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庄九夫人
上一章 手挽長弓射巨蟒


配圖來自網絡

忘川江波濤澎湃,奔流不息。此時水中不斷掙扎扭動的巨蟒,攪得風雷大作,濁浪滔天。巨蟒汩汩不斷流出的鮮血,把渾黃的江面染得一片殷紅駭目,腥臭異常,在微弱晃動的月光下,讓人望之生寒,思之膽顫。

“冰大哥,裴如靖你們在哪裡啊?……在哪裡啊!啊噗…..我是枷若啊……”努力攀附在一截斷木上,全身濕透的夢枷若,被帶着幾分寒意的入秋的江風一吹,禁不住凍的牙齒上下打顫,噴嚏連連。但內心無助孤獨恐懼絕望之情,犹如惡魔的犀利鬼爪,正一點一滴慢慢抓撓侵蝕着夢枷若的身心。

放目全江,明知沒有多大希望,但仍是不願主動放棄。夢枷若顫抖着聲音,一聲一聲的儘力呼喊着,直至嗓音嘶啞,聲嘶力竭。然而除了浪頭拍打的嘩嘩聲,殷紅駭目的江面上也未傳來一絲一毫的迴音。

分不清臉上是淚水還是江水,視線已是一片模糊不清,夢枷若用手抹了一下臉上的水漬,隱隱可看到不遠處青蔥鮮綠的群山輪廓,便藉著水的推力和斷木的浮力,使勁全力的向岸邊游去。

遠觀青草綠,近看卻是無。在這一片若隱若現的綠地上,散落着幾件姑娘家的外衣。清晨的陽光分外的明亮和耀眼,絲絲縷縷的光線在沾着露水的恭弘=叶 恭弘子上瀲光流轉。

夢枷若偎着草地,用手輕輕地向著陽光揉搓着頭髮,有些紅腫暗淡的目光中浸潤着几絲朦朧飄渺的水汽,但隱隱也泛着堅毅和勇氣。

待頭髮微干之後,夢枷若迅速清點了一下隨身所帶的物品,發現除了一些丹藥丟失以外,值得慶幸的是念上飛所贈的物品完好無損,尤其是那捲蓬萊島仙鶴觀千手觀音萬面佛尊蓮花仙子玉蓮花親手繪製的靈蛇峰地圖。

對着地圖,又仔細端詳研究了一番靈蛇峰的機關慨括、地理布局之後,夢枷若把青鋒匕首秘藏於袖中,便義無返顧的向著綠菡萏小島的方位走去。

斷枝落恭弘=叶 恭弘,交疊堆積,灌木雜草,相互盤結,小型鼠蟲蟻蛇穿行其中,道路泥濘不堪,夢枷若一邊慢慢的行走着,一邊不停地用撿到的一截樹丫驅逐着。

因為生於這山野之中的蟻獸,常食有毒的動植物,恐怕本身已帶有致命劇毒,自己雖說不懼毒物,但還是小心謹慎為上。

經過一番艱難跋涉,夢枷若便被眼前的景色所震撼。漫山遍野皆是如火如荼的一片紅,炙熱濃烈的綻放着,每一朵花都是那麼的嬌艷欲滴,那麼的炫然奪目,那麼的讓人生出一種由衷的喜愛。

在藍天白雲的映襯下,好想撲過去,靜靜的躺在其中,似乎便會忘卻煩惱,忘記憂愁,忘記思念,忘記濃烈的傷痛,忘記塵世的一切或好或壞的際遇。

可是,夢枷若不敢有半分的懈怠,不敢有絲毫的放鬆,盡可能小心仔細的觀察着四周地形,按照蓮花仙子圖紙所畫的乾、坤、震、巽、坎、離、艮、兌八方行走着,並側耳注意傾聽着周圍的聲響,警惕着紅菡萏小島潛藏着的巨蟒的出沒,這才是要人性命不留情的巨獸。

也許是帶着避蛇明珠的緣故,也許是冥冥之中自有八方天神的庇護,夢枷若一路行來相當順利,一直蹣跚的來到另一邊的綠菡萏小島,也未見到一條巨蟒或飛蛇。雖覺得這一路行來太多平順的異常,有點疑惑的夢枷若已喜不自禁的采起青翠欲滴的綠菡萏來。

與紅菡萏的濃烈不同,重重疊疊,重瓣起樓的綠菡萏,色彩冷艷,姿勢端莊,淡淡清香的花氛中,每一朵似乎都那麼的清冷孤傲,出塵絕世,讓人憐惜,愛之。

儘管於心不忍,夢枷若仍是采了滿滿一衣兜綠菡萏。緊接着又用丹藥瓶取了滿滿兩瓶綠菡萏莖部的汁液,並小心翼翼的放於懷中珍藏。

忙完這一切,夢枷若只覺得身心舒暢,一掃胸中鬱結。拍拍身上的塵土,整理了一下衣襟,心中思量着回去的方法,便要起身。

此時,只覺得一陣頭暈目眩,頭重腳輕,身子輕飄飄的,於一片朦朧模糊中,夢枷若似乎看見一條吐着血紅舌信子的大型巨蟒,而其身上端坐着一條花斑小蟒蛇,旁邊密密麻麻的跟着無數條一尺見長的長有兩頭的小黑蛇,皆虎視眈眈的盯着自己。

心中忍不住哀嚎一聲:“丫的,我這是遇到蛇家族集體出遊了嗎?”立刻果斷的毫不猶豫的暈過去。

我是目錄*想看更多精彩故事請戳這裏

每日一問

夢枷若是生是死呢?今番又會有何種境遇呢?