說:“還好這些話不是在我跟你告白的時候說的,要不然我一定恨死你了,拒絕我了還要給我發好人卡。”

他說:“要不,你正式跟我表白一次,然後我再拒絕你?”

我說:“滾”

後來我、何艾、顧家歡成了真正意義上的鐵三角,我們約好了要一起考同一所城市的大學。可是命運作弄人,何艾去了北京,顧家歡去了天津,而偏偏只有我一個人留在了南方。好在天津跟北京離得也不是很遠,偶爾他們兩個聚在一起時也會跟我視頻聊天。

何艾大一下學期就跟她同系的一個師兄在一起了,對方不是很帥,但對她非常好。

顧家歡大二的時候也成功追到了一個小學妹,聽說是系花,兩個人感情還挺不錯的。

黃丹一如既往地一個人,周末或者放假的時候背着她的吉他到處走,很是瀟洒。

而我也不再像以前那麼內向和自卑,交到了很多朋友,他們都對我很好。也有一個男生追我,跟他在一起我很開心,但是他比我小兩歲,我在糾結自己要不要接受他……

事情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我知道未來仍舊會有很多不如意的事情發生。但是,想見的人還在身邊,沒有什麼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